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痕迹

1

“走吧。”

叶修弯腰搬起地上沉重的纸箱,用脚把房门轻轻踢开,然后靠在门板上,侧身让苏沐橙先出来。

出租屋里静静的,所有的家具都被清空,衣柜门大敞,里面空空荡荡。苏沐橙没有动弹,依旧看着窗户外面。

窗帘已经被拆下,夕阳斜斜照进来,给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橙黄色。

窗外是个小阳台,那几盆仙人掌因为长得高大,新租的房子放不下,于是被留了下来。

“沐橙,”叶修的嗓音有点沙哑,“走吧。”


从旧的出租屋到嘉世的队员公寓大概有两千米的距离。

叶修和苏沐橙肩并肩慢慢走着。叶修累了,就把箱子放在地上,两个人靠在路边的梧桐树下歇一会儿。整个过程是沉默的。歇够了,就互相点点头,再挪动脚步向前走。

漫长而又痛苦的两千米。

夏日的夕阳还是很毒,叶修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双手并不舒服地扣着过大的箱子的边缘,指尖通红。

一米又一米,走走停停,一次又一次地停下脚步轻轻地喘气。

他们只是想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因为每一步都是在和过去进行痛苦的诀别。

那是一旦迈出去,就再也回不去的从前。


2

“沐橙,别看。”

人群中有倒抽冷气的声音小孩的哭声女人的尖叫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不久后就有120的医生大声喊着让一让请让一让。

叶修拼命把苏沐橙的脑袋压进自己怀里,用尽全身力气控制她的挣扎。

苏沐橙抬起手用力捶着叶修的胳膊,嘶声喊着“你放手”。

叶修像块石头一样纹丝不动。他定定地看着警戒线内那一团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大脑嗡嗡地响,连痛觉都被切断。


3

苏沐橙知道叶修是为她好。

于是在拒绝和叶修说话的第四天后,她轻轻走到靠在床边地板上翻着相册的他身边坐下。

叶修浑身一僵。

苏沐橙从他手上拿过相册,低着头慢慢翻了起来。长头发从耳后垂下来,头发梢扫过一页页照片。

“就用这张吧,”她伸手指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苏沐秋正笑的开心,“也没人规定遗照非要是板着脸的。”

“嗯。”叶修低低地应道,接过相册把照片从塑料口袋里抽了出来。

他微微侧身,冲着窗户的方向举起照片。窗子开着,风吹进来打在照片的边缘微微吹弯了一角。外面天气正好,天蓝得纯粹没有杂质。

叶修扬起脸看着照片上的人,眼睛有点发涩。

苏沐橙轻轻凑过来,小猫一样地靠在他肩上:“从我这个角度看,就好像哥哥是站在阳台上呀。”


4

叶修和苏沐橙再也没回到过出租屋去。

他们都是理智的人。知道生活应该继续,可以规避的触景伤情本该远离。

虽然从未说破,可各自心里大概都是这般考量。

日子一天天地过。新的朋友新的搭档新的爱说爱笑的年轻的人们。

脸上重新有了笑容。晚上不再噩梦。

闭上眼睛时,那片血红色慢慢褪掉了一点。

叶修相信它最终将消失。


5

叶修努力说服自己,这和自控力没有关系。

就像烟瘾,不是意志薄弱,只是随心罢了。

不是戒不掉,而是不想戒。

这么想着,叶修就熟极而流地点开街景地图,输入地址,按下回车。

时间已经是冬天,屏幕上的那个破旧的楼房的墙壁上却还爬着墨绿色的爬山虎。

天气蔚蓝。

四楼的小小阳台上,摆着一盆长势喜人的仙人掌。那旁边,一个少年正百无聊赖地趴在围栏上。叶修手指轻轻在鼠标滚轮上滑动,把图片放大。 街景图像的像素很低,整个屏幕上充斥着那个小小的阳台,以及少年模糊不清的脸。

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去看街景地图。自那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已经变成像烟一样的瘾,断不掉,放不下。

隐秘的、独占的、连苏沐橙都不曾发现的角落。

叶修把搁在桌上的奖杯往屏幕边凑了凑。

“走喽小队长!庆功宴!”门外面有人吆喝着。

“来啦!”叶修扬声回道。

他站起身来伸手去取挂在椅背上的外套,眼睛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6

瘾君子从来都说不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沉沦的。

他们一遍一遍地自我催眠,告诉自己,只要想停下,便随时可以停下。


7

又一个夏天到来时,叶修决定戒烟。

烟,以及另一样东西。

人们都说小队长最近变得更加拼命了。每天早上起来走进训练室,总能看见他端坐在自己的机位前进行着训练,也不知道是一夜未睡,还是起得很早。

荣耀第二赛季,嘉世二连冠。

吴雪峰在二楼阳台捉到了和记者们玩捉迷藏的叶修。

“来一根儿?”他掏出烟盒递向叶修。

“你是考验我呢吧。”叶修斜眼看看吴雪峰。

“哈哈⋯⋯开玩笑罢了。不过没想到你还真说戒就戒啊,挺有毅力的。”

“本来烟龄也不长。”叶修伸脚踏在阳台围栏下面的横梁上,半个身子探了出去。一阵凉风吹过来,只穿着半袖的叶修大了个哆嗦,“夏天怎么还没到。”


8

他还是没能戒掉。

深夜,叶修裹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

他呆呆地坐了很久,终于还是慢慢站起来,走到桌前打开了电脑。

休眠的机器重新嗡嗡响了起来。

一秒。两秒。三秒。

带有嘉世战队会徽的桌面跳了出来。

叶修坐下来。时隔一年,点开了浏览器上那个书签。

他深吸一口气,输入地址。

认命吧,瘾君子。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回车。


9

雪。

白皑皑的雪。

早已没了破旧楼房的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地凌乱的砖石。

外围已经砌好了围墙,上面醒目的贴着某房地产的广告。

叶修仿佛听见了冬日里楼房被推倒时的轰隆隆的声音。扬起的灰尘安静地落下。

所有关于过去的痕迹消失殆尽。

在距离地面三百公里之外的寂静宇宙,人造卫星拍下了新的画面。

无声无息。

叶修不知道这一切发生在什么时候,只能模糊地推测那大概是某一个下雪的日子。

一切的离开从来都是猝不及防,狡猾地让人来不及说再见。

就好比那一天当叶修拉着苏沐橙的手飞速跑过一个个街区,穿过拥挤的人群却只是看见一具没了生命的躯体。


10

“谁啊⋯⋯这么晚了⋯⋯”吴雪峰一边抱怨,一边拉开房门。

“有、有烟么。”叶修低着头站在门口,乱发遮住眼睛。


11

他终究是戒掉了苏沐秋。

他再也没能戒掉烟。


[完]


评论(8)
热度(242)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