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十三回

午饭吃过,苏沐橙便一蹦一跳地拿着叶修送的首饰进屋对着镜子臭美去了。

“明明是你过生日,却要给沐橙买礼物。”苏沐秋语气有些歉然。

“我乐意。”叶修笑着,“你也别嫉妒,也有你的份的。”说着,叶修就从怀中将簪子掏了出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呀……”苏沐秋接过簪子,低低叹了一声。

“喜欢不?”

苏沐秋抬头冲叶修笑,“帮我戴上。”

“进屋去戴。我帮你束个发。”叶修拉着苏沐秋站了起来。

解开发带,苏沐秋的头发流顺地泻下。叶修站在苏沐秋身后,拿着木梳细细将零星的几个结疏通。一时间,屋里静静的,谁都没有说话。

苏沐秋瞧向铜镜中自己背后的叶修,看着他放下梳子,专注地束发。这门束发的手艺是苏沐橙教的,他总是学不会,手很笨,叶修却学得很快。每天晨起,被叶修从床上拖起来按在凳子上,任由他为自己束发,已成了例行公事。而作为回报,苏沐秋也总会在叶修还未喊累时,便将双手覆上他的肩头揉捏。

不言自明的互利关系。无法言说的依赖。

苏沐秋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有心事?”

“嗯?”叶修被问的一惊,手一抖,“没……”

“没心事?那这是怎么回事?手残?”苏沐秋捻起一束遗漏在耳边的头发。

“啊……我没注意。”叶修将已束好了大半的头发放下,重新细细梳理。

苏沐秋眯了眯眼睛。他看得出有些叶修心神不定,却琢磨不出是为了什么。叶修是个喜怒皆形于色的人,心里也许藏的下秘密,却藏不住谎话。方才一句“没心事”,已是彻底暴露了。苏沐秋也不去揭穿,只是狡黠地笑笑,然后正了正神色,道:“今儿上午我看了一本不错的话本。”

“哦?哪本?”叶修手下未停。

“说江湖上有对恩爱侠侣,一日那女人的仇家将她抓了去,逼那男的同自己的女儿成亲,若不允,便要杀了那女的。”

“家里哪有这本。”叶修皱眉。

“那男的为了就自己心爱之人,不得已便休了女的,娶了仇人之女为妻。那女的伤心欲绝,便和男人反目成仇了。”

“……好狗血。”叶修评价道。

“你说,谁错了?”苏沐秋问。

“谁错了?当然是那仇家,不改拆散一对眷侣。”

“错。是那男人错。”

“那男人又有什么错了?”叶修从苏沐秋手中接过簪子,轻轻插进头发中。

“他应该把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自己的爱人。不该什么都不说,任由自己被误会。”

叶修沉默。

“他不懂的是,他以为自己的做法是对她好,是护她一世周全,而其实倒不如将事情原委和盘托出,两个人一同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他若是不娶另一个女人,她就会死啊。”

“大不了趁着月黑风高夜,劫了爱人,二人一路杀出去。若不成,便是死在一起,也比一世糊涂的好。”苏沐秋耸耸肩,“如果是我,是决计不会这样做的。”

叶修楞了楞,突然伸手扯住了苏沐秋的脸。

“啊疼疼……你干什么……”铜镜中倒映出苏沐秋变形的脸。

“想套我的话就直说,绕个大圈子讲什么劳什子故事,我也是醉了。”叶修松了手,揉了揉苏沐秋的脸,“好了,你的话起效果了。我不做那一厢情愿为人好的傻蛋,宁愿和你这冤家共进退。”

“这么快就上钩了?我还准备着好几个后手呢。”苏沐秋笑眯眯。

“好了。说正事儿。”

“嗯。”

“那我就直接说了啊。”

“说。”

叶修深吸一口气,随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清清楚楚地告诉了苏沐秋。

话毕,苏沐秋久久坐在凳上,没有说话。

“沐秋?”叶修唤了一声,继续道:“赵卓如果知道你和沐橙还活着,是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此番他不比当年,有苗疆势力相助,若是想取你们性命,定是神不知鬼不觉,易如反掌。所以你和沐橙最好还是留在这里,等我……”

“等你去送死?”

“不。我不是去送死的。赵卓和我没有私人恩怨,况且我混在嘉国军队中,很安全,不会被针对。”

“为何要去?坐等吴雪峰灭了赵卓,岂不更好?”

“吴雪峰不会杀赵卓,只会将他幽禁。如果想要他死,必须我去做。”

“可以你南国宰相之子的身份……”

“换个名字便是。世人也不会费心记住一个小国宰相之子的样貌。”

“看来你是下了决心了。”

叶修点点头。

苏沐秋静静看着叶修。无疑,叶修的办法是最稳妥的,即便是他苏沐秋不顾危险,却也要保护妹妹。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回身子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簪子很好看。”

他闭上眼睛,心中一声叹息。

苏沐秋并未说他是不是同意叶修的决定,叶修也没问。因为苏沐秋和叶修知道,他同意或是不同意,叶修都会去的。

二人执手来到院下,给阿彩喂竹子,在小溪中濯足,沿着红绳一路走向竹林深处,在那片空地中习武。

这都是他们平日里会做的事情。

却邪和千机伞缠斗在一起,难解难分,却丝毫不见戾气。二人双掌相接,又借力荡开去,复又斗在一块。笛声,竹声,风声,武器相交的金属声,融融地汇在一起。

“之秋。”打累了,二人躺在空地上,苏沐秋侧过头来道。

“怎么?”叶修略微有些倦意,半睁着眼睛。

“我给你一个期限。”

“什么期限?”

“一年。限你一年之内,除掉赵卓,然后,回来。”

“一年?太苛刻了吧。”叶修笑道。

“已经是给你宽限了。我原是一天也等不得。”

“啧。”叶修侧过身来,“酸叽叽的。”

“之秋。”

“嗯。”

“谢谢……”苏沐秋道,“这本该是我自己的事。”

“这是咱们的事。我去杀坏蛋,你在家带沐橙,一个主内一个主外。”

“什么鬼话。”苏沐秋被逗笑了,“那我成妻子了?”

“唔……想来,咱们两个里,是你要柔顺些。”

“柔顺个屁!我腰比你的粗。”

“谁说腰了?我是说气质!气质懂不懂?就你那气质,让你做糙汉子你来得了么……”

叶修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发现苏沐秋已经恶狠狠地压在了自己身上,弯下腰来咬住自己耳朵。

“啊……”叶修一个没忍住,叫了出来。他试探地动动腰,向上顶了顶,便感到苏沐秋浑身一颤,一口热气喷在叶修耳边。

“沐秋,你……稍微起来些。”叶修喘着。苏沐秋依言向上抬了抬身子,叶修的手便钻进了他的衣襟,在胸膛上游走。

苏沐秋喘得厉害,叶修也被勾得不行,手下不停地扯送了苏沐秋的衣衫,挣扎着坐起来便低头咬上了他的肩头,舌头打着圈,一路吻到胸口。手也未闲着,轻轻地覆在苏沐秋胯下。

叶修并未经过人事,所幸春宫倒是读过不少,知道怎样能让男人舒服。可一想到要去碰苏沐秋的那里,却还是下不了决心。这么想着,手便停在外面,迟迟没有动作。

苏沐秋却难耐地扭动起来,胯下一挺一挺地,叶修甚至能感觉到布料之下的那东西在紧张地弹动。他不在犹豫,扯开苏沐秋的裤带,将手伸进去,握住了那东西。

苏沐秋轻轻哼了一声,双手死死地抱住叶修,刚束好的发又乱了,几缕头发扎得叶修很是难耐,火蹭蹭地往上涌。他学着叶修的动作,也一把隔着裤子捉住叶修那涨的不行的东西,生疏地撸动起来。

叶修头皮一麻,登时便想泻在苏沐秋手里,忙握住苏沐秋的手腕,“停、停下……”

“怎么?不舒服么?”苏沐秋迷惑道。

叶修觉得自己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双手抓着苏沐秋尚且挂在身上的衣服,向后仰倒。苏沐秋一个不稳,也被带得伏了下来。两个人肉贴着肉,吻做一团,气息乱得不像话。

苏沐秋笨拙地除下叶修衣衫,又去解叶修的裤带,无奈手抖的厉害,竟怎的也解不开,手腕一下下撞着那里。叶修被他压着,动弹不得,只觉得下面被撩动得要炸开一般,偏又悬在边缘,不得解脱,只得无奈地挺动着身子。只是这一乱动,又加大了苏沐秋的难度,急得他手向下压:“之秋,你别动。”

这一压却是像往柴垛中扔了一把火,叶修身子一弹,便射了。

“啊呦!这是!这是……之秋?你这……”苏沐秋只看到叶修裆部迅速地湿了,吓了一跳。

叶修尚还沉浸在余韵中,半天说不出话,缓了一阵,才结结巴巴地说:“你没、没射过么……”

“射什么?箭吗?为什么这时候说这个?之秋你怎么尿了?”

“你他妈才尿了。”叶修破口大骂,“给老子闭嘴。”

说罢便索性自己三下两下拽开了裤子,抬手,勾颈,吻住,一气呵成。

长长一吻。叶修没给苏沐秋说话的机会,握住他的东西,上下套弄起来。方才被吓软的小苏沐秋很快又抬起了头。苏沐秋只觉得自己的骨头一路从后背酥到天灵盖。

“进来……”叶修在他耳边低语。

“怎么……弄……之秋……教我……”苏沐秋蹭着叶修的脖子,伸出舌头舔弄着。

“呵……”叶修一边喘一边笑,手下引导着苏沐秋,“你这木头……也太……嗯啊!!!”

若自己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一个,嘲讽的话还是少说为妙,叶公子。


评论(8)
热度(69)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