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十回


又是一年初雪时。

十里竹林里的篾匠,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起初叶修只是说闲着无聊,便求苏沐秋教他编制些小玩意儿。苏沐秋便也细细将何时取竹,如何破竹、批篾片、编织,都一一讲给他听。叶修学得用心,苏沐秋教得也细,不出两个月,叶修已经能编些竹席竹帘一类的物件了。

后来苏沐秋便不再教他了。叶修自己会用边角料编些小动物小帽一类的玩意儿,拿到市集上去卖,一日下来,竟也能赚些钱回来。

“卖了钱做什么?”苏沐秋笑问,“也没处花。”

“现在没处花,总会有机会花的。”叶修走进院子,“你总是到缺钱的时候才想起赚钱,殊不知过日子是要有些积蓄的。”

“是是是,受教了。苏沐秋举着伞去迎叶修,将一个小手炉塞到他怀里,“快暖暖手吧,下雪的天去摆摊,难为你了。”

“沐橙呢?”叶修除下身上斗笠,抖了抖肩头的雪,“我给她买了冰糖葫芦。”

“在屋里做饭呢。可有我的份?”苏沐秋摊开手。

“你都多大了,还吃糖葫芦?”叶修一边问,却是一边将一件东西塞进苏沐秋手中。

苏沐秋一看,躺在自己手心的是一束琴弦。

“前几天不是一连断了两根还没换上吗。我想着留几根备用也好。”二人走到廊下,叶修将斗笠挂在挂钩上。

“冰弦?”苏沐秋从未见过这种颜色的琴弦,想到古书上说冰蚕作茧,“其色五彩, 织为文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经宿不燎”,心里当下一动。

“算你识货。”叶修笑道,“原是要用好弦来配妙音的。我昔时家中乐师,用的便是这种冰弦,但他可没你弹得好。”

“很贵吧。”苏沐秋轻轻捻着手中的一束琴弦,少说也有十几根。这种琴弦极难获得,叶修得的这一束,大约要大价钱才买得下来。

“你就别管了。”叶修举着糖葫芦进了屋,头也不回地道:“今儿不是你的生辰么,就当是贺礼吧……沐橙?我回来了!看,我给你买了好吃的!”

苏沐秋站在门口,听着屋里面苏沐橙的欢笑,过了久久才低低笑了下,摇了摇头。

想来这笔钱,是从几月前叶修整天兴致冲冲地编竹卖竹就开始攒下了。

三人吃过了晚饭,苏沐秋便忙搬出了琴换弦。

“索性把没坏的也换上吧。”叶修和苏沐橙围在一边看着。

“那多浪费。”

“这弦要全换成一样的才好。”

“嗯……”苏沐秋轻声道。手下灵巧,将几根旧弦都取了下来,放在一边,又小心翼翼地换上了新弦。

“真好看。”苏沐橙伸手拨弄了一下。古琴发出悦耳的声音。

“现在这琴,可是比这屋子还值钱喽。”苏沐秋抬头笑了笑。

叶修已是将怀中揣着的竹笛拿出来,吹了吹上面细尘,问:“二八之龄的第一首曲子,沐秋,你说,要奏什么好?”

苏沐秋略一沉吟,手下微动。琴声响起,却是一首《斯干》。

叶修的笛声袅袅而至。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苏沐橙轻轻吟道。她在叶修和苏沐秋之间来回地看,又抬手轻轻扣着桌沿打着拍子,曼声唱了起来。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

   筑室一堵,西南其户。

   爰居爰处,爰笑爰语。

   风雨攸除,鸟鼠攸去,君子攸芋。”*


一曲唱完,苏沐橙抬手指了指苏沐秋,道:“哥哥。”又指了指叶修:“弟弟。”然后指指自己:“妹妹。可是不在歌儿里。”

“怎的不在了?”苏沐秋笑道,手下琴声悠悠,扬声唱了起来。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苏沐橙听了,咯咯地笑:“哥哥你骗人!这漫天大雪的,哪里来的月亮?”

说罢,三人相视一笑。

又絮絮说了会话,苏沐橙便揉着眼睛去睡觉了。苏沐秋和叶修却是默契地收了乐器,到屋外去吹风。

此时雪已缓了下来,一轮满月被云遮了小半,月光蒙蒙,悬在空中。叶修心中无限感慨,转了头对苏沐秋说:“我刚遇见你那日,也是初雪。”

“嗯。那日,我还叫你帮我剪烛。”苏沐秋执着一根蜡烛,小心将灯笼里的蜡烛点燃,“不过今年的雪是晚了些。”

“时间过得真快。”叶修信步走到院子中央,仰起脸让落雪打到自己脸上。

“之秋?”叶修闭了眼睛,只听得苏沐秋犹犹豫豫地唤着自己名字。

“嗯?”他睁开眼睛,看见苏沐秋抿了抿嘴,才将藏在廊柱后面的一个细长物事拿出来。那东西约莫有一人多高,用布条仔仔细细地裹着。叶修好奇:“这是什么?”

“物归原主。”苏沐秋笑着,声音却有些凉。

叶修接过,找到绑住的绳结拆开来,布条滑下,竟是一把战矛。

“好……好漂亮。”叶修缓缓抚摸着战矛,细细观察着矛柄之上繁复的花纹。待到看到战矛尾部玉质的把手,心中一动。他手掌轻轻划过那熟悉的质地,再说话时,只觉得声音一滞:“这是,却邪?”

苏沐秋有些局促地点头:“我记得你说过,你惯用的武器是长矛。那玉笛我虽早已镶好,但怎样试都再吹不出清丽高昂的声音来,我便,自作主张,为你制了这战矛,将玉笛镶在尾部。不知你可……喜欢?”

叶修却早已兴奋异常,顾不得回答。他手指划过矛柄雕刻的两个字:“却邪……嗯,沐秋,这字便是丑了点。”他抬头笑道:“倒也挺配你那千机伞上的几个丑字的。”

见叶修很是喜欢着战矛,苏沐秋心下暗暗松了口气:“之秋,你使一下。”

不消苏沐秋说,叶修便已拉开了架子,跃跃欲试了。他双手持矛,脚下一蹬,几下纵跃,轻轻站上了院外的竹梢。那竹子吃重向下弯折,叶修便借着力腾空而起,手中战矛在头顶划了一个圈,划破风雪。因那战矛尾部镶了玉笛,此时竟发出“呜呜”的声音来,在夜空中显得格外寂寥。

叶修听到声音,自是一愣,却未就此停下,一个腾挪,继续在半空中挥舞战矛。苏沐秋站在原地,看着叶修挥洒自如,一杆战矛使得酣畅淋漓,耳边却传来切切的笛声,一时间竟是痴了。

“谢谢。”叶修轻巧落在苏沐秋身旁,自是喜不自胜,只说了这一句话。

苏沐秋沉默着点点头,半晌,才道:“明日,你便走罢。”

“什么?”叶修兀自还在把玩那战矛,听到苏沐秋的话一呆。

“留了你这么久。如今终于算是将笛子还给你了,明天天明,你便上路罢。”苏沐秋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叶修神色。只见叶修深深皱了皱眉,握着战矛的手紧了几分,腰杆也挺直了。

“你便是这么急着要我走?”叶修问。

“怎么?既已将东西还给了你,你再耽在这里,还有什么用呢?”苏沐秋问。

“你便是不知。”叶修沉声道。

雪霁云开,晚风拂面。叶修和苏沐秋就这般在院中相对而立,久到双手都被冻得微红。

苏沐秋长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先向前迈了一步,张开双臂,将叶修紧紧地拥入怀中。

不好。

叶修的下巴刚好搁在人的肩膀上。他只觉脸上火烧火燎的,一只手费力地攥着战矛,另一只手却局促地轻轻抓住了苏沐秋的衣服。慌乱间只听见苏沐秋的声音如雷声般砸进耳中:“我怎么不知?”

叶修牢牢闭了眼睛,只觉得其他感官瞬间变得灵敏。连苏沐秋轻轻在自己额间的那一啄,都晃得他有些站不稳。

他想,对于发生的这一切,他只能归咎于月色撩人,他和他,赶上了南国以西,南山之下,这十里竹林间,最美的一场雪景。


*出自王嘉《拾遗记》。

*出自《诗经 小雅 斯干》。有改动。大意为:幽幽南山之间,清清溪水流过。山中有茂密的竹林和松林。哥哥和弟弟和睦相处,相亲相爱,没有欺骗。筑下一栋房屋,面朝西南开门。在这里居住相处、欢声笑语。房屋挡住风雨,挡住野鸟老鼠,是君子居住的好地方。

*出自《诗经 国风 月出》


评论(13)
热度(61)
  1. 偏生妈蛋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