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爷们儿

【九】

深夜的医院走廊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透着股不详的阴冷气息。
韩文清端正地坐在长椅上,后背尽可能地向后靠在墙壁上。
空无一人的走廊安静得很,如果竖起耳朵仔细去听的话,可以听到手术室里传来的“哐啷哐啷”的声音。韩文清细细分辨着这些细小的声音,试图用耳朵窥探里面的情形。
几分钟前他趴在手术室门缝努力偷看的时候,被出来取药品的护士撞了个正着。那之后他就改为端正地坐下,靠耳朵偷窥了。他已经九岁了,有了羞耻心,并不喜欢自己在做蠢事的时候被人看见。
走廊尽头的那盏吊灯一直在闪,明明暗暗的让人心里烦躁。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了那盏灯好一会,心里在认真地思考搬长凳过去把灯泡拧下来的想法。然而过长的走廊最终打消了他的念头。他在长椅上蜷起腿,一会看看灯,一会看看紧闭的手术室大门。
门突然开了。
韩文清猛地跳起来,汗湿的后背离开墙壁的一瞬间,冷空气激得他打了个寒颤。
然而出来的人是早些时候的那个护士。
“小弟弟,走廊里太冷了,姐姐领你去值班室等吧。”
“不去。”韩文清摇摇头,目光顺着虚掩的门缝向里飘,“我妈妈怎么样了?”
护士蹲了下来,语气温柔:“你妈妈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只是手术还要进行一段时间,你看……”
“我就在这里等。”韩文清不用分说地重新坐回长椅,端正笔直。
“那……联系到你爸爸了吗?还不接电话?”护士见他执拗,也不再劝。
韩文清摇摇头。
“那我先回去了。你在这里乖乖等哦。”
这个小孩,大概是自己见过与年龄最不符的孩子了。从之前跟着救护车一路送自己妈妈来医院,到冷静地向医生解释爸爸加班联系不到,再到果断要求给妈妈做手术,期间丝毫看不出慌乱和害怕的样子,真是……一个蛮了不起的孩子。
护士一边想着,一边钻回了手术室。
韩文清一直等到手术室的门重新关严,才长舒一口气,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他不知道自己刚才表现得够不够威严。他爸爸总是说,自己不在的时候他就要保护妈妈,要让人不敢欺负她。韩文清直觉中觉得保护一个人就要让自己显得严肃可怕一点,他不确定自己做得够不够好。
手机只剩下一格电了。他拨通了爸爸的手机号,在听到提示对方无法接通的瞬间挂断了电话。
韩文清又打了个冷战。走廊尽头的灯彻底灭了。他看着那团黑漆漆的地方,心跳突然“咚咚咚”地加快。韩文清想起了那些自己深夜惊醒时在头脑里不停蹦跳的妖怪,抖得更厉害。
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猛地跳下椅子,像兔子一样迅速地沿着走廊跑了起来,脚步在引起了很大的回声。韩文清一股劲地往前跑,在厕所前猛地停住,故意大声地踩着地面走了进去,踮起脚按下墙上的开关。
他小声地哼起了歌。人生中第一次,小解也变得这么惊心动魄。
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韩文清毫无防备,被吓得马上大叫了起来。任电话响了好几声之后,他才掏出手机,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定了定神,接了电话。
“我刚下班,你们娘俩跑哪去了?”听筒里传来男人焦急的声音。
“妈妈阑尾炎,我们现在在市医院……”
“什么?!等着老爸啊,我马上……”还没等话说完,通话就断了。
韩文清低头看了看彻底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又看了看拉到一半的裤子,突然间觉得心里一阵轻松。空无一人的厕所也不那么可怕了。

男人像一头野牛一样冲进了医院,距离老远就能听见他重重的脚步声,从声音似乎都能听出他的冒失和风风火火,空荡荡的走廊似乎在一瞬间就被这个闯入的男人填满了。他的领带歪到一边,西装外套抓在手上,一路狂奔,在儿子面前打着滑停了下来。
“你妈呢?”男人劈头盖脸地问道。
“在里面。”韩文清指了指手术室的大门,忽然觉得自己有义务让老爸安心,“他们说妈妈已经没事了。”
可男人却没心思听了。他放开儿子,跑到手术室门口,焦急地扒着门缝朝里面看。
韩文清看着老爸的背影,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最后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指责:“打你手机一直打不通!我自己叫的120!然后一个人等在外面的!刚在我去上厕所,你打电话还吓到我了……”
“憋回去!”男人回头看了委委屈屈的儿子一眼,严厉道,“这种时候是我们害怕的时候吗!给我有点爷们样子!”
韩文清被吼得浑身一震,已经渗出眼角的眼泪愣是没流下来。还没等反应过来,却已经被老爸拽了过去,爷俩一起扒在了门缝上。
“你看到什么没有啊?”男人问儿子。
“爸,我都看半天了,啥都看不到……”韩文清偷偷擤了把鼻涕,涂在了老爸的领带上。

【十六】
“臭小子,给我到书房里去!”一进家门,韩爸爸就松开了扯住儿子上衣领子的手,猛地向前一甩,将人整个推进屋。
韩文清被推得一个趔趄,直冲进客厅,把住了鞋柜在站住。他回头看了还阴着脸站在门外的老爸一眼,很难说这爷俩现在谁更生气。
“怎么了这是?”厨房里传来女人的声音,不一会儿,一个苗条妇人出现在门口,系着围裙,双手沾满面粉。
“妈。”
“老婆。”
两人几乎同时说道。
“少在这跟你妈讨好,给我进书房站着去!”韩爸爸冲儿子吼了一声。
韩文清不做声。他好整以暇地整了整被扯歪的上衣,扭了扭脖子,这才踱着方步往书房走,步调慢得好像要故意激怒老爸一样。
“怎么啦?”韩妈妈悄声问道。
“哼!”韩爸爸跺着脚进了屋,“下午我正开会,突然接到他班主任电话,说他下午请病假回家了。我一听就知道这臭小子肯定是逃学去网吧玩电脑了,结果去小区外边那条街一找,还真是!”
“啊……这样啊……”韩妈妈叹了一声,又叫住儿子,“你爸说的是真的吗?”
韩文清转过身来,咬了半天牙,才开口说话:“他拔我账号卡!”
“啊……怎么能这样呢……”韩妈妈又叹了一声,接着问,“可是你是怎么进的网吧的呢?”
“咳……”韩爸爸咳了一声。
韩文清嘴角抽了抽。他没想到自己老妈会问这种无关紧要又无厘头的问题。托老爸的福,自己那张脸比同龄人显得成熟了那么一些,碰上不那么负责的网管,说句身份证忘了带,就混进去了。
“……进书房说。”被妻子这么一搅合,韩爸爸进门时那怒发冲冠的气势已经弱了一半,只得拎了儿子,砰地关上书房的门。
“半个小时以后开饭!”门外依稀传来喊声。
“解释。”门里的气氛就不那么轻松愉悦了。
“有什么可解释的。”韩文清打定了主意惹老爸生气,何况自己也在气头上。刚才正好是团战的关键时期,居然被拔了账号卡,这场比赛他们是注定要溃不成军了。韩文清更气的是明天上线要怎么跟队友解释。因为被家长Gank而输掉比赛,怎么想都会成为被嘲笑的理由。
韩爸爸很生气。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就不爱户外活动,整天窝在家里玩游戏。韩爸爸担心儿子玩物丧志,而事实也证明,儿子自从上了高中,学习成绩就掉得厉害。上个月他终于忍无可忍,搬走了家里的电脑,可儿子居然开始泡网吧。韩爸爸自认是个开明的家长,可对于网游这种从来都是负面评价多于正面评价的事物来说,还是保持着警惕。
“今天是线下赛的半决赛,赢了的话就能入围。”韩文清最终让步,试图向老爸解释今天这场比赛的重要性。
“入围有什么用?”
“入围就有机会打决赛。”
“决赛赢了有什么用?”
“赢了有奖金,5千块。”
“你打比赛就为了5千块奖金?”
韩文清愣住了。换做平时,韩爸爸基本都是直接把他晾在书房反省,没想到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刨根问底起来。
“……不是。”韩文清老实回答。
“那你打比赛玩网游是为了什么?嗯?什么理由比不上学,不好好学习重要?”
韩文清不做声了。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给我在这里想。想想你玩游戏是为了什么,最好给我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不想明白的话就别出来了。”
“二十五分钟之后吃饭!”门外传来叫声。
“……不到吃饭时间就别出来了。”韩爸爸改口,走到门边又加了一句,“还有记得明天给你班主任道歉,我气的不是你去网吧,而是你冲老师撒谎。知道吗?爷们儿从来都不应该撒谎。”

【十九】
站在家门口,韩文清踌躇了。犹豫了一会儿,他悄悄放下背包,凑近防盗门的猫眼。
门猛地开了。
“臭小子,家门口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呢,赶紧进来!”
韩文清脸上一红,但那也是一瞬间的事儿。他拿起背包,进了屋。
饭桌上的酒菜已经摆了满桌,妈妈依旧系着围裙,迎上来抱了抱他。
一顿晚饭,韩文清吃得有些沉默。韩爸、韩妈也没有特意去搞活气氛。一家三口断断续续地聊着家常,一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饭后,韩文清打开了电视机。8台正在直播荣耀的决赛,解说员正聒噪地赞叹那对最有望获得最佳搭档的选手的配合。
“哪个队是嘉世?”韩爸爸端着两听啤酒,挨着韩文清在沙发上坐下来。
“名字标成红色的那几个。绿色的是皇风。”
“哪个是他们说的那个叶秋啊?”
“用长矛的那个。”韩文清指了指电视屏幕,又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老爸,“谁们说的?”
“嘿嘿,我也是上网的。叶秋总被他们写。是你们这拨里最厉害的吧?”
韩文清没搭腔。自己冲冠的路就是被这家伙生生阻断的,要对自己老爸夸他,实在是有点做不到。
“呵,漂亮!”那边,韩爸爸已经沉浸在比赛里了。
“你能看懂?”韩文清挑了挑眉毛。
“什么话。当然能看懂。你老爹我还是能赶上潮流的。”韩爸爸把一听酒塞进韩文清手里,“之前你们霸图的比赛,只要有转播,我场场不落。”
“哦。”韩文清心里有些发酸,忙喝了口酒。
父子俩就这么一边喝酒一边看完了比赛。这是韩文清第一次以观众,而不是一个选手的角度看比赛。以往,他看比赛时总是开着手提电脑,一边看一边手里不停地写战术分析。他是队长,方方面面要照顾的很多。联赛刚刚起步,霸图上下有能力做全面的战术分析的人只有他韩文清一个。而今天,韩文清手中只有酒。渐渐地,他也不自觉地被坐在身边不时一惊一乍的老爸感染,沉浸在了比赛中。
可以看出来,老爸口中说的“能看懂”和自己理解的还差了好远。与其说能看懂,倒不如说是听了解说员胡说八道之后跟着瞎起哄。韩文清感觉有些好笑,遥远的记忆中,小时候被老爸领去看篮球比赛,那时的自己好像也是乱哄哄地瞎喊一气。
最终的结果是嘉世获得冠军。
“领奖台上哪个是叶秋?”韩爸爸扭头问儿子。
“哪个都不是。他不在公众场合露面的。”
“这是什么毛病?”韩爸爸瞪眼,“地下党啊?”
韩文清乐了,“可能吧,我不知道。”
“真不够爷们儿。”韩爸爸气呼呼地评价了一句,“以后你领奖的时候可别来这出。
“……以后?”韩文清愣住了。
高考复读一年,韩文清拿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对老爸说,自己还是想去打联赛。那是父子俩第一次那么长时间不说话。长久以来,韩文清的学业和游戏总是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底线是不挂科,允诺是不为游戏放弃学业。韩爸爸以为自己的儿子终究会拾起那个他认为更加重要的东西,而他却没想到,儿子心目中更为重要的东西是一款叫做“荣耀”的游戏。
最后是韩爸爸做出了妥协。他放儿子走,条件是“今年给你老爹拿个冠军回来”。
战队止步四强的时候,韩文清本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到此为止了。
“对啊。明年记得给你老爹拿个冠军回来。”韩爸爸伸手揉了揉儿子的刺头,“这发型,挺适合你。”
“谢谢老爸。”韩文清的喉咙有点梗,他清了清嗓子,低着头玩弄手里的空易拉罐。
自己虽然在战队里是绝对的领导者,平日里无论哪个队员做错了,都是劈头盖脸一通臭骂。可到了家人身边,他和十年前医院手术室外那个敏感又倔强的孩子没什么分别。
韩爸爸笑眯眯地,“我现在越来越明白你为什么喜欢玩游戏了。你那个大漠孤烟啊,和别人打架的时候,还真挺刺激的。”看儿子尴尬,简直是他的人生乐事,“以后别老躲在宿舍,离家这么近,有空就回来。把你那些队友也带回来,你妈给你做好吃的。”




【三十】

“荣耀!终于迎来了这一刻!经过了七年的等待,我们又见证了王者归来!第十一赛季荣耀联赛季后赛的总冠军是——由韩文清带领的霸图!”
韩文清坐在比赛间里,整个人呈现一种放松的状态。他随意地向后靠在椅背上,十指交叉,活动一下僵硬的指关节。
“激动”已经不足以形容场内的欢呼声了。整齐的“霸图”的呼声像海浪一样袭来,带着一种炽热的温度。韩文清闭上眼睛,缓缓地做了几个深呼吸。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太久了,久到此时此刻,竟有一种失真的感觉。
不知何时,“霸图”两个字被一个名字取代了。
“韩文清!”
“韩文清!”
“韩文清!”
呼喊整齐而响亮,狂热而又欢喜。
韩文清意识到,自己在比赛间逗留了过长的时间。他猛地站起身来,拉开隔间门,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还是这个熟悉的霸图主场,满场欢呼,满天彩屑。台上,霸图的队员已经一字排开,整齐地转过头,向他们的队长鼓掌。
第十一赛季中唯一一个三十岁的选手。
荣耀圈中在队时间最长的队长。
时隔七年,顶着状态下滑、体能下降等各种压力,率领战队重登顶点的队长。
即便是这样的场合,韩文清的发言冷静克制。年过三十,他身上的棱角锋芒收敛的许多,圈内盛传的火爆脾气也压下了不少,新来的队员已经很少能见到传说中的韩队喷人的盛况了。
有人说他的转变和不停努力却拿不到冠军有关。胜负心再强的人,追赶了那么久也终究会是强弩之末。这是一座爆发了十年的火山,已经到了平静下来的时候了。
而今晚,韩文清却让所有从赛季之初便不看好霸图的人都闭上了嘴。

韩文清有些意外地在选手通道看见了老爸。
“叔叔好!”
“叔叔好——!”
经过的小辈们纷纷打着招呼。几乎所有人都认识韩爸爸,他经常带着韩妈妈烧的好菜去款待大家。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妈呢?”韩文清迎了上去。
“我高兴嘛,来祝贺你。好小子!”韩爸爸大声道,眼角的皱纹都堆了起来,“你妈在厕所偷偷哭呢,给她高兴的呀……”
落在后头偷听的小辈们纷纷笑了开来。韩文清回头瞪了他们一眼,“都堵在这干嘛呢,去准备发布会!”
韩文清的眼眶有点湿,刚才在台上努力克制住的情绪,现下开始一阵阵地向外翻涌。
“我得去开发布会了,爸。”他有些慌乱地说。
“好,去吧去吧。完事你们是不是要有庆功宴啊?那我和你妈先回家了。”
“没安排。”韩文清迅速地撒了个谎,“你俩在停车场等我吧,发布会开完我就过去找你们。”
“好啊,”韩爸爸笑得很高兴,“你妈妈包了饺子。”

韩文清在长桌中央坐下,闪光灯顿时亮成一片。
他看着下面满怀期待的记者们,又看了看两旁注视着自己的队友。
“我十六岁的时候,有一次我父亲生了我的气,把我关在书房里,让我想明白自己为什么玩游戏。那时,我给父亲的答案是,为了赢。今年我三十岁,我想修改我的答案。”
韩文清顿了顿,才继续说了下去。
“因为喜欢。所以要继续玩下去。就这么简单。”

韩文清独自一人走进停车场,便看到停在角落的那辆车亮起了灯,还“滴滴”响了两声喇叭。他笑了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韩爸爸正摇下车窗,兴高采烈地向他招手,“好小子!我和你妈在广播里都听到了!不退役,目标是三冠!有志气!”

“够爷们儿吗?”韩文清俯身拉开车门,矮身坐了进去,“好了,回家吧。”


评论(9)
热度(128)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