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全职/伞修】Smile like the SUN(章二)

好文。继续推。

Sai_為愛千秋:

说明一下。

昨晚看得早的那几个姑娘应该知道,我昨晚是有在原文打了【伞修伞】的标题和【伞修】【修伞】的tag,并且注明了是精神上的修伞和身体上的伞修。

这是我自己的一点儿私心和痴人说梦,我承认这样的说法是让一些比较洁癖的姑娘产生了不适,所以我立刻删改了,这只是因为我感觉到了对部分妹子的不合适,并不是我要故意掩饰什么。所以不需要怕我不承认而早早截图把我挂起来,我没有这么不要脸。

至此,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想看到有关于此的公开讨论,私下黑我请随时随地随意。

最后,不要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或者自己理解能力不够的问题,打扰我的朋友,虽然你现在只是些恶言恶语,但好心提醒一句,如果你的言论再激烈点发展成诽谤然后到达一定程度是犯法的。


不好意思说了这些影响大家看文的心情的事,说个好消息,这文是我们《亦悲亦喜》合志的参稿,有整稿,每日抽点时间出来大改小补一下就能日更(……)

嗯我就是写完了但还是强迫症发作了要改了才发

打我呀


—————————————————————————————————————————————————————


【4】

苏沐秋原本慵懒的眼睛一下子睁大,瞳孔里面一道尖锐而杀意的光,前一秒他还被叶修一个手肘压制着,下一秒后背猛地拱起,速度之快和力量之大都超乎了叶修之前观察到的数据,以至于没能及时反应过来,同时耳朵听到了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心里暗暗吃惊。

苏沐秋没有一点被镇静剂控制了的感觉,以比刚才的打斗时更快的速度拉下叶修的外套的上半部分纠缠住他的两手,同时抽走了他腰间的左轮M7抵在了他的后脑勺。

整个过程不过是四五秒的功夫。

到了这一地步,料是叶修也没了动作,认命地耸了耸肩表示放弃抵抗。

苏沐秋一脚用力踹在了叶修的膝盖窝上,使得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然后一声清晰地“咔嚓”之后,叶修的脚腕被以牙还牙的光荣地用手铐扣在了一起。在叶修还没来得及感叹风水轮流转的时候,后背再次被人踩了一脚,上身惯性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就以狗吃屎的状态被苏沐秋居高临下的踩着,被踩的地方还是尾脊骨这样的危险位置。

哦,还有一支枪枪口正对准了他,枪还是他自己的爱枪。

虽然这间屋子里一直都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是不远处燃着的小壁炉,总体来说屋内视线并不算太好,但叶修觉得在昏暗的情况下,这位正以微妙的力道踩在他危险区的特工大大还不至于在这样的距离下有射不中他的脑袋,或者心脏之类的一击毙命的地方这样的可能性。

“形势反转了,不是么?”苏沐秋的声音带着笑意。

“恭喜。”叶修声音比刚刚的苏沐秋还轻松。“继续刚刚的话题,说吧,跟不跟哥走啊?”

苏沐秋不惊讶于叶修的轻松,只是对于他的不要脸和烦人有点头疼。

“给出帮你忙的理由。”

“你需要我,我需要你——这样的理由够吗?”

“中国电视剧看太多了你。”苏沐秋觉得意识上的头疼有点具象化的趋势。

“不完全是,我觉得我是韩剧‘旁听’得太多了。”叶修挪动着脚去蹭了蹭苏沐秋的脚腕。“大家聪明人,我说得这种话表示我还是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的,不然也不会现在来找你。考虑下吧。”

 

叶修不出意料地在昏暗中捕捉到了苏沐秋眯起来的视线。

 

正如叶修所言,苏沐秋很明白现在自己的情况。

如果回溯自己延续至此的生命,记忆里还能想到的那个时间点,大概就是他和妹妹被卖到了俄罗斯的时候——天晓得为什么是这冷得像被诅咒了的鬼地方,这事跟天晓得为什么他们出生就没爸妈一样毫无可揪之处。从自己有认知开始,他和妹妹就在孤儿院里了——名义上是孤儿院,但私底下,却是SVR的训练基地。天生拥有优秀资质的小孩被挑选出来,在普通小孩都还只会抓着蜡笔在墙上地上乱画的年纪,他们这些“被冬将军眷顾的幸运的孩子”已经开始学着如何去拆组枪支和扣动扳机。普通小孩收到的圣诞礼物是玩具飞机汽车冲锋枪,而他苏沐秋,却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收到了属于他的那一把Revolver。

五年前做了长久准备的他带着妹妹从孤儿院逃离,深知自己的能力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俄罗斯存在太大的风险,他从来不怕危险,害怕恐惧这种东西从一出生就没有跟着他,但是他不能让妹妹受到一点的伤害,一点都不行。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明明能有一个更好的生活,却还是选择了在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这样的脏乱不堪的鬼地方生活的原因。

可苏沐秋知道这样下去不行,绝对不行。

 

 

“哎。”

叶修打断了苏沐秋的思考,头努力地向后仰着,昏暗中他看到苏沐秋紧皱的眉头,甚至还出了点汗?

“干嘛?”苏沐秋脱口而出的话夹杂着自己没想到的不耐烦。

“呃……能抽烟吗?帮帮忙,把你刚才捆我手的我的衣服和你偷偷藏进来的麻绳给解开一下,嘴巴有点……寂寞啊。”

“要塞块抹布进去吗?”

“苏沐秋你就这样对待老乡?你身体里流的是炎黄子孙的血脉,你血管里淌着的是华夏民族的血液!就连你传播后代生出来的也都只能是中国人!不要忘了老祖宗的教导要相亲相爱一家人啊!”

叶修堆了满嘴的胡言乱语,也不管哪里有什么不对,一口嘲讽腔硬装出来忧国忧民的悲愤,荤话说得理直气壮让人感觉哪里不对又找不出挑剔的地方。

苏沐秋听着叶修的声音觉着有些怪,那嘲讽的声音飘进耳朵里带着不知名的催眠的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正一点点侵入,眼前的事物不受控制地打着转,擎着枪的手努力着才没有偏离叶修的脑袋。

空气里原本合适的温度仿佛沸腾了起来,苏沐秋感觉身体的温度也跟着燃烧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和长着一张不讨喜的嘲讽脸的人说了太多话,喉咙里烧得难受。

灵敏地感觉到踩着自己的脚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叶修问:“怎么了?”

苏沐秋虽然感觉到了不适,但分析力还是能正常的运行,思索再三大概也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怒火也跟着上来,拉着叶修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抵到桌边,身体压住他,用空闲的一只手从前面掐住了叶修的脖子。

苏沐秋一边掐着叶修的脖子,一边强装出一副恶狠狠的口气问:“你的那管东西除了镇静剂还加了什么!?”

 

【5】

感觉到身后抵着自己的硬物叶修也悄悄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出门前老魏意味深长的笑容在这种时候浮在了眼前。

叶修觉得自己还是高估了魏琛的下限,同时也明白了那句“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将这个人带回来”的真正含义。

思想百转千回,愣是再厚脸皮这真相也太不忍直视。

“……可能……还有一点催情的……”叶修这时候才有了一点点被别人压制住的无奈语气,但他自己和苏沐秋都知道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苏沐秋真想就这样掐死叶修。他一直有服用特殊的对抗药物的习惯,反镇静剂的药就是其中一种,但由于药吃多了也会产生不良反应,他的身体毕竟不是铁打的。对于现在已经脱离了SVR的情况他已经不是什么对抗药物都吃了,对于没有用的对抗药物停用了很久,反催情剂就是其中一种。

但没想到今天就好死不死地碰上了。

“哥难得好心的提醒你一下,这种奇奇怪怪的药我自己都不知道成分,听说挺猛的,赶紧找个地方铐住我,欢迎解决了再来找我谈人生。”

明明现在正在被压制着,却还是带着一副胜利者的笑容并且“好心提醒”着别人的叶修怎么看都有点让人想一把掐死他,但是苏沐秋并没有这样做,更不可能真的照叶修的话去做,他逼近了身体,手上没有松开劲力,脸凑近了叶修的脸。

“这有现成的解决办法,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叶修看着苏沐秋不寒而栗的笑容,在虽然燃着炉子而温度偏高的房子里没忍住抖了一下,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任君喜欢。”

 “呵,又在想什么诡计?”

“哎哎哎,你到底清不清楚我是来干嘛的?”叶修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我是来带你回去的,又不是要杀你,我不逃也不反抗,躺平任上还不成?”

苏沐秋不喜欢这样的叶修,进一步说,是不喜欢用着这样随意的口吻说着这种并不好笑的话的叶修。

但是苏沐秋他自己也不知道心底那股不满的情绪叫“不喜欢”,一心只以为那不过是药物促生的烦躁情绪。

“还挺身经百战的样子啊……”

“呵呵。”叶修没有回应苏沐秋略僵硬的赞赏。

空气再一次静默下来,这一次的静默让两个人都有点难耐,叶修的不舒服更多是来自于身后越来越硌人的硬物,而苏沐秋,或许是身体上和心理上的不舒服。

打破这一令人叹气的静默的是叶修的一声低沉的叫喊,原因是因为苏沐秋狠狠地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带着两分难受七分泄愤,还有一分是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直觉告诉叶修,肩膀出血了。

苏沐秋,属狼,或者狗,或者狼狗,信息确认。

叶修觉得这一生对于自己来说苦手的事情一个手掌数得过来,现在又加上了一样,就是和苏沐秋做爱,准确点说,是和被下药的发情的而且貌似还是第一次的苏沐秋做爱。

没有经验不懂风情而且还被药物冲昏了脑子,明显之前没有过被催情药搞到这种地步的经验,所以还带着一点点愤怒,连前戏都没有做,更别提接吻了,真的是脱了裤子就上的情节。

叶修在听组织里的其他老伙计讲这种发生在某些国家组织行动过程中见不得人的事情的时候,还一度觉得他们夸张了事实,只当他们是在编故事吓唬人,现在自己亲身经历着,倒觉得可笑到不行,虽然这种蔓延了全身每一根神经的痛感一点也让人笑不出来。

“哎……苏沐秋……”

叶修使了点力推了推压在他身上的一言不发的苏沐秋,前所未有的陌生的痛感让他连话都说不好,才刚喊了苏沐秋的名字就被身下的疼痛占据了意识,仿佛连喉咙都被扯着,口中弥漫着似有若无的血味,每一个字说出口都带着撕裂的疼痛。

苏沐秋其实也不好受,他第一次做这种事,凭的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脑子里都是被药物搅和来的情欲和不知来自哪里的愤怒,还有些他根本没有见过也不知道的感情,一起冲上了大脑,嚎叫着控制着他的身体他的行动,等到他找回自己的意识,已经是听到叶修的忍痛的声音的时候了。

听到叶修的话,苏沐秋就愣住了,但同样的,为什么愣在那里,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觉得那股不知名的情感悄然离去,脑子里的冲动卸了半分,原本模糊不清的视界终于能看清,而那张第一时间映入眼里的眉头皱得老高冷汗直冒的脸让他觉得……心疼。

苏沐秋立刻就否认了这种愚蠢且不现实的想法,心疼自己的敌人?这是不要命了吗?

“喂……想什么呢……这个时候还不认真?”苏沐秋停下硬来的动作,叶修也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痛感没有消除,苏沐秋身上的药力也还没消退,他倒宁愿速战速决也不要看着苏沐秋用分神的方法将他长久地折磨。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逆着光的叶修隐去了大部分的表情,唯有那个努力挤出来的笑容仍然清晰可见,还不是虚假的,这时候还要装出一副虚假的笑容,那才真是演技了得。

下一秒,苏沐秋将叶修整个人抱起,就着下体相连的姿势将他抱到床上,三下五除二的把叶修的裤子和脚上的手铐取了下来,顺便扒了他身上厚重的衣服。下一个动作,苏沐秋吻在了叶修的锁骨。

这个动作带着二分暧昧五分情欲,剩下三分同样只有天知道。

总之叶修是被吓了一跳。——刚刚还被情欲冲昏了脑子的苏沐秋现在在药力发挥最大的时候反而开始了前戏?这是在逗他吗?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正如叶修所想药物已经开始产生最大效应,身体温度高得令自己难受,冲动驱使下他想不顾一切地占有身下的人,但此刻他就是愿意一点一点的,慢悠悠的,攻陷叶修,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理智上。

叶修慢慢地放松了原本紧绷的身体,勉强回应着苏沐秋的动作,之前被强硬的动作弄出来的血液减缓了生涩陌生的疼痛,压着自己的那个身体有着非一般的热度,撩拨着自己,将这股炙热灼烫着自己,叶修被半邀请半强迫着进入了未知的世界,失去了日常应有的思考力和判断力,只能是任由思想飘忽,身体被别人控制着,到达那个从未到达的高峰。

在最后眼睛发白视界不清,意识都搅和成一团浆糊的那一刻,叶修却有奇怪的感知——他觉得苏沐秋吻了他。

但或许,只是个可笑的错觉罢了。



TBC

看在我把被和谐掉的放出来还是别打我了吧


评论
热度(57)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