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十四回

写肉被嘲笑⋯⋯感觉受到了打击QAQ(蹲地




第十四回


苏沐秋最后射在叶修里面的时候,叶修已经完全讲不出话来了。苏沐秋这家伙,不是个人,是头猛兽,将骨头碾碎,肉揉烂,啃得猎物露出了骨,只剩一口气拉风箱似地喘,口干舌燥地骂:“混蛋……”

“对不住……”苏沐秋语气中满是歉意。他从未尝过这销魂噬骨的滋味,甫一尝到了甜头,便动得急了些,将叶修狠狠钉在地上。

“说对不住有什么用……你倒是出去啊!”叶修只觉得后面涨痛得狠,苏沐秋却还插在里面不出来。

“哦……”苏沐秋听了,这才恋恋不舍地抽了出来。

叶修疼的一哼哼,里面的东西沿着大腿根流出来,骚得他抬手遮住了脸。

“之秋……之秋。”苏沐秋拍拍叶修胳膊。

“刚才这个……嗯……这个运动,叫什么?”

叶修僵了一下,将手放下,看见苏沐秋浑身光溜溜地,一张好奇宝宝的脸凑在自己面前。叶修脸红了红,正遇说这叫云雨,可又觉得如此掉书袋的词实在说不出口,索性咬咬牙:“这叫cao。”

“cao?”

“嗯。cao。”叶修板着一张脸说,“刚才这个运动,叫你cao我。”

“我cao你?”

“嗯。”

苏沐秋了然地点点头:“我喜欢cao。”

叶修心中有十万头阿彩呼啸而过。他试探着坐起来,身下传来一阵剧痛。叶修皱了皱眉,小心地调整着姿势,无奈不论怎样动,都疼得狠。狼狈间,却是苏沐秋的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之秋,我还想cao你。”

叶修只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往外冒。他不好意思说自己那里被撑得裂了开,只得敷衍道:“不行。一天只能cao一次的。”

“为什么?”

“cao多了你会走火入魔。”

“啊呦!竟是这般凶险么!”

叶修无力点头。

“不过没关系!我有上乘的内功护体,不会走火入魔的。”苏沐秋一边真诚地说着,一边撂倒了叶修。

“啊不不不不不——等等等等——”叶修叫,“我说我会走火入魔。”

“真的?”苏沐秋一愣,“那还是算了吧。”说罢,就拉着叶修起来。

叶修龇牙咧嘴地站起来,看着苏沐秋失望地耷拉着脑袋,下面那玩意儿却精神得恨。他心下不忍,只得说:“其实会走火入魔,也和空腹……操……有关系。等用过晚饭再操,就安全了。”

苏沐秋听了,大为高兴,忙招呼着叶修穿衣服,好回家吃饭。

竹林里的风刁钻得很,叶修方才大伤了元气,此时衣服穿到一半,被风一激,连打了几个喷嚏。苏沐秋见状,忙将人搂了过来,嘘寒问暖地捂了好一会儿,直到叶修被揉得烦了,这才松开来,紧握着他的手往家走。

苏沐秋的手暖洋洋的,骨节分明,削瘦有力。叶修的手心起了一层薄汗。他忍着身上的酸痛,跟在苏沐秋旁边,心跳却再也没缓下来。不谙世事的、直白的、坦然的苏沐秋,让他很是心动。

这样想着,他便停下来,拉住苏沐秋,勾着他的脖子深深地吻了上去。

“什么都别说,”过了好一会,二人才气息紊乱地分开来。他擦擦嘴边留下的银丝,“回吧。”

“嗯。”苏沐秋攥着他的手,笑得有如春风拂面。

不知是否是急着办正事,苏沐秋吃饭吃得风卷残云,扔了饭碗在一边打嗝,还催叶修也吃快点。

“哥哥,你急什么?”苏沐橙笑着问。

“急着cao……嗷!”苏沐秋话说到一半,被叶修狠狠地踹了一下。

“急着锄草……锄草……”

“真的吗?太好了!”苏沐橙拍手,“今天哥哥是转了性儿,竟不用我求他帮我锄草了!”

吃过晚饭,苏沐橙哼着歌收拾着碗筷。叶修叼着牙签,悠哉悠哉地靠在树下看苏沐秋锄草。

他微微眯起眼睛。

这样的光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是看不见了。

月亮悄然爬上竹梢。这天是满月,洒落一地光芒。苏沐橙在院中点了盘蚊香,切了半只西瓜,分给叶修和苏沐秋二人。

“但愿人长久……”

“但愿人长久……”

听见苏沐秋和他一起说出了这句话,叶修忍不住低低一笑。

“喝酒吗?”苏沐秋想起上午启出来的酒坛还没开。

“唔……饮酒和那个,只能选一个。”

“嗯?喝了会走火入魔?”

“对。”

“那就不喝了。”苏沐秋放下了已经举起来的酒坛。

叶修“嗤”地笑出来:“我就知道。”

“你们在说什么呀?”苏沐橙好奇。

“哥哥的事,你不懂。丫头快去睡觉去。”苏沐秋笑着催。

“可是我不困。”苏沐橙抗议。

“到时候了。明天不想起早去砍竹笋了?”

“好吧……”苏沐橙跺着脚走了。临走前又道:“哥哥和叶修也早点睡。”

“知道啦。”

苏沐秋哄走了沐橙,这才转过头来,单手撑着额头,看着叶修。

叶修被看得发毛。

“cao吗?”苏沐秋真诚地问。

叶修喷了一口西瓜。

苏沐秋不再等待,站起来一把将叶修凌空抱起。

“诶我西瓜……”叶修只得无奈地扔了西瓜,双手环住苏沐秋脖子,顺便用他的衣领擦了擦手。

lofter不给我发肉。

于是他们达到了人生的大和谐。

夜已深,叶修沉沉地睡了过去。苏沐秋有些手足无措,找了块抹布勉强擦擦干净,想起叶修也许会冷,又找了两条冬天里盖的被子,将他密不透风地裹了个严实。

一切料理妥当之后,他重新穿戴整齐,吹灭了已经燃了大半的蜡烛。

黑暗中,他将千机伞用布仔细包好,打一个节,然后背在身上。

“对不住……看来……我这次是要做那话本里的蠢蛋了。”他轻声说道。

他站在院中,深深看了看那间生活了五年的小屋。

随后,他头也回地步入了竹林。

苏沐秋只觉得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有几次他甚至停了下来,想转头往回走。

身后是他的家,叶修,沐橙,阿彩。

他静静立在林中,许久,才又挪动脚步。

他知道,赵卓必须除掉。不光是为了国仇家恨,更是不愿看到那祸害残害苍生。将叶修留下来照顾沐橙,他很放心。反正这么多年,沐橙早已视叶修为兄长,此番决定,也不过是二人互换了下罢了。

苏沐秋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无声地在竹林中穿行。

突然,他猛地停了下来。

暗器。

夹着劲风破空而来。

苏沐秋本能地伏下身,向一侧翻滚。

更多的暗器接连袭来。

苏沐秋翻身跃起,伏着身子向前疾跑。现在他在暗处,敌人在明处,需得将人引到略微开阔的地方,才好对付。这么盘算着,苏沐秋猛地转了一个弯,向平时他和叶修习武的那片空地奔去。

他能感觉到暗器顺着他身边划过,脸颊陡地一凉,却是皮肤被划开了。苏沐秋不敢回头,只拼命地跑,终于“刷拉”一下,冲出了密集的竹林。

他当下双脚一蹬地面,腾空而起,趁着滞空的时间从身后抽出千机伞。

伞面“蓬”地张开,苏沐秋迅速旋转着千机伞,只听“叮叮”数声,是暗器被弹开的声音。

“是谁?!”他落地,厉声问道。

空地周围的竹林中,渐渐闪现出几道黑影。

苏沐秋警惕地将伞收拢,咔嗒一声变幻为战矛。

黑影依次从林中钻出。一个。两个。三个。很快,十几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将苏沐秋密不透风地包围起来。

“来者何人?”苏沐秋朗生问道。

却没有人回答。

“空——”

三道暗器,从三个方向闪电般袭来。

苏沐秋不假思索,清啸一声,握紧手中战矛,攻了上去。


——————————————————————

蛋叔碎碎念:

关于肉。(放空脸⋯⋯

是的。我。不。会。写。肉。

所以为了弥补这个残酷的现实中间就各种夹带脱线的情节什么的⋯⋯

⋯⋯于是被嘲笑什么的我也就认了(。

叔叔很少写肉,而且有底线,未成年不写,强迫行为不写,雷的不写。

一言以概就是BG文里不被允许的情节,叔也都绝对不会写~甚至像《五十度灰》和《海边的卡夫卡》里面的那些惊悚的戏码也不会涉及。网络上的同人文有很多三观不正,纵容犯罪,每个文手在炖肉时心中时时有底线,也是叔的愿望。

说这么多吧。《千机纪事》出本时也会把相关情节删掉,这样大家可以安心购买。

蟹蟹。


妈蛋叔叔

评论(8)
热度(58)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