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六回


叶修只颓然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苏沐秋就重又推门进来了。惊得叶修忙又站起来。这刚一站,又猛然想起自己下面的“肿”还没消,又忙不迭地蹲下了。

苏沐秋看在眼里,整个人呆了一呆,奇道:“你这又是在做甚么。”

叶修嗫嚅:“蹲,蹲起,锻炼身体……”

苏沐秋道:“你这样胡闹,伤还想不想好了。”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去,随意挥了下手,就将叶修带翻在床上。

叶修趴在床上哼哼:“你练的这是甚么邪门的武功,怎地掌风如此凌厉。”

“这是我家传的护身的功夫。你若想学,我便教你。不过现在得让我看看伤。”苏沐秋说着,便去拆叶修肩上的布条。

因为之前只是用衣料匆匆包好,并未敷药,此时却是血和布都粘连到了一起。叶修趴在枕上咬着牙,任由苏沐秋生生将布扯了下来。

“疼不疼啊?”

“废话。”叶修话音刚落,便感到苏沐秋将一团湿嗒嗒的东西按在自己伤口之上,紧接着伤口便火烧火燎般地疼了起来,“你这用的是什么药!”

“消毒止血的草药。”苏沐秋手下未停,又麻利地缠上了绑带。

“我能信得过你么。”叶修痛得大汗淋漓,攥紧了苏沐秋的小臂才起得身来。

苏沐秋道:“你放心。治这类外伤,我最是拿手,我自小便会给自己包扎伤口了。”

叶修冷哼了一声,却也终究是信了。他回身捡了个枕头放在腰后,斜斜地靠着墙,小心着自己的伤口。

苏沐秋笑:“今日之事原是我不好,对不住了。”说罢,站起来向叶修作了个揖。

叶修之前被闹了一回,早已不气。此时静下心来,只道:“我早已是不气了。只是心中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先前已同你交了底,此番该换作你来说了罢。”见苏沐秋仍面露难色,心里一窒:“我便是问你,若是此刻有人来向你问我身世,你是说还是不说?”

苏沐秋楞了一下,道:“自然是为你保密。”

叶修道:“那我也同你是一般打算。”

苏沐秋点了点头,复又缓缓坐在床沿,又隔了半晌,才悠悠开口:“我并非疑心于你。只是在想,我的事,说来话长。”

“你细细讲来便是。闷了这许久,我便当听书了。”

苏沐秋略略摇头一笑,沉吟了一下,问:“你还记得先前我同你讲这竹林是以奇门遁甲之法栽就的吗?”

叶修道:“怎忘得了。你不就是用这个法子将我困了五个月吗。”

“你如今若是要走,我是不拦你的。”苏沐秋道,“其实这竹林并非是困人用的。里面的人想出去,若是行走不得法,至多是迷路,并不会丢了性命。而外面的人若是想进来,除了一条正路,则步步是杀机。”

叶修奇道:“你是说,这竹林是防外贼的?”

苏沐秋点点头。

叶修低头想了一会,才问:“你和沐橙莫不是惹了什么仇家?”

苏沐秋道:“你猜的差不离。”他从床边几上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分了一杯给叶修,才问:“你姓叶,可是真的?”

叶修心里一阵烦躁,只觉得苏沐秋说话吞吞吐吐,实在不痛快,便只重重点了点头。

“嗯……”苏沐秋沉吟,“我……我的老家,在姑苏。”

“姑苏?”叶修重复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苏便是……姑苏?”他试探地问道。

“对。”苏沐秋微微颔首,“我本姓,沐。”

“沐……姑苏……沐……”叶修低声念着这几个字,然后心中突然电光火石,猛地伸手抓住了苏沐秋衣襟,“姑苏沐氏?你是……大妟……”

“家父如还在世,世人当称他一声妟卿王。”苏沐秋缓缓道。

叶修呆了许久,这才松了手,道:“妟卿王十四年,地方豪强赵卓与朝中太子太师里应外合,率兵入姑苏城,胁持太子秋逼宫。妟卿王昏庸无能,手无兵权,只得让位保子,次日被诛杀于大殿牌匾下。赵卓于同年即位,自封妟正王。太子秋与其妹不知所踪……”

叶修看着苏沐秋的脸色,没再说下去。这些史料,都是在学堂里听先生说的。大妟近年来飘摇动荡,学生们便爱缠着先生讲这逼宫的故事。叶修竟是未曾想到,自己面前这苏沐秋居然和这段历史有如此关联。

苏沐秋摇头苦笑:“原来史书上是这般写父王的。”他抬头看着叶修,“你是不是也以为,我父亲是软弱无能的庸君,竟为了自己的儿子失了江山?”

叶修摇头:“史书里的话,做不得数的。”

苏沐秋闭了眼,仰天长叹:“那日宫宴,太子太师在父王的饭菜中下了毒,父王自知遭奸人暗算,强自调息延缓毒发,夜里密召四千精兵守城,飞鸽传书邻国求援。可等到天明,叛军兵临城下,却是半点援军也无。

“那赵卓攻进大殿时,父王已气息奄奄,我捂着沐橙的嘴,躲在龙椅之下的暗道里,只听得父王咬着牙关说,这江山可以不跟他的姓,只要别害了百姓黎民。父王话还未说完,便被那奸贼一剑贯穿了胸膛。”

苏沐秋睁开眼睛,目光灼灼地看向叶修:“我和沐橙从暗道逃到宫外,却看见满目疮痍,姑苏城火光冲天。之秋,你可知道,那时我心中有多恨?世人都道妟卿王昏庸无能,我只知父王也许不是乱世里的枭雄,不知防范身边近臣,可他在临死前都在为苍生计,宁愿不要身后名。”

叶修凄然道:“妟卿王,确实是一位仁君。”

苏沐秋叹道:“我那年十一岁,流落江湖,处处还要躲避赵卓派出的杀手,孤苦无依之际,遇到了婆婆。”

“婆婆?”

“就是这片竹林从前的主人。”苏沐秋目光迷离,看向窗外:“那也是一个大雪天。我背着沐橙沿街乞讨,最终饿晕在了地上,醒来之后,便是身处这小屋中了。婆婆救了我兄妹,教我读书写字,制伞编竹。婆婆武功极高,我便拜了她为师,日日苦练。本以为自此找到了依靠,却不知有一日婆婆外出,便再没回来。”

“却是去了哪里?”叶修问。

“我又怎知。”苏沐秋苦笑,“日日盼望,已有两年了。我和沐橙,都早就绝了今生今世能再见到婆婆的念想。”

叶修听了也是唏嘘不已。过了半晌,他又问道:“那么,千机伞……”

苏沐秋勾了勾嘴角:“你果然还是惦记着这个。那千机伞,是我从一年前开始研制的。能变化为矛、剑、枪、盾四种形态,是至强的兵器。最开始,这也只是痴心妄想,没想到今日终于是让我制出来了——你大概能猜到罢,我制这千机伞,所为何事?”

叶修愣愣地没有回答。

苏沐秋却自顾自说了下去:“竹林隐居五年,一朝功成,是时候回去,杀奸贼,复正统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眼里闪起的星光,心中却只觉苍凉。他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开口道:“苏……沐秋……你这几年来,即便是到了竹林外的集市上,是不是也不曾和人攀谈?”

苏沐秋点头道:“是,不曾。”

叶修觉得胸中酸涩得很,他喘了几口气,这才颤抖着声音道:“你……许是不知,大妟……已经亡了。”

“你说什么?!”苏沐秋猛地站起来,声音凌厉。

“两年前……嘉国南下,吞并四国,势如破竹……大妟……城门大开,妟正王……跪迎新主……将天子玉玺……亲手奉上……”叶修一字一顿,说得甚是艰难。

“亡……了……大妟……三百年兴盛……竟……亡了?”苏沐秋一步步向后退,“砰”地一声,后背重重地撞在了门上。

叶修低首,沉默不语。

待他再度抬头,苏沐秋已默默开了门出去了。

他听着院中苏沐秋毫不掩饰悲伤的长啸,心中一怮,险些掉下泪来。


评论(4)
热度(54)
  1. 偏生妈蛋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
    妈蛋叔叔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