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十二回

“你……要走了?”叶修有些难以相信。

“嗯。”吴雪峰点点头,“明后天便要上路了。”

“是要去哪里?回家乡吗?”叶修听吴雪峰如此说,心下十分不舍。

“不是回家乡,却是要上战场。”

叶修一愣,急道:“战场?!”

吴雪峰却是未着急回答,只是默默走到河边。此时已近晌午,街路上人来人往,河中乌篷船热闹穿行,一派繁华景象。吴雪峰沉吟许久,才道:“叶秋小兄弟,我……我其实是自嘉国而来。”

“嘉国?”叶修奇道,“你原来是嘉国人么。那可是远得紧的,怎么又会来此处?”

“只是日日练兵,心生厌倦,便告了假,出来散散心罢了。只是昨日收到军令,说是……”吴雪峰默默叹了口气,“战事再起,君上召我回去。”

“练兵……练兵……”叶修低声重复,复又问道:“那么,你是……?”

吴雪峰转头向叶修一笑:“在下嘉国二品镇南将军。”

叶修呆了一呆,显然是吓得不轻,结巴了好一阵,才道:“云水兄……吴将军可真是……来头不小。”

吴雪峰苦笑:“我便是知道,你若是得知我身份,必定是不敢再与我说笑了。”

“倒也不是。”叶修镇定了下来,“只是听书听惯了,却是不知威名远扬的镇南大将军是长成你这样子的。”

“哦?便是说我不够仪表堂堂了?”

“不。”叶修连忙摆手,“只是……只是叶秋却是不知,”他抬了眼,认真地说:“将军意气挥洒,屠城百座,手中沾着无数鲜血,又怎么会面目和善,心无苦痛。”

吴雪峰没想到叶修会说出这番话来,却也未恼,只轻笑一声,道:“放肆。”

“叶秋唐突。”叶修低头,不卑不亢地说。

“你说得对。”吴雪峰却是温和地说,“动辄下令屠城之人,是不会心无愧疚的。只是我,本就从未下过屠城的令,更从未残害过任何一位无辜百姓。”

“可那书上都说……”

“说书人的话,又怎么能作数?”吴雪峰伸出扇子敲了一下叶修头顶:“外人多是忌惮嘉国,便往往添油加醋,将君上描绘成绝圣弃义之人。殊不知嘉国作战,军中有铁令不伤百姓。多年来南征北战,为的也是一统天下,杜绝各地纷争。”

“便是要效仿始皇帝?”

“是,也不是。也许君上比始皇帝,要多了些仁厚之心。”

“那么……”叶修问道,“那么你可知道……五年前,大妟……?”

吴雪峰奇道:“怎么?你竟知道此事?你便是问对人了,那日受降之人,正是在下。”

“居然是你……”叶修叹息一声,“这世间之事,原是这般地巧。”

“怎么?”

“没什么……”叶修喃喃道,又问:“那么,史书记载,说你将赵卓拘禁,后来将他活活饿死在地牢,可是真的?”

吴雪峰神情突然复杂起来,道:“说起来,此次战事,亦是与赵卓有关。”

“这又是从何说起?”

“五年前我将赵卓拘禁,原是要待来日提了他审问。可不想一日狱卒疏于防守,竟是让他逃了?”

“什么?!”叶修一惊,“赵卓……没有死?”

吴雪峰缓缓摇头:“我惩处了那个狱卒,派人四处缉拿赵卓,却终究不得下落。为免动摇民心,对外只说赵卓死在了狱中。可不想过了五年,西南边陲竟崛起一小国,与苗疆蛊族相勾结,连月来在嘉国边境做下不少恶事。想必你也知道,一年前君上大崩,新主轩即位。轩王雷厉风行,联系西南小国之事,想起五年前的那笔糊涂账,下令彻查,这才查出那小国首领,正是当日逃出地牢的赵卓。”

“那赵卓……可非善类……”叶修缓缓道。他不知吴雪峰是否知道赵卓逼宫易主的真相,只得含糊地点到即止。

吴雪峰点点头:“卖国求荣之人,想来也是奸诈非常的。轩王已在四海下了檄文,联合各国讨伐赵卓。此人一旦做大,将会为害苍生。”

“可有国家响应?”

“并无。”吴雪峰摇头苦笑,“都是坐山观虎斗罢了。”

“想来也是如此。”叶修低声道,“那么,你此去,便是要去西南了?”

“苗疆地势凶险难行,蛊毒无法可解,轩王的诏书在八位将军手里轮了个遍,却无人敢接。”

“所以,你便接了?”

“总要有人去做事的。”吴雪峰道,“先王打下的江山,需要人来守。”

“你手下有多少兵?又有多少是训练有素的?此番前去,是否是送死?”叶修皱着眉头问。

“此等军机大事,叶秋小兄弟,你竟是有本事问得稀松平常。”

叶修的神情却是十分严肃。他左右看了看,拉了吴雪峰的衣袖将他拉入人少的小巷,这才沉声道:“如果我说,我会祝你一臂之力,你可信我?”

“你这是说什么笑话?我怎会要你一个少年人助力?”吴雪峰疑惑道。

“国仇家恨,赵卓一日不除,我一日无法安眠。”叶修平日里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此刻脸上却明显现出克制的怒容,黑漆漆的双眼让吴雪峰心下错愕。

吴雪峰点了点头。

叶修这才松开紧紧攥着他衣袖的手。

“明日晌午,城南门下,等我。”

叶修只扔下这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了,只留下吴雪峰愣愣地站在原地。

这又是哪一出呢。他慢慢踱出小巷,脸上阴晴不定。

叶修几乎是一路狂奔着冲进竹林的。他猛地停下脚步,死死地抓住自己衣襟,大口大口地喘气。

林中依旧静谧凉爽,如海洋般,满目翠绿缓缓地随风摇荡。叶修再也站不住,扑通一下跪坐在地面上。

他的脑子由刚才的疯狂逐渐冷静下来,可自吴雪峰说道赵卓未死之刻起便萦绕于脑海的想法却越发清晰。

赵卓必须死。

必须要赶在他发现苏沐秋兄妹的下落之前死。

南国本就和嘉国比邻,此番赵卓在南国边境捣乱,十有八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那日投降,想来是以为将江山拱手相让便能得新主赏识,不想却被投入大牢。此番东山再起,为免当年逼宫的事情真相大白,是注定要将大妟余脉斩草除根的。

叶修越想,心越是砰砰跳得厉害。

不能……不能让赵卓找到他们。

如何办?

此时此刻最好的办法,唯有借嘉国之力,除掉赵卓。

吴雪峰说得对。他叶修一个少年人,又怎能帮得上嘉国分毫呢。可若是不这样说,又怎能让吴雪峰同意带自己走?

叶修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重新站了起来。他暗暗捏紧了拳头,面无表情地前行。

小院当中,苏沐橙已早早支起饭桌,摆上可口饭菜。她仔细将碗筷摆好,这才回头问正挥着小锄的苏沐秋:“哥哥,你说叶修什么时候回来呀?”

“就快了,就快啦……”苏沐秋道,又掘了几下地面,然后蹲下身来将土捧到一边,挖出一个小陶罐,“三年前酿的梅花醉,便在今日喝了罢。”

叶修静静躲在竹林里,听着院中的欢声笑语。他深深呼吸了几口气,随后换上一副轻松自若的神色,这才从林中钻了出来。

“我回来啦。”

他笑着说。手却在背后紧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家了。

叶修默默地想。


评论(19)
热度(62)
  1. 偏生妈蛋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