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四回

春去夏来。

苏沐秋依旧日日造他手中的小玩艺儿,苏沐橙则每天在她的小园子里忙活。倒是叶修彻彻底底地闲了下来。故事说多了,便是无话可说。况且两兄妹向来对外面的事兴趣缺缺,屋中更是除了几本医书话本,便就是简单的生活用具。叶修将书翻烂,丹青画倦,阿彩的毛都撸得掉了好几团。日子漫长,百无聊赖,竟也渐渐心生去意了。

实在无聊的时候,叶修便会看着苏沐秋发呆。叶修发现,苏沐秋总是在制同一把伞。十日里,倒是有六七日都在摆弄这伞。苏沐秋会从自己屋内拿出各种说不出名的材料,拆拆卸卸,一把伞在他手上,被折腾得几天就换一个样子。叶修只觉得那伞古怪,比寻常的油纸伞多了不少零件,在苏沐秋手上扭转起来还时常有喀喀的机括转动的声音。叶修好奇,却也不好意思问。苏沐秋也没去讲,制伞的时候,却也不避着他。

这几日苏沐秋又寻来了新的材料。这次叶修倒是认得出来:那是上好的檀木。

叶修也不知道苏沐秋是哪里有钱买来这么珍贵的木料。苏沐秋骑着阿彩拿着檀木回来后,连茶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拿出刻刀在木头上细细雕琢了起来。

这一雕,竟是几个时辰都没有动弹。叶修睡了一个午觉,伸着懒腰从屋里出来,正碰见苏沐秋小心翼翼地将已经雕琢成伞柄的檀木往伞上装。

他脚下散着一小撮木屑,院子里飘着淡淡的檀木清香。只听清脆的“喀”的一声,然后是苏沐秋长舒一口气,“成了!”

“什么成了?”叶修好奇。

“千机伞。”苏沐秋抬头,笑着回答叶修。

他的额间都是细细的汗,耳后夹着的几绺头发已经湿了。叶修从未见苏沐秋笑得这般开怀舒畅过,嘴巴咧开来,露出白白牙齿,眉眼俱笑。

“千机伞?是什么?”

叶修清楚地看见,苏沐秋似乎是犹豫了短短一瞬,但旋即便站起身来,抖落掉在膝上的木屑,拉了叶修往屋后的竹林走去。

“你作甚么——会迷路的。”叶修想挣。他曾也试着在竹林里走动,可每次总是落得急得团团转,只得唤了阿彩来接他回去的下场。苏沐秋也总是说他既是路痴,便别走得那般远。叶修心中忿忿,却也无可奈何。也因是如此,叶修不告而别的计划却也是耽搁下来了。

“怕什么。”苏沐秋兀自拉着叶修的手在竹林中穿行,“有我,你又怕什么。”

七拐八拐,竟是到了林间的一片空地。

“这是何处?”叶修四下打量。这片空地方圆五丈,地面平坦坚实,竟像是被踩踏了无数遍似的。日光斜斜地照进来,在地面投下梳梳竹影。

“这是阿彩吃出来的。”苏沐秋道,“之秋,你站到那边去,离开远些。”


也不知从何时起,苏沐秋就开始唤叶修为“之秋”了。许是觉得唤“叶修”显得生分,唤“阿修”又太别扭,便拣了沐橙这随意取的字来唤了。起初叶修还有些抗拒,后来便也习惯了。只是不知苏沐秋唤的是“知秋”,还是“之秋”。

叶修却是一次都未唤过“沐秋”,至于“木苏”,他更觉张不了口。平日里,他索性只唤“你”,倒也省去了称谓的麻烦了。

叶修依言,站得远了些。

苏沐秋手中拿着伞,深深呼吸了几下,这才稳稳当当地站在了空地中央。

须臾间,伞开,竹破,空气里裹胁着一股劲风,盘旋而至,激得叶修的衣带猎猎地飘起。

叶修一惊,猛地抽出了别在腰间的玉笛,不加细想,便运了七八分的力,挥洒间护住了周身几个大穴。

苏沐秋见状,轻轻笑了一下,手腕微微一抖,那千机伞的伞面竟咔嗒一声收拢,变化成爪,旋转着向叶修面门刺来。

叶修见状,忙双脚尽力向地上一踏,折着跟头一跃而起。因情急之下使了全力,欲借力停下时竟生生踏断了竹子,只得再次飞身,远远地荡开来,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卸了惯力,这才稳稳地落在地面。

身形甫稳,苏沐秋竟马不停蹄地攻了过来。叶修忙拿起玉笛格挡,两相碰撞,发出“玎”的一声。叶修余光看见苏沐秋手上又有动作,急忙撤身,就着地面一个侧滚,起身间只见那千机伞果然又变了形态,此时竟是一柄战矛向自己刺来。

叶修连忙往侧里连翻了几个跟头,堪堪躲过矛尖。那长矛在地上噗噗激起一串尘土。

苏沐秋赞了一声:“好身手!”收了手,站了开来。

叶修滚了一身的尘土,将将起身,哪里管得了那许多,清啸了一声便飞身直逼苏沐秋面门。苏沐秋猝不及防,忙张了伞去挡,不料叶修欺到身前,竟使了一招千斤坠,直直地蹲下身来,后颈擦着伞骨末端“突”地生出的倒刺,手中玉笛奋力朝苏沐秋的下盘一扫。

苏沐秋中招,整个身子失去了平衡。他本想就力翻滚,却猛见手中的伞不受控制地下坠,那倒刺竟噗地扎进叶修的肩膀,忙奋力将手向上提。这一提,带出了一串血花,连带着苏沐秋也仰面朝天地重重摔在了地上。

鸡飞狗跳。

苏沐秋这一摔,是痛得眼冒金星,却也顾不上揉。他一个鲤跃跳起,扔了手中的伞,扑过去看叶修的情况。

叶修兀自伏在地上没动弹,肩膀上被戳了个窟窿,血流如注。苏沐秋一下子乱了阵脚,却又不敢去摇,只得趴在一旁敲叶修的后脑。

“之秋!之秋!你醒醒啊?”

叶修哼了一声,脑袋动了动。

苏沐秋大喜,忙把人扶起来,让叶修面向自己坐起来,将他的下巴搁在自己肩膀上,然后急急地扒开叶修肩膀处的衣服查看伤口。

“还好,伤口不致命⋯⋯”苏沐秋伸手在叶修伤口周围戳了几下,封住了穴道,“包扎起来便好。”

“好个屁!”叶修猛地直起身,挣扎着站了起来,登登后退了几步,伸手指着被扔在一边的千机伞:“你这东西是甚么古怪?!苏沐秋!你倒是说与我明白,你先前说你是伞匠也好篾匠也罢,是扯了多大的谎?!”

“我扯谎?”苏沐秋被叶修推了一个屁股墩儿,站了起来,“你呢?那笛子又是何方妖物?你若是南国寻常百姓,又怎使得来那般上乘的轻功?我只是来此试验千机伞,若非你红了眼冲来,致我以为你是起了杀心的歹人,我又怎会与你缠斗?”

“如此说来,伤了我,竟是我自己的不对了?”叶修怒道。

苏沐秋还想张口争辩,却见叶修手扶着肩头摇摇欲坠起来,忙上前去扶。

叶修再没挣扎,身子一软就挂在了苏沐秋身上,嘴上却还恶狠狠地:“你这伞上,莫不是喂了毒。”

“我怎会做那般卑鄙之事。”苏沐秋重又去看叶修伤口,“倒是某人,比武耍赖,偷袭不成,自作自受。”

“那不叫偷袭,是计策。况且我是得手了的。若非你那伞有古怪,你斗不过我。”叶修冷哼。

苏沐秋没答话。他刷拉一声撕下自己半片衣摆,叠成长条去包叶修的伤口。叶修痛得厉害,也是闭上了嘴。苏沐秋一圈一圈地帮叶修缠伤。叶修努力偏开头,苏沐秋的发丝却仍是扫到了他的脸。

“好了好了,行了。”苏沐秋刚系好结,叶修便站了起来。

“咳,”苏沐秋清清嗓子,“那什么,对不住啊。”

叶修心中的气,其实早就是消了的。此时的他,困惑更多于气愤。也难为他兀自装着生硬的语气:“说对不住又有甚么用。你若是能把这场古怪交代清楚,告诉我你到底是甚么人,我便不去告官,让人拿了你这恶徒。”

苏沐秋听了,却轻描淡写地笑笑:“你是告不了的。”

“我又怎地告不了?”叶修气问。

“你来这竹林已住了五个月,你倒是告诉我,这五个月间,你又是有哪次是走得出这竹林的?”

“我⋯⋯终归是走得出去的。”

“先前我便说你这人忒好骗。你只道是你自己不识方向走不出去,殊不知这片竹林不是自然长成,而是内有乾坤。”

叶修听罢,心中突地闪电明亮:“莫非是,奇门遁甲?”

“然。你竟懂得这般多,”苏沐秋缓缓走近叶修,“我真是愈发好奇了,你是何方神圣。”

“你又是何方神圣。”叶修看着苏沐秋笑吟吟地靠近,心惊肉跳地,又强撑着一口气,没转头逃走。

“这就说来话长了。”

叶修只看见苏沐秋迅速地伸手,还未及格挡,身上就砰砰中了两指,随后就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苏沐秋抄手捞住了下坠的叶修,将人背在身上。

“对不住了。”苏沐秋轻轻说,“不过现在得回去吃晚饭了。晚了沐橙要恼了。”


评论
热度(62)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