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千机纪事 第十七回

*陶老板上线。而且是个傲娇来的【。



陶轩坐在鎏金的宝座之上,皱着眉头看着跪在殿下的两人。
其中的一人,他是熟悉的,那是他的镇南将军。
说实话,陶轩对此人是颇有忌惮的。吴雪峰与他是同年,欢亲王之子,自幼与他在一处习武读书。然而当弱冠之龄的陶轩还被关在书房里日复一日地背诵着百家之言时,吴雪峰已然开始追随先王征战四方、战功赫赫了。吴雪峰被封为镇南将军的那一年,他陶轩,还不是太子。 虽然自登基以来,吴雪峰对自己的态度一向毕恭毕敬,可陶轩心中还是对他存着三分忌惮。昔日无数次站在城门楼上,看他与父王穿着铠甲率兵班师回朝,街路两边的百姓夹道欢迎。陶轩只是这一切荣耀的旁观者,他也曾想过披挂上阵,可无奈始终都只会握笔,而不会握枪。
一言以概,先王对吴雪峰有知遇之恩,而吴雪峰如今会效忠他陶轩,也只不过是为了报答尚未偿尽的恩情。这江山,是吴雪峰和先王打下的江山,而他陶轩,只不过是个后来者罢了。
看着吴雪峰恭顺地跪在地上的样子,陶轩心中只觉烦躁。他索性不再去看他,而是将目光转向跪在他身边的那位少年。
“你——”陶轩略略抬起手,虚虚指了指那少年,“抬起头来。”
殿下那少年依言抬头,目光炯炯地直视陶轩。但只一瞬,视线便重新垂下,双手一拱,朗声道:“草民叶秋,参见大王。大王千岁。”
“唔……”陶轩沉吟道,“吴雪峰。”
“臣在。”
“人既是你引荐的,本王便相信你的眼力。不过行军打仗不是儿戏,空有一身骁勇,若无智谋,亦难成大业。”
“大王放心,”吴雪峰语气和缓,“臣与叶秋小友相处多日,他身手了得,谈吐不凡,于排兵布阵亦有诸多新奇想法,若收入大王麾下,定能为平定外乱出一份力。”
一段话说下来,陶轩心中更是不悦。任命军中要员,本应是由他这个王来定夺,然而吴雪峰一席话,便是明摆着告诉他,若不任用此人,便是糊涂了。
“如此甚好。”他面上不动声色,“既然镇南将军力荐,你便到他帐下做参军去罢。”
“参军?”叶修一愣,不解地抬头看着陶轩。参军这个名号,看似响亮,可实际上的职务只是文书及各类档案的管理,即便得以在幄幕中参与军机讨论,但战场,是万万上不得的。
叶修这边正在疑惑,吴雪峰却突地朗声道:“谢大王恩典,臣与叶秋,定不辱使命。”
叶修见吴雪峰已伏下身,也依样叩拜。
“嗯,知道谢恩便好。”陶轩声音里透着讥讽,“本王拨给你一万精兵,吴雪峰,你三日之后便出发罢。”
“大王……”吴雪峰面露难色,“西南地处险恶,赵卓又坐拥十万强兵,这……”
“哼,”陶轩冷笑,“赵卓那一群乌合之众,本王便不信我嘉国将领,竟不能以一敌十?”
“如此……”吴雪峰见已没有回转余地,只好道,“谢大王。臣一定尽力而为。”
陶轩目送二人离开的背影,皱着眉侧了侧头。
“大王。”大殿阴影处转出一人,身着黑衣,肃穆抱拳。
“去查一查这个叶秋,到底是什么来历。”
“诺。”
二人从皇宫出来,回到吴雪峰的府中。苏沐橙早已等得望眼欲穿,看见来人,急匆匆地跑出来迎接。
“如何?”苏沐橙抓着叶修的衣摆问。
“成了。三日之后便出发。”叶修眨眨眼睛,“虽然只给了参军的职位,但大王也算是许了我跟随你吴大哥了。”
“大王没有盘问你的身份?”
“没有。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只要是人才,君上都会不吝收入自己军中的。”吴雪峰道。三人携手进了将军府,阿彩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它对新环境适应得很好。
苏沐橙有些怏怏的,不声不响走过去蹲下,戳着阿彩的肚子,半晌,才到:“沐橙可以和你们同去吗?”
叶修一愣,道:“沐橙……战场凶险……”
“我知道了。”苏沐橙抹了一把泪,抬脸笑道:“我就在吴大哥这里乖乖等着,你们也要快点回来才好。”
“嗯。”叶修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下不忍,也蹲下身来,摸了摸苏沐橙的头。
那日,是吴雪峰将他们二人带离竹林的。
晌午时分,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来,竹林的火彻底熄了,曾经郁郁葱葱十里林海,连同叶修过去四年里的种种时光,也都消失殆尽,化为一片焦土。
叶修在梅花树下撅了个坟,将苏沐秋葬了,一掊一掊地洒上泥土,直到堆起小丘,那张脸永远被掩进黄土。他拉着苏沐橙向那座新坟磕了一个又一个头,到最后连直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将支离破碎的千机伞锁进箱子,放进苏沐秋房中,又将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
一切都妥当之后,他牵起苏沐橙,拿起立在廊下的却邪,沉默着向等在那里逗着阿彩的吴雪峰点点头。
“走罢。”叶修的嗓子早已沙哑,声音粗哑得惨不忍闻。
“叶修哥哥,我们还会回来吗?”苏沐橙脚步放得很慢很慢,她不想走,阿彩也一样,倔强地坐在地上,任吴雪峰苦笑着拉扯牵绳。
“我不知道。”叶修将蓑衣套在苏沐橙身上,又为她戴上斗笠,“沐橙你记住,到了外面之后,不要叫我叶修,要叫我叶秋。”
“好。”苏沐橙乖巧地点头,小手紧紧抓着斗笠的外沿,压得极低。可叶修还是能看见她脸上滑下来的泪。
只盼着时间能治愈这一切了。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兄及弟妹,式相好矣,无相犹矣。
 筑室一堵,西南其户。
 爰居爰处,爰笑爰语。
 风雨攸除,鸟鼠攸去,君子攸芋。”
苏沐橙和叶修都知道,这便是他们最后一次唱这支歌了。
三日之期很快便过去,转眼便到了分别的日子。
换上战甲的吴雪峰意气风发,坐在马上,和往日里清俊儒雅的样子大有不同。他侧头看向骑马伴在自己身侧的叶修,身着玄色长袍,战矛斜背在背后,头发干净地束起,英气勃勃,正向自己看来。
“之秋,从今日起,你我兄弟二人便是同甘共苦,同进同退。”
“定当不辱云水兄厚望。”叶修抱拳。
“吴大哥!”苏沐橙站在夹道送将军出征的人群里喊道,“我将叶秋交给了你!你要护他周全。”
“一定。”吴雪峰微微一笑。他回头望了望站在高台之上的君上,面目隐在过盛的阳光下。
陶轩看见吴雪峰遥遥地向自己抱了抱拳。他负手而立,站了许久,才抬起手向吴雪峰略略挥了挥。吴雪峰这才放下了手,转身坐正,一夹马肚,威严地喊道:“出师!”
城门应声而开,吴雪峰和叶修率先驾马冲了出去。任凭苏沐橙踮起了脚,也很快就看不到他二人的踪迹了。
“苏小姐,我们回吧。”家奴躬身道。
“嗯。”
四下散开的人群中,苏沐橙默默地上了将军府的马车。短短几天内,她的生活已然发生了巨变。先是永远失去了哥哥,然后叶修又出征去了。
“古来征战几人回……?”苏沐橙默默地念着,又猛然停下了话头,狠狠拧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说什么……丧气话!叶修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评论(6)
热度(56)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