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五回


叶修醒了之后却没急着睁眼。

他将双眼牢牢闭着,听着外面的动静。

只听见苏沐橙在外面说:“哥哥你也太不小心,怎能让叶修被蛇咬了。”

苏沐秋道:“怪不得我。是他乱跑。”

苏沐橙道:“我便不信,叶修那般的安稳性子竟会去竹林深处闲逛。定是你拉了人家去。”

苏沐秋道:“我也被那蛇吓得半死,怎的你倒一点也不当心我?”

外面却是砰砰两声,是苏沐橙跺了跺脚:“你又没被咬个血窟窿!”

苏沐秋笑道:“罢了罢了,沐橙长大了,不向着亲哥哥,倒护着叶哥哥。”

这回苏沐橙不跺脚了,听着苏沐秋的哀号,这一下大约是跺在了他的脚面上。

“活该。”叶修红着一张脸,在心里说。

两兄妹的对话他听得真切。明知苏沐秋是在开玩笑,也想跳起来告诉他我和你家宝贝妹妹可是清白的。

正胡思乱想间,就听见苏沐秋推门进来了。叶修忙闭紧了眼睛。

只听见门被轻轻合上。苏沐秋的脚步声轻轻地凑了过来,可距离几步远的时候,又停了下来。然后,叶修听见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声。

叶修绷着身子,不敢放松。他也不知苏沐秋是不是在看着自己,只觉得耳根都烫了。这装晕,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脚步声终于又响了起来。却是朝叶修这边来的。

叶修只觉得身边床榻一沉,竟是苏沐秋坐了下来。

叶修大气也不敢出,心下只后悔为什么要装晕。此刻浑身都痒,又动也动不得,实在是难熬至极。

猛地,就觉苏沐秋将一只冰凉的手附上了自己额头。叶修惊得一抖。心说这下糟糕,一定被察觉了。可苏沐秋却无动于衷,只是一边慢慢揉着叶修的额头,一边自言自语:“怎么又发热了。你是水壶么。”

叶修心道,你苏沐秋哪里知道,这不是发热,而是臊的。一时间只觉得苏沐秋这轻轻重重的揉搓甚是舒服,不由地放松了四肢百骸。苏沐秋又加了一只手,双手缓缓揉着叶修的太阳穴,又不易察觉地缓缓下移,绕到耳后。

叶修正迷迷糊糊地享受着,只感到苏沐秋竟是俯下了身来,凑到了他耳边缓缓地吹气:“你若是再不睁眼,我可是要咬了。”

叶修一个气血方刚的少年,又怎能受得了这个,登时便睁开了眼。这一睁眼又是不好:苏沐秋的脸正离自己不到半尺,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叶修这下是彻底慌了,手忙脚乱间伸了脚就往苏沐秋腰眼踢去。

踢了,便后悔了。

苏沐秋一扬手腕,捉住了叶修的小腿,就势一拉一带,使叶修在床上打了个横,悬空的双腿复又被钳住。苏沐秋卡着叶修的腿,略略弯腰向前欺了欺。叶修吃痛,不觉弯了膝盖,却又被得寸进尺地向下压了一压。如此一来,二人竟是以一种十分尴尬的姿势相对了。

叶修只觉得脑子嗡地炸开了。他虽未经人事,可却也是饱读春宫,这苏沐秋兀自笑眯眯地弯腰地头看他,只令叶修觉得要遭灭顶之灾了。

叶修僵着,没敢挣。苏沐秋却不禁不慢,还一寸一寸地往近凑,只压得叶修腿酸。

“好了!不要动了!”叶修拼尽力气吼了一声。

苏沐秋登时听话地不动了。可如此一来,二人却是距离更近。

燥。身上燥得慌。

正在叶修心中求这老天爷开恩降下道雷劈死苏沐秋的时候,却听见苏沐秋张口问道:“快,说吧。你到底是哪里人?来这里做什么?对我兄妹有何企图?不说的话,压断你的筋!”苏沐秋说着,就又向前挺了挺身子。

这男儿胯下又有多大可供折腾的地方?叶修背上的寒毛儿都竖起来了,只闭了眼睛一连串地喊:“我叫叶修是南国人家父当朝宰相我是离家出走的走了两个月没钱没朋友竹林真的是误闯对你兄妹真的没有任何企图对你妹妹更是没有半点异心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放了我⋯⋯”

“真的?”苏沐秋的钳制松了松。

“真的真的!”叶修猛点头。

身上的桎梏突然松了。叶修忙撂下了腿往被窝里钻,将自己缠得死死地,还兀自喘着粗气。

一边苏沐秋却神色如常,自言自语道:“果真是我多虑了么。”

“什么⋯⋯多虑?”叶修气没喘匀。

苏沐秋猛地回头,目光炯炯地看着叶修:“为何我的事情,你总是这般好奇,百般追问?你是谁派来的探子么?”

“你怎地这般疑神疑鬼?”叶修皱眉,“我只是关心则乱。”

“当真?”

“你若不愿说,我当然不勉强你。只是你这般神神秘秘,倒不如将我送出竹林。”

“是我唐突了。”苏沐秋揉揉额角。“许久不见外人,偶有人闯入,我自是要警惕的。许是你不知道,进我这竹林的路只有一条,走错一步都是死门。你那日闯进来,我还以为你是通晓奇门遁甲之法的高人,怎又会想到你只是瞎猫碰了死耗子?”苏沐秋一边缓缓说着,一边去拉叶修起身。不想手却被猛地打开了。

“你这又是做什么?”苏沐秋奇道,后又“咦”了一声,伸手去探叶修额头,“之秋,你的脸怎地这般地潮红?”

叶修大窘,捂着脸从床上跳将起来。

这一起身,身上被子滑落,却看见苏沐秋又“啧”了一声,目光看向自己胯下。

“之秋,你病了么?怎地下面肿起来了?”

“出去!!!”叶修咆哮,从床上捡起枕头便向苏沐秋身上丢去。

“你这是做什么?!”苏沐秋被砸中了头,登时恼了。

“你⋯⋯出⋯⋯去⋯⋯!”

“失心疯⋯⋯无药医了!”苏沐秋矮身躲过一只鞋,摔了门出去了。

叶修站在原地,呆了许久,这才颓颓然坐下。

这苏沐秋和自己一般年纪,竟是对风月之事一无所知。

再则——叶修将头深深埋进两膝间——自己,终究是跌进了那人的笑容里,再也爬不上来了。


评论(11)
热度(63)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