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大侠指南 HE

给 @魚與花 《江湖再见》的guest。短小逗逼来一发w


大侠指南


作为一位行走江湖的大侠,需要具备如下几点素质。

首先武功要高。

其次品行要端。

再次皮相要好。

最后,酒品要好。


武功要高,这没什么可说的。古往今来,但凡在野史中留下痕迹的,要么就是掌握了什么几阴几阳真经,要么就是有高人相助打通了任督二脉,又或者是机缘巧合被抓去输了不得了的内力,总之一定要强到和一群普通高手打架如同被扔进猫窝的老虎,和一流高手对决也要行云流水压制之。待到对手弃剑认输,这边厢再潇洒一笑,抱拳道一声“承让”,方显大侠气派。

品行要端,也是顶顶重要的。武功高强心内阴暗的人,那叫妖孽,人人得而诛之。名门正派是向来不屑于干邪门歪道坑蒙拐骗的勾当的。真正的大侠,必然是要一身正气,半点污点不得有,闲暇时间热爱扶老爷爷过马路。

皮相要好,有人说不重要,有人却觉得不可或缺。都说相有心生,就算是不帅,也不能长相太过猥琐。不过也不能说长得周正的就都是大侠。这年头,长着一双真诚的双眼却各种猥琐的,也是有的。


然后,还有一条,大侠必备的技能,就是——

酒品一定要好。


“啪——!”

热闹的酒肆中,一个坐在角落的锦衣少年狠狠地把手中的书扇到了地上。

“岂有此理⋯⋯”叶修恶狠狠地瞪着无辜地趴在地上的那本《大侠指南》,过了半晌才嘟囔着俯下身去,欲把书捡起。

然后他就看见一只脚没来由地出现,踏在了书的边角上。

叶修使力拽了拽。那书被踩得紧,纹丝未动。他便有些恼了。

“你干甚么——”

叶修皱着眉头抬起头,却看见一个和他年龄相差不多的少年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神态轻松自若。那少年身后却是藏着个小姑娘,白白净净地,探出脑瓜弯着笑眼看。

“你谁?”叶修直起身来问。他注意到这一男一女穿着青色衣服,很是朴素,而那少年腰间却别着一把短剑,看剑鞘便知此物不凡。

“苏沐秋。”那人大大方方地一拱手,“这是小妹沐橙。”他向旁边让了让,那小女孩走上前一步,略略蹲了下,算是行礼。

叶修沉默了。这天是他正式行走江湖的第二天,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已是让他深感新奇。待人接物的礼,他一概不会,此时问了人的姓名,便呆在了原地,不知道接下来该作何反应。

那苏沐秋倒是挺自来熟。他从地上拾起那本大侠指南,在衣襟上擦了擦,递还给了叶修,然后竟自坐了下来。那小丫头也一蹦一跳地坐到了小桌的另一边。

叶修完全呆了。

“《大侠指南》?你想当大侠?”苏沐秋从盘里抓了把瓜子。

叶修点点头。

“这书是骗人的。”苏沐秋把书翻开到刚才叶修读过的地方,“真正的大侠都不是按着书上说的练出来的,照着书来的也肯定成不了大侠。”

叶修觉得这人说话弯弯绕,倒是挺有道理。“那你说,哪里错了?”

“这里,还有这里跟这里。不是说不重要,而是说有比这更重要的。”苏沐秋伸手指。

叶修探头。看见他赫然指着“武功”“品行”“皮相”这几个词。

还没等他开口问为什么,就看那苏沐秋接着把手移到“酒品”两个字上。

“⋯⋯不过这里倒是千真万确的。”

叶修劈手把书夺了回来,顺便狠甩了那人几个眼刀子。

“你倒是懂很多啊。莫非你是大侠?”叶修没好气地讥讽。他觉着这家伙骄傲得紧,可年龄摆在那里,断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再其次,自己虽涉世未深,可功夫还是有的,刚才劈手夺书随意使了招小擒拿,对方并没设防,当下便判断出此人对于所谓大侠不甚了了。

“不敢当。”那人竟顺势一抱拳,生受了这句讥讽。而看他笑眯眯的神态,竟像是完全没听出话里的刺一样。倒是坐在对面的那小丫头咯咯笑了起来:“哥哥,人家那是不信你呢!”

“咦?是吗?”苏沐秋撂下了手,摸向腰间的剑鞘,没等叶修惊得跳起来,便拔出短剑一甩手向侧里掷了出去。

几乎是同时,五六步开外,一个人惨叫着扑倒在地上。短剑的剑柄戳中了那人的腰际,使得他匍伏在地上半天都没能爬起来。酒肆里顿时炸开了,几个食客甚至大惊小怪地冲了出去。

叶修心里一跳,面上努力维持冷静的神色。那一下很准,还需要恰到好处的力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得来。

苏沐秋拍拍手站起来,踱到那人身边蹲下,伸手从那人身上摸索着。不大会,他就回手抛过来一样东西:“接着!”

于是叶修就迷迷糊糊地伸出了手。

“我的⋯⋯荷包?”

“小子,江湖险恶,一看你便知是什么也不懂的二世子。穿得着一身气派——荷包不被摸了去才怪。”

“你怎么知道?”叶修完全被镇住了。

“我都跟了你一个时辰了,看见的。”

“你是暗中保护我?”

“⋯⋯我本来是想偷你荷包的。没想到让那人占了先。”

叶修凌乱了。他不知道这人是说笑,还是根本满不在乎。再一次,他觉得,江湖可能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好混的,大侠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那么,兄弟。”苏沐秋在众人看夜叉般的目光中坦然地坐了回来,“为表谢意,赏酒一壶,可好?”

不等叶修说什么,他便扬一扬手:“店家,来一壶梨花酒。”


那是叶修第一次喝酒。

一杯下肚,坐在对面嗑瓜子的苏沐橙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两杯下肚,他大着舌头说谁说小爷不会喝酒。

三杯下肚,他揉着太阳穴说以后我就让你看看不会喝酒也照样能当大侠。

四杯过后,他捶着依旧没有醉意的苏沐秋说大侠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苏沐秋把剩下的酒慢慢喝了个干净。然后又和妹妹一起不紧不慢地把桌上冷掉的小菜都吃了。

“哥哥,以后便要真的管了这个拖油瓶?”苏沐橙问。

“谁叫我答应了呀。”

“他以为你是大侠来着。”苏沐橙咯咯笑。

“那便是不能令他失望了。”他掏出身上仅剩的一小块碎银子,放在桌上,然后将那锈着金线的荷包稳妥地塞进醉得人事不省的叶修怀里。


有些时候,遇上一个人一件事,可能几个人的人生就都不同了。

那日是走投无路的苏沐秋第一次动偷人荷包的念头,却最终没能下手。

那日是叶修出走江湖的第二天,他误入当地最鱼龙混杂的酒肆,却毫发无损地走(被扛)了出来。

那日之后,江湖上多了两位大侠。


一位武功超群千杯不倒。

一位总是在庆功酒宴上逃之夭夭。


侠之大者,比之武功,勤奋更重。品行不在无缺,贵在浪子回头。而皮相云云,更是末等追求。

然而最重要的。

酒品要好。


“呸,苏沐秋,你给我把这句划掉!”

叶修伸手去捉苏沐秋手中的毛笔,暗地里藏了一招捉云手,后面还跟着好几个后招。

苏沐秋却依然没设防,便是由他将笔夺了去。

笔尖在空中浅浅划了个弧线,两滴墨砸到宣纸之上,晕了开来。

此时竹林中吹过一丝风,竹叶跟着沙沙地响。


“沐橙去年酿的竹叶青——叶大侠,同我共饮一杯可好?”


-完-


评论(2)
热度(117)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