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橙|门外(短句式、节奏练习)

这栋破旧的小公寓,里里外外,四面八方,墙薄得很。走廊里有潮味儿,一年到头散不干净。他养了三条金鱼,旧货市场淘来的圆形玻璃缸,缺了一只脚,折了张报纸垫着。
不设闹钟就能早起,是住在这儿唯一的好处。
他把脸埋在被窝里,门外“噔噔噔”的脚步声如期而至。从楼上匆匆跑下来,再匆匆跑下去。
有的时候,小女孩儿会喊一句:“我去上学啦”,有的时候是“不吃早饭啦”。
这时他就知道,六点半了,该起床了。
他迷迷糊糊地下床,鱼都聚了过来,浮出水面吐泡。撒了点鱼食进去,金鱼欢快得很。
楼上传来椅子拖动的声音,有人光着脚走来走去,地板吱吱嘎嘎地响。
有时是笑声,有时是咆哮声。他摆好碗筷,打开电视,楼上传来一声闷闷的“妈蛋!”他愣了一下,端着饭碗,莫名其妙地笑了。
他猜着楼上住户的身份。
一个学龄的女孩,两个男孩,似乎游手好闲。奇怪的组合。
房门“吱呀”打开,又关上。他们说着话,像是在激烈讨论,他听不懂,似乎和打打杀杀有关。
外面是阴天,雪下得很大。这样的鬼天气,为什么要出门呢。
天黑下来,外面风大了,顺着窗户缝钻进来,“呜呜”地响。
小女孩回来了,用力踩着楼梯,在跺脚上的雪,哼着歌儿。
两个男孩跟在后面,塑料袋沙沙地响。他猜想是晚餐,有烤红薯味儿飘进来。他们在谈论钱,也许并不是游手好闲,工作似乎和打打杀杀有关。
他们睡得很晚。脚声在后半夜响起,直到天快亮,才“啪”地一声,阖上开关。
可又起得很早。厨房里传来油星四溅的声音,有时锅盖会掉在地上,男孩哈哈地笑。
白天的时候,床偶尔会响。他听着,有点尴尬,总觉得窥探到了什么隐秘。
他的金鱼不会说话,所以他喜欢这些噪音。
慢慢地,他开始能够分辨脚步声。
快速地跑上跑下,是那个小女孩。
两双脚步,伴着喋喋不休,是两个男孩。一个脾气急躁一点,另一个爱笑。
三人一同的时候,总是很吵闹,争吵着钥匙在谁那,该谁提袋子。
他把金鱼捞出来,换进方形的鱼缸。金鱼有些慌张,它们以为圆形的世界才是正常的。一只鱼昏头昏脑,撞进了直角。
天黑下来,雨终于停了。
他把窗户打开再关上。门外安静得不正常。
他被惊醒。脚步声沉重缓慢,一个人磕磕绊绊地上楼,有一个人慢慢跟在后面。他怀疑那是再往楼上的邻居。他等的人却一直没回来。
楼上变得安静得很。没有地板的吱嘎声,没有挪动椅子的碰撞声。他开始难以入睡,难以醒来。
他在屋中来回走动,大声跺脚,移动家具。
楼下的邻居冲上来敲门,骂骂咧咧。
他冲上去敲门。
开门的是个男孩,身后跟着的女孩怯怯的。
“你们吵到我了。”他冷漠地撒谎。
“抱歉。”男孩低着头,“不会再哭了。”
他回到家中,觉得自己办了件错事。
一只金鱼翻了肚皮,再也沉不下去。

评论(11)
热度(161)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