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十一回

---醒目---

*吴雪峰上线。部分情节可能会有吴叶倾向。

*吴叶部分为单箭头,友情向还是基情向请自由心证。

*无法接受请弃文。





第十一回


苏沐秋欢喜叶修。然后呢?

然后便也没什么了。

日子还在静静地过。只不过二人心底都多了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多了份执伞立在雨中等人归来的牵挂。

不为生计编竹的时候,便品茶、抚琴,有时也会被苏沐橙抓了去,为她那一小方菜园锄地。春雨一场,那地里的生菜便起一茬,绿油油的甚是好看。叶修担起了为阿彩找吃的的重任,兢兢业业,风雨无阻,眼见着阿彩的肚皮是一天比一天圆滚了。

苏沐橙的丹青还在练,可四季转了个轮回,也不见长进,就如同叶修和苏沐秋怎样都写不好的书法。林中画具拮据,到后来叶修索性就只用墨汁作画,浓浓淡淡的竟也有万千变化。有时他还会将苏沐橙用来染布的鸦青染料偷来一些,兑在水里,给画上添一抹沉醉淡雅。这一点,叶修倒是和苏沐橙想到了一处:苏沐秋穿这样颜色的衣衫,最是好看。

闲适的日子,竟好似比外面还要快了几分。春来,夏至,秋叶落,霜雪降。待到院中那白梅又压满了枝头,坐在树下一边絮絮交谈一边编制竹器的少年们,手指的骨节愈发的挺拔秀丽,嗓音也渐渐有了改变。

“明儿还去市集吗?”苏沐秋手下未停,问叶修。

“要去的呢。前次去的时候,答应了云水兄下次给他带几个篓子。”

苏沐秋笑:“云水兄云水兄,你最近可还和其他人做过生意?”

“你这是醋了吗?”叶修放下手中活计,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手指,“云水兄出手很阔绰,又欣赏你的手艺,有空你该去会会他。”

“我?算了吧。”苏沐秋编好一个竹篓,叠到地上,又伸手将叶修的手捉过来,轻轻重重地按,“话说,这云水兄,是哪家的公子?”

叶修左右动了动脖子,眯着眼睛享受苏沐秋的免费按摩:“我也不大清楚。只是见他穿着不凡,气度轩昂,便知不是出自寻常人家。哎不过,沐秋……”叶修微微倾了倾身子,迪迪向苏沐秋道:“我觉得他没准是江湖中人。”

“哦?此话怎讲?”

“商人身上不会有他那种凛然的气质,为官之人也断不比他眼神清明。唔……当然我也只是直觉使然,不过看他言谈气度,既没有市井气,也不沾书卷气,是何来头我倒真看不准。”

苏沐秋听得出神:“听你这么一说,倒是个有趣的人。”

“嗯。”叶修点点头,俯身啄了下苏沐秋的嘴角,“我总是觉得,你们二人,很像。”

一样的淡泊气度,相似的风趣谈吐。那日市集上日头高悬,人头攒动,叶修守着自己的小摊子,用力拿着扇子扇风,一抬头间,就看到那人笑着站在自己面前,弯腰拿起一个小巧的玩偶,细细查看。白衣如雪,气度高贵。

后来,叶修每次去摆摊,总能遇上这人,一来二去,便相熟了起来。叶修长了个心眼,隐去了自己真实姓名,偷了弟弟的名字来用。那人告诉他,自己姓吴,名雪峰,字云水。至于其他的,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便是一无所知了。

叶修最初以为,他们也只不过是偶然的萍水相逢,听着吴雪峰的口音,亦不像是本地人。也许下次市集,或是下下次,他便会再也不来的。然而几个月过去,吴雪峰却来得勤得紧,最近几次还有了需求,总是和叶修约好下次要来买些什么。他出手十分阔绰,往往不待叶修叫价,就掏出整锭的银子塞过去。叶修虽出身不凡,可和苏沐秋兄妹相处久了,出手也甚是拮据,此番来了个大金主,更是乐得天天一起床便去编东西,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辛勤劳动是值当的。

次日,叶修趁着天刚明,暑气还未起,给阿彩添了几根竹子,便背了竹篓出门了。

昔时苏沐秋系在竹林间的红线,经了两度风霜雨雪,已经褪尽了颜色,白惨惨的蜷缩在竹叶间。叶修一边在林中穿行,一边想着等下要买些红绳回来,重新绑一绑。

清晨的林间雾气腾腾,待叶修一头钻出竹林,衣袖早已被露水打湿了。他站在小路上,深深呼吸了几回,便信步向小镇走去。时间还早,叶修并不着急,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叶修眯着眼睛看向东方,看着田陌被镀上一层金黄的颜色。暑气渐渐升腾,照得他脖子有些痒。叶修加快脚步,想着到市集上,先找处早点铺子,买一碗豆花来喝。可没想到,刚一拐过巷口,便看见吴雪峰正坐在早点铺子靠河那一侧的长凳上,懒洋洋地摇着扇子,揪了一片馒头,掰碎了扬在河里的喂鱼。

“云水兄!”叶修扬声招呼了一句,脚下步伐依旧温吞。

“叶秋小兄弟,早啊。”吴雪峰听到有人唤他,“哗”地收了折扇,掸了掸手上残渣,见是叶修,忙拍了拍身边长凳,“可吃了早饭?坐。”

“没呢!”叶修老实不客气地放下竹篓,一屁股坐了下来,又伸手去拿吴雪峰手中的扇子:“好热,借我扇一下。”

吴雪峰将扇子递了过去,又扬声唤:“店家,来一碗豆花。”

叶修扇了一会风,这才静下来和吴雪峰说话:“幸好你今儿来得早。我原是不想多呆,只等你来了,把东西交给你便回的。”

“哦?怎么今天这么急?我还想着待会儿和你四处溜达溜达。”

叶修接过小二递上来的豆花,急急地舀了一勺吞进嘴里,吐了吐舌头:“今日是我生辰,早些回去,家里人还等着。”

“原来是叶秋小兄弟的生辰!哎呀,怎么不早些说,我也备下些贺礼。”

“你的银子就是贺礼了。”叶修笑着。他和吴雪峰说话百无禁忌,虽二人年龄上相差不少,但很谈得开。

“唔……叶小兄贵庚几何?”

“十八了。”叶修口齿不清,伸手比划了一下。

“也是年轻得紧。吴雪峰“啪”地打开折扇,笑道。

叶修风卷残云般地将豆花吃了干净,伸出袖子抹了抹嘴,又忙不迭俯身去拿那一摞竹篓:“云水兄,你数数,这些够不够?”

“够的。”吴雪峰却是看也没看,便掏出一个钱袋,打开来倒扣在叶修手心,竟是将银子全给了他。

“啊唷!这许多!”叶修吓了一跳。

“算作贺礼。你说的。”吴雪峰笑着将空钱袋收好。

“那我便不客气啦。”叶修再没推辞,喜滋滋地收了钱,心中盘算等下可以再去给苏沐橙买些首饰,唔,沐秋也该添几个新的发簪。城北闲月坊新进了几个上好的紫檀木簪,叶修老早就觊觎着想买来给苏沐秋束发用,只是苦于手头没有闲钱。他掂着手中银子,心中不住盘算,一回神才见吴雪峰在叫他。

“真是个财迷。”吴雪峰见他回神,才放下了手。

“嘿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叶修笑,“那吴兄,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说着,便要起身离开。

“好。”吴雪峰坐着没动,依旧轻轻摇他那折扇。

叶修没再多话,当下便向吴雪峰拱了拱手。转了身正欲离开,却听见吴雪峰在后面叫他。

“怎么……?”叶修疑惑回头。吴雪峰已然站了起来,道:“你要去买些什么吗?我与你同去。”

“你吃好了?”叶修问。

吴雪峰点点头。

“好啊,那便同我一起去吧。云水兄,你可懂金石首饰?”叶修一边同吴雪峰往外走,一边问。

“算是懂些吧。”

“那甚好!你去帮我给妹妹挑些首饰罢!我自己总是挑花了眼,也分不出哪家好看,哪件难看。”

“你倒是对妹妹宠得紧。”吴雪峰摇着扇子走在一边。

“做兄长的,应该的。”叶修笑。

二人信步来到闲月坊。吴雪峰细细挑了几件当下时新的首饰,正欲转头征询叶修的意见,却看见他倚在柜上,手中拿着一根檀木簪子细细赏玩。

“这簪子不配你。”吴雪峰走过去,“镶金镂玉的才好。”

“我叶秋在云水兄看来,便是纨绔公子哥儿的形象了?”叶修笑着问,“况且这簪子原也不是买给我自己。”

“哦?给兄长?”吴雪峰看着叶修。

“算是吧。”叶修含糊道,“吴兄,可否试戴一下,让我看看合适不合适?”

吴雪峰目光灼灼,缓缓低下了头,待叶修踮着脚拔下自己原先的簪子,插上新的,这才又直起身来。

“唔……很配。”叶修绕着吴雪峰转了一圈,喜道。又将簪子换了回来,珍而重之地将簪子搁在软布上,“掌柜的,算帐吧。”

吴雪峰未再说话,只待叶修结了帐,默默跟着他出了铺子。

“嗯……就此别过?”叶修又是向吴雪峰拱了拱手。

“叶秋小兄弟!”叶修刚欲迈步离开,又是被叫住。

“云水兄还有别的事?”

“自此一别,”吴雪峰顿了一顿,露齿而笑:“望君珍重。”


评论(2)
热度(53)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