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修伞|口癖

口癖


1.

第一次是因为被爆了装备。

“妈————”苏沐秋重重捶了下桌子,一句话哽在喉咙里没说全,就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叶修牵着放学归来叽叽喳喳的苏沐橙进了屋。

“回来喽⋯⋯你干嘛呢⋯⋯?”

“没干嘛⋯⋯”他尴尬地把悬在空中的手放下,然后迅速调整好表情,迎接扑到自己身上来的妹妹。

“好啦沐橙,你哥要被你糊死了,来帮我切西瓜。”

目送苏沐橙雀跃着跑向厨房,他又把目光收回到显示屏上。

辛苦挑boss最后却惨遭伏击,苏沐秋心里有股火没处发。他站起来又坐下,然后又发泄似地狂按了好几下空格,游戏中的君莫笑跟触了电门一样地蹦跶了起来。

厨房里沐橙和叶修不知是在拌嘴还是在说笑,伴着菜刀叮叮咣咣的声音。苏沐秋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隐约听见叶修吵吵闹闹地说着“我来我来”。

“沐橙啊!”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干——嘛——?”

“别让叶修切西瓜!别再砸了西瓜又砍伤你俩!”

“知——道——啦!”沐橙哈哈笑着答。

“苏沐秋你少废话!”


他撇撇嘴笑笑,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可只是那么一下子。

“妈————”他咬牙切齿地骂。

“妈什么?”

“⋯⋯蛋⋯⋯”苏沐秋硬生生地把“的”扭成了“蛋”。他转过头来,看见叶修托着一片西瓜,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妈蛋是什么玩意儿。”叶修一边问一边走了进来,拉过靠在墙根的塑料椅子,坐到苏沐秋身边,“吃西瓜。”

苏沐秋闷闷地接过了,然后冲电脑的方向努努嘴,“装备被人黑了。”

“于是你就开口骂人了?家长同志?”

“妈蛋不算骂人话。”苏沐秋说得没底气。


自从有一天叶修无意间说了一句“我靠”被沐橙学了去,苏沐秋就严厉地给叶修下了最后通牒。

不准说脏话不准教坏沐橙,没错就算是我日我靠我去都通通不准讲——咱们沐橙是小淑女,当哥哥的得做榜样,喂喂,听见没。

遵旨。叶修懒洋洋地作了个揖。

哎你态度能端正点吗?!

嗯哼。

我靠!

哎哎哎,说好的以身作则呢。

⋯⋯⋯⋯


“⋯⋯那可是秘银吊坠!千机伞升级全靠它了。”

“爆回来不就得了。”叶修凑上前去,就着苏沐秋的手啃了一口西瓜,“来,哥哥帮你出气。”

说着,他就将手在衬衣上随意擦了擦,然后打开另外一台破旧的电脑。

嗡嗡的风扇声响了起来,叶修伸脚踹了一下主机,“什么时候能过上买得起alienware的日子呢⋯⋯”

“肯定会的。”苏沐秋一边随口回答,一边催促,“快快快,上了没。来主城外面,就是那个索克萨尔⋯⋯”

“怎么又是他⋯⋯”叶修那边鼠标的哒哒声响了起来,“这家伙太猥琐了。”

二挑一当然还是占优势的。杀一次没爆出就杀两次,那边的术士一边窜来窜去一边破口大骂,声音大到从劣质的耳麦里漏了出来。

“闭嘴吧你。”苏沐秋猛地甩了一下鼠标。

“龙抬头啊!”索克萨尔和叶修同时吼了出来。可索克萨尔一句拖着长音的“啊”还没拉完,就利落地死在了地上。

“有了!”君莫笑耀武扬威地踩在敌人的尸体上。不光把谜银吊坠爆出来了,还掉了个橙武。

“人品太好了吧!”叶修眼馋。

“赏你了。”苏沐秋笑得跟春天原野上迎风招展的小雏菊似的。


2.

第二次是pk输给了叶修。

“妈蛋!”苏沐秋砸键盘。

“呵。”叶修道。

“最近你是不是偷偷练竞技场了?还有你押枪跟我学的吧!”

“跟你学的还能干翻你,什么感想啊?”

“妈蛋!”

“我发现你最近是妈蛋不离口啊。少拿妈蛋不当脏话。赶紧的,一块钱交出来。”

苏沐秋向叶修怒目而视三秒钟,然后愤然掏出一个硬币拍在了桌上。

搁在窗台上的那个被剪开瓶口的塑料瓶子,上面用透明胶歪歪扭扭地贴了一个纸片。纸片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三个字“脏话瓶”。里面装着大概十几个一元钱的硬币。

“我看改成妈蛋瓶得了。”叶修一边揶揄着,一边拿起瓶子摇了摇。

“你怎么不改成茶蛋瓶呢⋯⋯攒够了钱买茶叶蛋吃。”

“志向太远大了吧,比alienware还不现实呀。”

苏沐秋哈哈笑了起来。

之前有一次他们在网上看到一段台湾综艺的视频,里面的嘉宾说大陆人穷到连茶叶蛋都吃不起。两个人笑得东倒西歪地吐槽了一阵没见识的嘉宾。

可后来有一天,一家三口在超市买完下个月的储备后在门口看到了卖茶叶蛋的摊子。

“来三个?”叶修看见沐橙偷偷吞口水,用胳膊撞了撞苏沐秋。

“行。”苏沐秋把袋子放下,手伸进兜里掏钱。然后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来两个。”他一边对小贩说,一边把钱递了过去。

“你不吃?”叶修接了过来。

“我不馋那小孩玩意。”

苏沐秋没说的是,他的口袋里只剩下五块钱。如果买了三个茶叶蛋,就没钱坐公交车回家了呀。


人挤人的公车里,两个男生用胳膊帮妹妹圈出一块小空间。

苏沐秋偷偷张嘴叹了一口气,嘴里就被塞进了半颗茶蛋。

“你嘎嘛。”苏沐秋吓了一跳,喷了一小块蛋黄出来。

“吃不下了,拿着累。”叶修理直气壮。

苏沐秋没再说话。他努力嚼嚼嚼,噎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3.

叶修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妈蛋”就成了苏沐秋的口癖。当然,在苏沐橙面前他还是不会讲这句话的,可和叶修独处的时候,就放肆了起来。

叶修发现这句话适用于一切场合。

pk输掉了,妈蛋!

等级上线提升了,妈蛋!

顶棚漏水了,妈蛋!

这个月房租又涨了,妈蛋!

写外挂没拿到钱还被网吧保安揍了一顿丢了出来,妈蛋!

沾了酒精的棉棒压在了脸上的伤口上,嗷!妈蛋!

“闭嘴。”叶修一个眼刀子甩了过来,苏沐秋噤声了,“现在知道痛了?当时跟人打架的时候挺硬气的?”

“他不给我钱我当然要理论。”

“理论的前提是有自信打得过他们。你头上长包了啊。”

“嘶⋯⋯!”伤口上一阵沙沙的疼,苏沐秋倒抽了一口气。

“来吧。”处理好伤口之后,叶修冷着一张脸拖着苏沐秋坐到电脑桌前。

“干什么啊?”

“哥帮你出气。”叶修利落地开电脑刷账号卡,“那伙人游戏里什么ID?”

“是个小工会。叫大鹏楼。”

“挫爆了这名字。”叶修嗤了一声,然后耳麦挂在脖子上,打开语音软件,拉开好友栏戳开一个名字,“喂喂,老魏啊,在哪呢?带你的小弟们帮我杀几个人。”

“练级呢!杀谁啊?老夫马上到!”那边不打不相识的术士嘹亮的嗓音传了过来。

“那帮人在一区还是神之领域?”叶修问道,回头看见苏沐秋站在原地傻乐,“干嘛呢你?上游戏啊!”

“啊?哦哦⋯⋯”苏沐秋这才回过神来。


现实里是战五渣,游戏中却是神枪。

苏沐秋盯着屏幕里一群被自己的火力压得死死的角色,神情认真,手上配合天衣无缝。

叶修领着魏琛和他那帮兄弟在近旁掩护,时不时刷个血什么的。

那个人已经足够厉害,用不着别人出手。

“这个踏射用的真他妈好啊!”魏琛嚷嚷着。

“是吧。”叶修道。


从那之后,大鹏楼A的A,散的散。

游戏中的小工会多得像夏天的蚊子,来去匆匆。可像大鹏楼跪得这么惨烈的,也算是少见。

说起来苏沐秋还要感谢这帮人。好像是那一役后不久,苏沐秋就接到了来自嘉世的电话,说是看到了那场1vN的录像,叹为观止。

“你干的好事?”

“嗯哼。”叶修懒洋洋。


4.

苏沐秋十八岁生日那天,叶修卷起袖子亲自下了厨——当然有沐橙从旁指导。

虽说用“十指不沾阳春水”来形容有点夸张,“十指不碰大菜刀”倒是真的。

叶修拿起菜刀对着土豆一阵哆嗦。

“行不行啊你⋯⋯”苏沐橙笑得快趴下了。

“我怎么,是扶着它吗?⋯⋯哎,沐橙你先别笑,我我按着土豆哪里?”

“边儿上。”

“哦,那我切了啊。”

“切吧。”

“切了啊。”

“切啊。”

叶修一刀砍下去的同时缩了手,不过力量足够大,土豆“刷”地一下一断两半。

苏沐橙捂着肚子笑,然后抬起手拍叶修的肩膀,不错不错,克服菜刀恐惧症的第一步已经迈出去啦。


苏沐秋一进门就闻到了浓浓的肉味儿。

”好香啊!沐橙,今天吃排骨啊?”

客厅里的灯突然暗了下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叶修和苏沐橙一边唱一边端着菜盘子从厨房走出来。

“糖醋排骨,藕夹,土豆丝,红烧茄子⋯⋯来吧,寿星。”叶修献宝似的把苏沐秋拖到椅子上。

“你做的?”苏沐秋有点楞。

“废话。”

“你不是怕菜刀么。这菜是拿手撕的?”

“滚蛋。”叶修说,“尝尝,好吃吗?”

“好吃。”苏沐秋筷子还没伸到菜盘子里,就冲口说道。


那天晚上他们接吻了。

不,准确地说,那天晚上,苏沐秋被叶修吻了。

“哎,回神儿?”叶修在苏沐秋眼前晃晃手掌。

苏沐秋无意识地舔了舔被亲过的嘴唇,继续当机。

“⋯⋯妈蛋?”叶修帮苏沐秋说。

“我⋯⋯”苏沐秋发现嗓子有点哑,于是清了清喉咙,“我没想说那句。”

“那你想说什么。”


叶修很紧张。苏沐秋认识他多年,不会搞错他的小动作。

比如他故意扯起嘴角学街头混混玩世不恭的笑容,可僵硬的弧度却暴露了自己心中的七上八下。

又比如他期待自己将作何反应的紧张神情。

很亮的眼睛。微微向后撤的身体。

一副做了错事,一半想理直气壮地硬抗,一半想落荒而逃的样子。


“我想说,”苏沐秋深吸了一口气,“你,技巧不错。”

然后他就看着叶修被自己的回答彻底搞慌了,然后又强自恢复镇定。

“这位大侠,你脸红了。”苏沐秋调戏道。

“妈蛋。”叶修说。

无欲之吻。


那天晚上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睡在一起。一人占一边床。

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手拉在了一起。


5.

“昨儿晚上某些人貌似爆了不只一次粗口哈。”苏沐秋本来已经下到楼下,又蹭蹭蹭地窜了回来。

“废话少说,交出两块钱,饶你不死。”

“好好好,你赶紧去吧。要是迟到了嘉世不要咱们可怎么办。”

“他们忍心不要咱们吗。”苏沐秋笑。

“好日子要开始啦。”叶修一边说,一边推苏沐秋出门,“快去快回,完事儿回家有惊喜。”

“啥惊喜?”

“所以你快去快回啊。”

“好嘞。”


叶修站在阳台上看着苏沐秋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远。走到一半,还转过身来向自己挥挥手。

阳台上的塑料瓶已经空了,取而代之的是藏在桌子下面的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他依旧买不起alienware,但是塑料瓶里攒下的钱,加上之前叶秋救济的一些钱,足够买一套挺像样的键盘鼠标。

就是想把这份礼物送给他。终于一步一步,成为了职业选手的他。

咔咔的鼠标声,嗒嗒的键盘声,就像弹奏乐器一样。

总是那么好听。

叶修打了个哈欠,慢慢伏在阳台上。

晨光中,他懒洋洋地等待。

他以为的明亮的未来。


[完]


----------------------

附上填词食用,风味更佳

《暖春花》

原曲:陈奕迅《苦瓜》

作词:妈蛋叔叔


为何人生风浪起 你还能甘之如饴

嘴边还带着笑意

如果咒骂无意义 是否会失去勇气

还是走下去

想起你偷偷写在记事本里的点滴

后来我才知错过多少机会安静听你说

那些我看不见的角落

微笑着调侃 却掩饰那许多

曾经与你笑人生际遇有太多彷徨

那道路曲折一路挣扎只求不相忘

是艰难咬牙切齿 抑或玩笑不止

想撕下你的坚强苦痛分我来扛


年轻的时光总是匆匆无暇去端详

而回忆老去已经说不出当年模样

也许从来都没有机会停下 看暖春里的花

那天说的玩笑话算数吗


要埋葬多少秘密 在心底化为动力

无数次劈荆斩棘

承诺握在手心里 连同那晚的雨滴

继续走下去

就像你一直说的苦难终于会过去

年少的我却不知 道路艰辛竟几多蹉跎

偏在最好的时刻凋落 微笑说再见

却明明很不舍

曾经与你笑人生际遇有太多彷徨

那道路曲折一路挣扎只求不相忘

是艰难咬牙切齿 抑或玩笑不止

想撕下你的坚强苦痛分我来扛


年轻的时光总是匆匆无暇去端详

而回忆老去已经说不出当年模样

也许从来都没有机会停下 看暖春里的花

那天说的玩笑话算数吗

来不及说的话你听吗


人生的脚步不会因为谁的泪停下

当所有经历最终沉淀成鬓角白发

褪去光环的安静 回忆里不愿醒

原来那最开始的光芒不曾遗忘


今天也笑着低声说了那样一句话

那声音透过漫长时间你能听到吗

终于学会了放慢脚步停下 看暖春里的花

那天说的玩笑话算数吧 


-完-

评论(31)
热度(402)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