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全职/伞修】Smile like the SUN(章一)

这篇文请允许我强力推荐一下。

Sai_為愛千秋:

先让我打个广告(跪:林方《再回首》文本印调←求戳求印调 全文3w+(全文在LO上有,实本有修改)番外还在写大概1w以内下1k以上(是个肉 

湾家孩子可以点其他的展子这个选项或者备注一下(土下座谢

一个本子7、80P我定价都不到20你可怜一下从写文到封面到排版再到印刷都只有一个人的我嘛

回到正题

这个是《亦悲亦喜》合志里糖本的参文,一直忘了放出来,现在放出来充个数

收录的时候因为大家都懂的理由删了一点,所以现在放出来因为你们也懂的理由2我改成连载了

特工PARO注意,OOC注意

虽然是伞修但这章没有伞哥


>>

【1】

俄罗斯的天空总是灰蓝色,有时候干脆整个就是一片灰,看不见一点蓝色。

或许是因为纬度天气什么的,总让人压抑得很。从再往上一点的地方吹过来的冷冽湿冷的风总是吹不散俄罗斯天空那张阴霾的脸,就像库尔曼斯克常年零下四五十度的气温也阻止不了它的港口被北大西洋常年摸来摸去硬是结不了冰的事实。

每个俄罗斯人总是带着一副和他们这样的天空和空气一样的脸庞,沉稳,冷漠,刀刻一样的线条,不带一点生气,但眼神却是笃定的朝向该向往的地方,唯有那一双眼睛,或灰,或蓝,或金色,才能让人感受到里面还有一点点人味在其中。

 穿梭在现代的俄罗斯里,周遭是钢筋水泥铸造起来的铁笼子一般的冰冷如维科扬斯克的森林,总是覆着一层薄雪或者融水的道路缝合了这个广袤无边的国家的东西南北,穿插进荒无人烟的天然林地或者刻意雕塑的人工钢铁之森,为数不多的地铁蛰伏在这个冰冷僵硬的民族站立的根基之下,像一枚枚隐形的热源炸弹,随时会燃烧在这寒冷的土地上。这一边每一寸土地上似乎都还残留着上个时期苏俄时代的气息,稍微用力一嗅,就有残余的全民革命的社会主义味道偷偷跑进了感知的神经里,嗯,钢铁和稻谷的味道。



叶修一下飞机就被俄罗斯突如其来的冷空气给冻个正着,由停机坪到机场内再走出机场的这段路简直就是地狱天堂的不停转换,他站在机场大门前望着外面漫天飞雪,纠结着这时候跑出去会不会冻死在异国土地上。一根烟抽完后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像黄继光堵枪眼一样壮烈地猛冲向机场大门外停着的车子,开关车门的动作不到一秒。

机场门外是不允许停车的,但是这辆拉风的可敞篷Enzo确实是光明正大地横在了大门前面,嚣张跋扈地看着经过它身边的用着惊诧的眼神看着它的每一个行人,活像了将要成为它暂时的主人的那个人。

车里面没人,钥匙就插在了车内,车座上还能摸到一星点热度,叶修心里暗道还好那家伙的脑子还没有被俄罗斯的空气给冻傻。没有按照他原先应该降落的时间把车子扔在机场外面就走。天知道这一趟飞机为什么会晚点了五个小时,到俄罗斯的时候又正巧的赶上了冷空气。

幸运值简直堪比某人了,叶修窝进驾驶座的时候没忍住心里吐槽了半句。

 

将车子熟练地发动并开出一段路程后,叶修拉下挡光板,对着镜子拨了拨被融雪湿了一脑袋的头发,然后硬生生扯开了包裹在镜子外面的皮革,伸到了挡光板内部,意料之中地摸索到了一张纸片。

纸片上用着不算好看的俄文写着一个陌生的地址。

叶修嘲笑了一句字如主人形之后用力一踩油门,沿着寥寥无人的公路向前飞奔。

 

自埃利佐沃机场驱车以一般速度驱车大约半个小时,叶修停在了市区内的加油站为新车加了点油,顺便用着不怎么正宗但还能听得过去的俄语和一张亚洲面孔向一脸冷然的俄国帅大叔问着路,得到了冰冰冷冷的几个回答。

加了油,也顺道补充好了烟粮,给了帅大叔几个小费后一路朝着一直驾驶的方向继续开去。

Enzo掀起的扬尘后面,加油站的帅大叔看着手中的人民币一脸不可置信。


【2】

车子又行驶了几分钟,不像之前那样直走大道,银灰色的身影以各种犀利的角度飘忽着在各种小巷道中穿梭,然后一个帅气的大摆锤,转进了一个巷子内,缓了缓车速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巷子内停了下来。

熄了火叶修也不急着下车,车外的冷空气让他这个常居祖国南方大好天气下的人实在有点难以忍受,他宁愿在车内通风不好的状况下先来一根烟清醒一下脑子,也不愿意下了车让北纬七八十度的冷风冻坏了脑子。

一根烟抽完,车里的PM2.5已经直逼北上广了,估计如果这时有人从车外经过,看到车内灰白色的一片朦胧烟雾,估计会怀疑是谁被人下了迷烟。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寒风迅猛地卷进了车内,一下子将呛人的烟雾卷走了一半,叶修拉高了大衣的领子,勒紧了脖子上的围巾,才钻出了车厢。

抬头看了眼面前大概三米高的墙体,墙上没有任何辅助爬行的地方,上面还扎着不少碎玻璃渣子,叶修心里估计了下翻墙的难度后低下头嗤笑了一声。

从口袋中摸出瑞士军刀,抬手在头顶上方的墙壁上有序地划开了几道不小的交错的口子,而后将刀刃朝外的叼在口中,抬手扒住最上方的一道裂口,脚踩在最下方的同样方向的裂口,一用力将自己的身体拉上了墙壁的中央,再一次用力之后已经顺利抵达墙头,用一只手抓住玻璃碎片组成的防盗线的空隙,另一只手取下口中的刀子迅速地一挥刀,玻璃尖锐的部分尽数掉落,悄声无息地砸在了墙内厚厚的积雪上。

从墙头落下后叶修也不急着赶往纸片上写的那个具体地点,滴溜溜地沿着眼前这个破旧的院子转了两圈后才在窗户的安全闸旁用刀划出了一个容手通过的洞,轻轻松松拉开了安全闸打开了窗户一跃而进。

室内的空气里除了寒冷的讯息外还飘散着不少的灰尘,让原本想低调行动的叶修愣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叶修警惕地蜷缩在楼梯下里蹲了五分钟确定屋子里没有人后才转身上了二楼。

整层二楼只有一个房间,客厅里的家具已经落满了灰,看起来已经长久时间没有人居住过,叶修对于组织里那些就喜欢用这种破旧不堪一点活人气息都没有的地方来藏匿信息的猥琐家伙表示十分的赞同和欣赏——只要被派去获取信息的不是他自己。

移开笨重的皮质沙发的时候叶修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事先用一只袖子挡住了口鼻,但万万没想到扬起的灰尘还是迷了他的眼睛,在视界好不容易恢复之后,叶修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用一把抛沙瞎了方锐和老魏。

移开沙发后露出了并不怎么结实的木质地板,虽然明显比没有阻挡的地方要干净得多,但有小块地方异常的干净,在叶修眼里看来这明显得就差上面写上【情报在我这】几个字了。

敲开那一小块地板再次不出意外地在下面摸到了另一张纸片,出人意料的是上面没有像往常一样交代了新任务的内容,反而是下一个陌生的地址,字迹依旧很难看。

叶修不自然地挑起左眉,嘟囔了一句就将手中的纸片随手丢进口袋里,将沙发拖回了远处,下楼拆了正门的锁,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出去。

坐回到车中的叶修并不急着发动车子赶往纸片上写的地址,悠闲地抽了一支烟来提神,手指快速地在手机屏幕上触碰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一支烟燃到尽头,手机并没有收到任何回信。

“老魏你这没下限的。”叶修骂了一句,将烟头碾息在Enzo价值上万的副驾驶座上,直到真皮的座椅烫出了一个小洞才收回手,发泄似地猛地一踩油门,手上摸着方向盘使劲一摆,车子一个精彩漂亮的漂移拐出了小巷,呼啸着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奔,动作之迅猛潇洒还“无意”地顶飞了一辆停在路旁的路虎,尽显Enzo赞到极致的时速和抓地效果,充分彰显着极品赛车的家风,和车主人不怎么好的心情。

接下来的情况如叶修猜测的一样,下一个甚至之后的几个取信地点依旧是空无一人的房屋,从破旧的多年荒废的砖头房到设备完好保安系统完备的别墅,叶修这跑来跑去也总算是把俄罗斯各个阶层人民的各式各样的屋子都钻个遍,当每次到达取信地点拿到下一个地方的指示后叶修都觉得那歪歪斜斜的字体在嘲笑地看他。

叶修再一次将手中的纸片揉成一团丢进已经鼓鼓囊囊的口袋,深深吸了一口冷空气,爆着手速按下了一个号码,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立刻吼了过去。

“老魏你特么的还玩这小孩把戏我就把你上次没穿衣服大字型趴床上睡觉的照片给组织所有人的QQ邮箱EMS微信推特微博私信都发一遍!”叶修觉得自己此刻特别像黄少天,想了半秒趁对面的人还没有回答又补了一句。“还是仰躺着的!”

响亮的喷水的声音经由电波传到叶修耳朵里,随之而来的还有顿时间此起彼伏的吵闹声,叶修灵敏的听力立刻分辨出来叫得最大声的那个话痨口中的哭诉。

“……叶修你大爷的算你狠。”不知道过了多久,吵闹声渐渐听不到了,魏琛的声音才带着哭腔爬了上来。

“呵呵。”

魏琛听着这声“呵呵”,脑子里立刻浮现了叶修叼着烟视线往下下巴上扬45度左嘴角上扬的嘲讽脸,翻了个白眼把电话给切断了。

叶修也不恼,掏出烟点着的这么一会功夫电话已经再一次震动,和刚刚找到的纸片上的地址完全不同的地址发了过来,发件人号码隐藏。

叶修看了一眼将地址记住便把短信删去,发动了车子朝着郊外奔去,这次是踩足了油门一路狂奔。



TBC

说到做到说了没伞哥就没伞哥看我连tag都没打

评论(4)
热度(80)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