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十五回

叶修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在严实的被子里挣扎了半天,才气喘吁吁地坐起来。

他的眯着眼睛看了看窗外,天已是蒙蒙亮。

“嘶……”下身一阵阵的疼,他倒抽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身下,又潮又湿,粘嗒嗒的,汗水已经浸透了床褥。他愣愣地抓着两床厚厚的被,摇头苦笑:这苏沐秋估计是怕他着凉,这才将他裹成了粽子。

苏沐秋此刻并不在房里,不知是不是天亮前就和沐橙出去挖竹笋了。叶修回想起昨夜的事,脸上不禁有些发烫,口干舌燥的。他从地上捡起衣服,借着外面熹微的天光穿戴整齐,这才下床来,想找些水喝。

可堪堪站起来,就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胸中又闷又恶心。叶修摇摇晃晃地勉励向前走了两步,只觉得天地都要倒转过来,只得跌跌撞撞地向前一扑,扶住了桌子。桌上茶盏呯呯地被撞落在地。

他抬手试了试额头,果然是发热了。

叶修苦笑。临别之日要这般病殃殃的向苏沐秋兄妹俩道别,还真是勉强得紧。所幸不是很严重,只是起得猛了些,又加上前日夜里实在精疲力竭,所以才格外难受些。叶修倒回榻上,斜倚在枕头上暗暗调了一会息,这才缓缓将胸口的恶心压了下去。只是走起路来脚步依旧虚浮,却是没有三五日恢复不好的。

叶修一边心不在焉地收拾着行李细软,一边想着不知苏沐秋兄妹何时才能回来。沉思间,恍惚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叶修一惊,问:“是谁?”

“叶修吗?你已经起了?哥哥起了没?要去挖笋了。”门外传来苏沐橙明显没睡醒的声音。叶修心中疑惑,走过去拉开了门,见苏沐橙呵欠连天地揉着眼睛,向屋里面望:“哥哥呢?真对不住,我睡过头啦。”

叶修自听到苏沐橙在门外说话那一刻起,心中就霎时一惊。他原本以为苏沐秋兄妹早已走了,而现下苏沐橙刚刚起来,苏沐秋却不见了踪影,却又是去了哪里?

叶修心中电光火石,忧心间,手紧紧地捏住了门框。

“叶修?哥哥呢?”苏沐橙见叶修久久没有说话,拉了拉他的衣袖。

叶修低头看着苏沐橙,半晌,才柔声对她说:“你哥哥说让你多睡些,自己先去了。沐橙,要是还想睡,就回去睡吧。我马上去帮你哥哥。”

“唔……上次就是你和哥哥去的……这次该轮到我才对。”苏沐橙一边说着,一边又打了个打呵欠。

“呵呵,没事儿,我早都醒啦,没关系的。”叶修伸手揉了揉苏沐橙的脑袋。

“嗯……那好吧……我再去睡一会儿,你们大约什么时候回来?”

“一个时辰后。”

“嗯,到时候我会把早饭做好的。”

“好。”

叶修目送苏沐橙回房,这才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发疯似地冲回了房间。

衣柜里,没有。

壁橱中,没有。

茶几下的暗格,没有。

放药材的小橱,没有。

他迅速且无声地逐个检查房中可以放东西的地方,双手剧烈地发抖。

果然。

苏沐秋的衣物,日常的用具,和千机伞,都不见了。

“浑蛋!”叶修环视着被自己翻得凌乱不堪的房间,狠狠一拳砸在床板上。

他没有再耽搁,直接打开窗户,飞身纵了出去。

雾气还未消散,竹子被剧烈地摇动,露珠扑簌簌地四下飞溅。叶修满脸都是水,却也未及抬手抹一下。密集的竹林暗无天日,他眼见蒙了一层水,早已分不清系着红绳的是哪一根竹子。他挥动手中的短刀,一路砍将过去,竹子成片地倒下去,摧枯拉朽般地激起更多水雾。

哗啦啦,哗啦啦。

叶修不要命一般地向外冲,用短刀砍,用手扒,衣襟早已湿透,头发狼狈地散下,像一头困兽。

最终他冲出了竹阵,脚下一绊,登时向前扑倒。

他伏在地上,脸埋在湿冷的地上,许久,才慢慢爬了起来。

叶修的手上、脸上全是伤。他僵硬地回头,盯着地上那方才绊倒他的东西。

千机伞。

伞骨已尽数折断,伞面也污秽不堪,明显是被人撕碎了,踏进泥里。伞沿处原本致命的刀刃已卷了起来,脱落了大半。

叶修脑中“嗡”地一声,只觉四肢百骸都没了力气。他爬过去,轻手轻脚地将伞拾起,听见零件丁丁当当地散落一地,只剩下伞柄还是完好无损的。叶修心中一沉:平日里苏沐秋珍而重之的千机伞,如今变成这幅模样。苏沐秋怕是凶多吉少。

叶修怀中抱着伞,想要站起来,双脚却怎么都使不上力。眩晕一阵阵袭来,他只觉身上一阵冷一阵热,低低地伏在地上,声音沙哑地唤:“苏沐秋!苏沐秋……你在哪里?”

正彷徨无措间,忽听身后竹林中有响声。

叶修心中一喜,忙直起身子扭头望去,却听见了交谈之声。

这竹林除了他叶修和苏沐秋兄妹,就再无人涉足,此时有陌生人的声音,却是蹊跷得恨。叶修挣扎着站起来,钻入一旁林子,屏住呼吸细听。

只听其中一个人说:“这林子也忒蹊跷,走了半天也走不出。”

另一人道:“操他娘的,绕得天都亮了。”

这人话音刚落,便想起一片响应之声。

叶修心下一惊:听声音,竟是有十多人。

先前那说话的人又道:“怕是有什么阵法在?把那小子弄醒,问他怎么走。”

叶修听到那人说“那小子”,心想估计说的就是苏沐秋了。他将短刀死死攥在手中,眼中怒火喷涌。

不料那人话毕,竟半天没有人答话。过了许久,才有一人战战兢兢地说:“……头儿……这小子,两个时辰前就没气了。”话毕,就听到“扑通”一声,似是什么东西被扔在了地上。

叶修胸中又如被大槌击了一下,身形一个不稳,狠狠跌坐在地上。

对面林中的人却是没听见叶修这边的骚动。只听那个被称作“头儿”的人怒道:“什么?竟死了?说了多少遍,留活口!”

“头儿……这、这真不能怪属下……”那属下声音发颤,“是您让往死里打,逼他说出那小妮子下落的……属下……属下就下了狠手……本来留了口气,没打死的,可是一直在林子里绕,许是五脏俱碎,失了太多血,等属下过后再探鼻息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多时,都僵了……”

“唉……罢了罢了。这小崽子迟早是要死的。算了吧。只是他这一死,这竹阵却是不好破了。”那头儿粗声粗气地说。

“这兔崽子忒狡猾,那古怪武器被咱们打烂,知道必死,就把咱们往林子深处引,是要困死咱们呢。呸。”另一人啐了口唾沫。

“那现在怎么办?”有人问道。

“属下倒是有一计……不知……”换了个颇有些文弱的声音。

“啰里八嗦的做什么,说!”

“这竹阵全靠竹子栽种之法,如果能除去这竹子,阵就自然破了……属下在想,如果将竹林烧光,那么我们不但能脱出竹林,并且若是那小妮子藏在林中某处,也会一并被付之一炬。”

“唔……”那首领沉吟一番,才道:“此法甚好,就按你说的办吧。大家把身上火折火石都拿出来,隔十步散开一人点火。注意在自己身边砍出一道防火带,别烧到自己。”

“是!”众人纷纷相应道。先前那唯唯诺诺的下属又问:“头儿,那这小子……”

“一并烧了吧。死人带着也没用。你只把他头上这簪子拔下来,拿回去复命。”

“是。”

叶修藏在林中,早已肝肠寸断。他的手深深扣进泥土,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的头脑叫嚣着要冲出去和这帮人战到死,可不知为何,耳边只听到苏沐秋的声音一遍遍地说:莫要冲动,保护沐橙。

火很快就燃了起来。

一开始,由于竹子上尚有很多水份,火还只是闷闷地燃烧,空气中传来一阵阵竹香。慢慢地,竹子被烤干,冲天的火焰甚至是一瞬间窜了起来。

满目都是橘黄色的火光,伴着耳边劈劈啪啪竹子开裂的声响。只听那首领喊道:“破阵!跟我来,往这边走!”

脚步声繁杂而起,很快就消失了。

叶修跌跌撞撞地从林中冲出来。对面的竹林中飘起点点火星,随着呛人的黑烟腾腾而起。风是朝向叶修这边的,虽然有练武时平整出的这片空地隔着,火势一时间蔓延不到对面,可也只是时间问题。

叶修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大火中。升腾的热气灼得他睁不开眼睛,黑烟呛得他连连咳嗽。叶修趴在地上,一寸寸地向前挪,终于看见了前方滚滚浓烟中苏沐秋的尸身。

叶修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见已有火苗沿着苏沐秋的衣摆窜了上来,忙用手扑灭。

他使了吃奶的力气,将苏沐秋背起,然后匆匆往外跑。

叶修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力气。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停下,一定要将苏沐秋的尸身带回去。他能感觉到大火一直追在他的身后,只有脚下不停地弯腰捡起千机伞,拼命地向前跑去。竹子爆裂的声音掩盖住了他的哭声。他就这样狼狈地一路连滚带爬,双手被破碎的千机伞割出了深深的口子。

许是老天有眼,等到他跑进院子,火势竟渐渐远了。那大火似乎是转了个方向,朝外围蔓延了开去。

进了院子,叶修再也支撑不住,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苏沐秋的尸身从他身上滚落下来,叶修一惊,不管不顾地回身一扑,赶在尸身落地前将之互在怀中。

小屋的门扉“吱呀”一声打开。

“哥哥叶修,你们回来啦!”苏沐橙喜气洋洋地喊。

叶修披头散发,脸上满是血痕和污秽,眼泪源源不断地往下掉。他背对着苏沐橙,将头埋在早已失去生气的苏沐秋肩头。

“哥哥?!哥哥————!”

苏沐橙凄厉的喊声从背后传来。


----------------


蛋叔的一些话:

各位。

连载《千机纪事》以来,一直不停地收到希望写成he的留言。可能最初的章节下面打出了[逗逼]的tag,可能让大家忽略了跟在[逗逼]后面的那个[be]。

毕竟早已决定好的大纲,是没有办法改动的。he的文我也很爱写,如果大家想看,我会新开一个伞修he,但是很抱歉,《千机纪事》从一开始的构思就是注定的be文。

我觉得be和逗逼是可以兼得的。角色死亡,不代表他不可以拥有一段欢乐的过去。文章的前半段,我是花了心思写了很多欢乐,甚至是脱线的逗逼场景的,为的就是表达这个想法。

只是很可惜,剧情发展到这里开始,就要带有一些沉重的气氛了。让大家难过了,对不起。

《千机纪事》预计写满二十章就会完结,谢谢追文的、催更的、留言的大家。我无以为报,会尽力将这个故事讲完。


谢谢=w=


妈蛋叔叔

评论(12)
热度(54)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