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三回

叶修并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如实相告,只含含糊糊地说自己是南国寻常百姓,外出游玩迷了路,想来这也不算说了大谎。苏沐秋兄妹却也没有细问,对他从何处而来,又为何流落此地竟是毫不在意。

苏沐秋告诉他,自己从前是一个伞匠,靠制伞卖伞为生。后来因外界纷乱,便同妹妹一起隐居在竹林中。竹林里材料多,他索性又修炼成了个篾匠。这小小院落,从齐整的竹篱笆,到屋内的凉席,再到廊下挂着的遮挡阳雨的斗笠,都出自苏沐秋一人之手。

偏这样一双做粗活的手,却养得很好,半点伤痕也无。苏沐秋编东西的时候,总是时时停下歇歇,并不勉力而行,往往一只小小竹筐,要花去三五天的时间才算编妥。与其说是在做活,不如说是和弹琴下棋一样,是偶尔用来打发时间的小动作罢了。

叶修隐隐地总觉得,这苏沐秋兄妹的身世并不像他们自己所说的那般简单。在他看来,这苏沐秋既不像个伞匠,也不像个篾匠,闲闲靠在梅花树下调弦的样子,总是有些不食五谷的飘逸气质。不过既然自己也没说实话,就怪不得人家亦不坦诚相待。况且连日来三人朝夕相处,彼此对各自性情脾气都愈发地知根知底,从何处来,到哪处去,这类竹林之外的问题,就渐渐地变得不重要了。

叶修还兀自呆着,就听苏沐秋轻轻拨弄了几下琴弦,抬头道:“回神,好了。”

“嗯?嗯。”叶修被唤了一声,思绪却也没断,心不在焉地举起笛子,挑了个寻常的曲子,吹了起来。

苏沐秋凝神听了片刻,便手下微动,琴声辗转响起。

起初琴声只是伴着笛声疏疏地响,后来陡然转了个调,划划然变得轩昂,竟奏起了一首军中振奋士气的曲子。叶修渐渐敛了精神,笛声配着苏沐秋的琴音,扶摇而上。

苏沐秋奏的这曲子极难,叶修却如履平地般地跟了上来。他一边抚琴,一边偷眼打量神色如常的叶修,最后目光落在那支玉笛上。上好的玉料,青翠通透,眼再拙的人也看得出是价值连城的珍品。平常人家,又哪里寻得来这样的玉笛呢。苏沐秋一早便知道叶修的来历不简单,但他却也不甚在意。

都说知音难觅。此刻的苏沐秋,只觉得自己的知音,算是觅到了。

一杯弹一曲,不觉夕阳沉。

苏沐秋饮干了已经凉透了的茶,抱着琴站起来,扬声向廊上道:“沐橙,画好了吗?”

“好了。”方才一直挽起袖子挥毫的苏沐橙此时撂下了笔,“来看看本姑娘的大作。”

叶修和苏沐秋凑上前去。

“唔⋯⋯”叶修看着画中如拨火棍般的两个小人儿,一个嘴边衔着根细细的棍子,估且算是他那支玉笛,另一个手上拿着的,即便叶修再违心,也只得说那是个棒槌。

身边的苏沐秋确实一叠声地叫好:“美哉!妙哉!真真是传神!”

叶修翻了个白眼。

这苏沐秋宠妹妹的嘴脸,和自己护着叶秋的作为相比,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许是男女有别。叶秋顽劣,他这个做兄长的便由他胡闹,闯了祸便帮着化解了便是,可过后一番讥讽教育,那是免不得的。而苏沐秋对妹妹实行的却是鼓励教育,她要什么,只要不出格,便寻了来哄着妹妹。前几日沐橙突发奇想要学丹青,苏沐秋便赶着趟儿地去市集卖了几个竹筐,买了画具颜料回来,还拉着叶修蹲在梅花树下给沐橙的吹笛抚琴图做样子。

其实苏沐秋宠妹妹,倒也和他叶修无关。可他偏偏还拉上叶修一道,满腔热血地对她好。叶修想起初来时,看见房后有个奇形怪状的装置,机括倒也精巧,是三只竹马各穿在细柱上,围成一个圆形,固定在架子上。架上横伸出一根粗粗的杆子来,只消推着这杆子走,那三只竹马便上上下下绕着圈转起来。

叶修初见那东西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攻城破门的武器,经苏沐秋一说才知道那是他为苏沐橙造的玩物。

“这叫马卷风。”苏沐秋得意地摇头晃脑,扶着苏沐橙坐上去演示。

叶修瞠目结舌地看那东西吱吱运作起来,只觉得天下竟有这般能工巧匠,造如此奇物只是为了博小妹一笑。

“马卷风是什么鬼名字,”叶修皱着眉头,鸡蛋里挑骨头,“不如叫旋转竹马。”

“你那才是鬼名字。叫马卷风多威风。来,你也来推推看,不累。”苏沐秋说罢,也跨上了上去。

叶修还沉浸在震惊中,听话地推了起来。他这边吭哧吭哧地推,那两兄妹却笑得开怀。“再快点,再快点啊!”苏沐橙咯咯笑。

“我也想玩。”叶修虽是稳重,却终究是个少年人。

“你上来就没人推了呀。”苏沐秋巍然不动。

“你下来推呀。”叶修不由分说也坐了上去。马卷风登时不动了。

“凭甚么。”

“那让阿彩推。”

“你好狠的心!阿彩是灵兽,怎干得这般粗活!”苏沐秋愤愤然。

叶修悟了。他在苏沐秋心中的份量不是和阿彩一样,而是不如阿彩。人家阿彩好歹是个憨态可掬的灵兽,而他叶修,现在看来保不齐是被苏沐秋抓回来给马卷风当动力的。这么想着,叶修心中不禁凄戚。

“非也非也,”日后苏沐秋听了,却是大摇其头,“留你下来也并非是为了马卷风,而是留着你,沐橙那小田也多一份肥料。”

“你恶不恶心!”叶修只想啐面前这衣带飘飘的谪仙人一脸。

这样的人,叶修却是不知他是迂得厉害,还是百年难遇的好兄长了。

苏沐秋兀自在拍手称赞沐橙的画,诚心诚意的。叶修看了一会儿,终究是忍不住了。

“我说⋯⋯”他开口。

“怎么?”兄妹俩一同望过来。

“⋯⋯你们懂,丹青吗。”叶修说罢,便朝后退了一步。他怕苏沐秋揍他。

“当然不懂。”苏沐秋却是答得坦诚,“不过第一次画成这般,倒也算是天资聪颖了啊。”他一句话说完,又夸起来了。

“叶修你懂丹青?”倒是苏沐橙开口问道。

“也不算画得好,”叶修答,“但些许学过。”叶修心想,至少画得出人样来。

苏沐橙听罢极为高兴,扯了叶修的袖子,将笔硬塞在他手中:“那你便画一副罢!”

叶修拿着毛笔,却也没有推辞,换了一张新纸,略一沉吟,便刷刷点点画了起来。苏沐秋苏沐橙兄妹围在一边,随着他的笔法哦哦啊啊地赞叹。

“画好了。”不多时,叶修便撂了笔,将画旋了一下,面对两兄妹。

苏沐秋只看了一眼,便“嗤”地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向叶修看过来。

叶修有点发窘。

苏沐橙还在一旁看画,看了半天才拍手笑了起来:“我知道啦!这画的是哥哥!正撑着伞站在雪里边儿呢!叶修你画得真好,都能画出笑模样来。可是为什么没有我呢?”

叶修脸一红,结巴道:“你,生得好看,我画不出。”

苏沐橙笑:“画得出!你将哥哥画得这么好。”

叶修画的,正是那日雪夜,初见时的苏沐秋。此时他却有些后悔。自己只是信手画来,如此看来,倒是有些唐突了。

“这画你送我罢。”苏沐秋拿起笔,沾了沾墨,“我再题一句诗。”

叶修点点头,便木着身子让到了一边。


今日叶修画了画 我和沐橙都说赞

木苏 留


叶修一口气没喘上来。

“这是什么。”叶修问。

“诗啊。”苏沐秋理直气壮。

“诗⋯⋯你个貔貅蛋蛋⋯⋯”叶修看着那三行墨汁淋漓歪歪斜斜的字迹,不禁有些愁。他缓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叶修又问:“木苏,是你的字?”

“是啊。”苏沐秋搁下笔,“你可有字?”

“没有。”叶修道。

“叶修,叶修⋯⋯一叶之秋⋯⋯便叫之秋可好?”苏沐橙在一边插话。

“知秋么?不好。”叶修皱眉,“我的字,怎能叫一个小姑娘家来取?”

“有什么不好,”苏沐秋却是又提起了笔,“此二字甚好,和你很相称。”说罢又不由分说在画上写了几个大字“之秋画”。

叶修沉默不语。

苏沐秋笑着卷起画,欢天喜地地挽了苏沐橙的手进屋挂画去了,留那叶修独自风间凌乱。

那之秋,怕是,有个别字吧。

叶修这般想着,心中大闷,只得悲悲切切地走到专心致志地啃着竹子的阿彩旁边,蹲下,撸毛。

“阿彩,你给我讲实话,”叶修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二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阿彩没出声,只是扑通一下仰天躺倒,将肚子露出来求撸。

屋里传来两兄妹吵吵嚷嚷的声音。

“歪了!歪了——!”

“左边还是右边?你别动!站在那里看⋯⋯哪边啊?”

叶修听了一回,只觉得荒唐,可终究还是“噗”地一声笑出来了。



评论(4)
热度(66)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