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叶王|买凶杀梗求叶王(番外)


番外一官方盖章


在叶王ONLY上闹出的乱子,最终以雷声大雨点小收场。叶修和王杰希溜得快,在场的人并没有拍到照片。没有照片就没有证据,空口无凭,把目击情报发上微博的人受到其它人的质疑,很快地,自己也不确定站在台上的人到底是不是叶神了。一切都发生得那么快,也许是碰巧长得很像的COSER也说不定?再加上当天晚上就有八卦杂志拍到微草的队长王杰希大大和队员们一起外出吃宵夜,这似乎更坐实了同一天在H市漫展上出没的人并不是他。

八卦就是这样。有时候明明是假的,却被认定是真的。有时明明是真的,可因为太过出乎意料,反倒被认定是假的。“王杰希和叶修谈恋爱?你们脑子进水了吧,CP粉麻烦不要把自己的脑洞强加于现实啊拜托,懂圈地自萌什么意思嘛。”诸如此类的声音逐渐响起。

当然,建议王杰希当天就回B市,是叶修的主意。而这一招也确实奏了效。战术大师的心思缜密程度不是盖的,王杰希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之前的十年,叶修总是能躲过围追堵截的记者和粉丝,而不把自己的样貌暴露在人前的。虽然瞒过了大家,可职业选手就是另一说了。当晚,写联文的叶王群里炸开了锅,知道部分事情真相的一小撮选手刷着屏地疯狂圈两位主角。


黄少天:叶修!叶修!叶修!叶修!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林敬言:是啊别装死!你俩怎么回事啊哈哈哈哈哈哈!!!!被抓包了啊?

苏沐橙:王杰希你怎么回去了呀,也没说留下吃顿饭!

张佳乐:卧槽这么说他真去你们那儿了?!

苏沐橙:是啊。不过我没见到他啊!叶修也是,一听王杰希要来,抓起钥匙就出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张新杰:还没回来?可我看到目击情报说王队人已经在B市了啊。那叶修跑哪去了?

楚云秀:@刘小别出来呀,你们队长现在跟你们在一起吗?

黄少天:卧槽不行了我要炸了当事人赶紧出来说句话啊!

刘小别:……

刘小别:你们这么激动干嘛……

苏沐橙:????

刘小别:我是王杰希……我在用小别的号。

韩文清:你手机呢?

刘小别:炸了……不敢开机……

苏沐橙:……蜡。

黄少天:so?所以?怎么样了?啊???

刘小别:你们想问什么怎么样了。

群里瞬间刷过一片省略号。

我们想问的当然是那件事!你明明心知杜明还装什么傻啊?!

杜明:……excuse me???


气氛有点尴尬。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不论有还是没有,都没法,啊,直接张口问啊是不是。一群人暗暗拉了个讨论组叽咕了半天,才推举出一个代表。


黄少天:啊,我们就想问问。之前不是说叶修把你灭绝星辰爆出来了嘛。我们就想关心一下他还没还。

刘小别:还了。下一题。

黄少天:……………………………………………………


黄少天铩羽而归了。换张佳乐选手上场。


张佳乐:啊,我们还想问问。啊,叶王ONLY好玩吗。

刘小别:好玩啊。还买了抱枕呢。下一题。

张佳乐:_(:з」∠)_


张佳乐把衣钵传给了江波涛。


江波涛:额……那什么。叶修下午和你在一起哈?

刘小别:是啊。这还用问?下一题。


江波涛表示不是我们队长这答案我就翻译不出来啊。我撤了我撤了。

接过接力棒的方锐半天没憋出一个屁来。

“这可咋整?”方锐和坐在对面的魏琛咬耳朵。此时正是兴欣战队训练期间,叶修这个队长不在,又加上下午那事儿一闹,大家明显都心不在焉,一个个的开着QQ小窗口,大张旗鼓地摸鱼。

“出息。”陈果从一群八卦的队员们身后路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正大光明地问呗,能咋。”

“老板娘你说得倒轻巧!要不你问!”魏琛苦着一张脸从对面探出头来。

“我问算什么呀!我和王队长又不熟。”陈果急忙甩锅。


刘小别:问完了?那我先下了啊。

群里迟迟没有动静,只见王杰希敲了这么一行字。


“别别别啊!!!!!”一群人又狂刷屏,试图挽留王杰希。

其实何止群里的人啊,微草的队员们,也在王杰希拿着刘小别的手机出了饭店包间后,一个个坐立难安地围在许斌身边视奸呢。微草队员里凑热闹的少,就许斌和刘小别以“监工”的理由进了群。此时刘小别被借走了手机,也不安地扶着许斌的肩膀窥屏。整件事最纠结的莫过于微草的队员们了,他们一方面是离自家队长最近的人,一方面又碍于王杰希是队长,很多心思只能在肚子里憋到烂。队长一天内在H市B市跑了个来回,这事他们是知道的。可队长下了飞机就赶回训练营,说是请队员们出门吃饭,这他们可就看不懂了。

难得有机会和队长一起聚餐,可队长这背后的用意,是出了好事庆祝呢,还是出了坏事压惊呢。饭桌上,一众队员神之眉来眼去,迷之脑电波交流。而这诡异的气氛,终于以王杰希没收了在饭桌下偷偷聊QQ的刘小别的手机,并走出包间而告一段落。

眼看着群里的各路大神拐弯抹角地问不到点子上,简直急死了人。而王杰希冷不丁撂下一句话说要下线,又让所有人都方了。

大神们给点力啊!考验你们话术能力的时刻到了!

微草众队员们暗暗地。

紧张的气氛下,方锐终于在群里说话了。


方锐:好了没事了。

黄少天:什么没事了?咋了?!?!???

楚云秀:???????

方锐:叶修刚进屋了。

林敬言:卧槽!让他上QQ!

苏沐橙:他在开电脑了。

黄少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修:嚎啥。

刘小别:= =

叶修:大眼儿?

刘小别:嗯。


群里面一瞬间沉默了。

其实何止是群里,此时此刻,估计整个荣耀联盟都在视奸着自家战队里进了群的队员的手机屏幕,安静如鸡地大气儿也不敢喘。


叶修:这是闹啥呢?

刘小别:他们貌似有事儿要问我。

叶修:啥事儿?

刘小别:我也不知道呢啊。一个个都顾左右而言他的。

叶修:呵呵。辣鸡。


屏幕前的黄少天张佳乐江波涛方锐暗暗捂住了胸口。


刘小别:你怎么才回去呢?这么晚了在外面干啥呢?

叶修:跑圈啊。

刘小别:……

黄少天:…………………………

林敬言:……………………

张新杰:……

楚云秀:…………………………

神他妈省略号刷屏。

叶修:好了没事我下了。兴欣的都给我下线。一个个摸鱼摸得挺爽是不是。 

兴欣的队员们哆嗦了一下,群里的头像瞬间灭了好几个。

黄少天:回来!叶修你回来!王杰希也不许走!啊!给句准话行不行啊?!


王杰希拿着刘小别的手机,靠在酒店走廊的墙边出了神。

不是他不想给准话,他自己连准话是什么都不知道。

离开会展中心,两个人打了车直奔机场。买票,送机,还要小心遮住脸不让旁人看到,期间两个人也没有多说一句废话。他上飞机走得匆忙,叶修也没说什么,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说落地了给我发条信息。他落地也确实在QQ上给叶修留言了,可叶修却也是没回。

准话是什么呢?

他想找个时间和叶修好好聊聊,下午到底算是什么。可又想就这么算了吧。就当没事发生。

酒店的服务员在王杰希身边来来往往。她们好奇地偷眼看着这个发呆的大神。几个本想上前去要签名的服务员,也因他沉默深思的气场,而久久不敢上前打扰。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杰希大神,已经发了好久的呆了啊。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正在疑惑间。她们就看见,杰希大神突然动了动,微微低下的拿着手机的手略带紧张地抬起。他把手机凑到眼前,睁大了眼睛盯着屏幕。

然后他的表情渐渐变得生动了起来。嘴角渐渐弯起,直至露出牙齿。

杰希大神轻轻地笑出了声。

随后,他身边的包间房门砰地打开。几个微草的队员从房间里探出头来,一脸既兴奋、又欲言又止的神色,望着自家的队长。

察觉到身边的异动。王杰希收回黏在手机屏幕上的视线,转而看向队员们。他脸上的笑容犹在,想收也来不及收。王杰希索性坦然地向队员们点点头,咧嘴笑了笑,然后把一群人全轰回了房间,自己最后一个进去,关上了门。

服务员们交换着惊奇的目光,彼此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好事。

当然啦,那件好事,她们就算猜破了头,也猜不到的。



“以后各位写手太太们就跟哥混吧。你们萌的CP,官方盖章了。”

叶修打下的这句话,很快地,就被淹没在如狂风暴雨般的刷屏中了。

他笑嘻嘻地从键盘上收回手,抓了抓头,转头看向从显示器后面一个个冒出头来的自家队员。

“看什么看,”叶修咧到牙根的嘴收了回来,强行换上了严肃的神色,“训练!都,训、训练!”



番外2  不交稿就没人权嘛?!


距离上次一群人写联文,最终以HE收场的事件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当时叶修、林敬言他们建起来的群非但没有解散,反而有逐渐扩大规模的趋势。要不是王杰希强烈反对,叶修早就把这个群和联盟选手群合并了。写联文的那次经历,显然激起了一众人的创作欲望,天天排着队地发文,尤其是韩文清。这货基本上训练和比赛外的业余时间都贡献给写文了,一副要一雪前耻的架势。短短两个月,他已经产出了十多篇文,篇篇评论数是99+,可惜全是来掐架的。笔名为“一如既往”的韩文清菊苣十分地郁卒,他明明已经很辛苦并且认真地构思敲字了,为什么自己每写一篇叶王,第二天就一定会有人截图挂到槽站去呢。韩文清愤怒地认为一定是有人在带节奏,然而叶修那家伙矢口否认。

“你自己写文苏不拉几的,还各种天雷滚滚,人家不群嘲你群嘲谁啊。”上周霸图对兴欣比赛,下场之后叶修一脸欠扁地对杀过来的韩文清说道。

张新杰眼疾手快地拽住了要冲过去实战的自家队长。

“……还什么,被王杰希暧昧不清的态度激怒的叶修,暗暗骂了一句SHIFT,”叶修声情并茂地背诵韩文清最近新写的那篇文,“SHIFT是什么鬼啊!”

“手误而已!我是想写SHIT来着!”韩文清牙都快咬碎了。

“不会写就别瞎写。一看就没有实战经验。”叶修继续嘲。

然后张新杰一脸坦荡地说:“他明明有。你才没实战经验。”

韩文清僵住了。

韩文清这么有集体归属感的人,当然每写一篇文都要打上“大眼不残”的TAG,以示自己是有组织的人。久而久之,方锐魏琛林敬言黄少天他们那一票人,写文的时候也都顺便打上一样的TAG了。当然要说大眼不残这个tag下的文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都尼玛特别的雷。而且雷得各有千秋。雷得不分伯仲。雷得挂都挂不过来,最后只好挑韩文清这个雷中之冠出来挂。

韩队,为你掬一把泪,你只不过是被当成出头鸟了。

苦就苦在“大眼不残”这四个字还偏偏特别出名。

大眼不残那是谁啊,那可是叶修最开始写叶王时用的ID,是被业界誉为“一己之力开叶王盛世”的大神级人物。很多人跑到荣耀论坛的迷之板块去,就是为了瞻仰这篇被叶神点名的文的。结果一搜“大眼不残”四个字,好尼玛,搜出来各种奇行种的ABO啦霸道总裁啦哨兵向导啦魂穿啦,整个人都有些崩溃。

而混迹在这些雷文之中,却总是会时不时冒出一篇质量极高的叶王,文笔、情节、人物性格,无一不佳,让人有种仿佛这就是真实故事的错觉。

不用说,这些好文都是披着名为“大眼不残”的ID的叶修太太写的。很多粉丝对“大眼不残”这个TAG里花样迭出的雷文积怨已久,也偶有私信不残太太,求她管管这事儿的。叶修被叨扰得不胜其烦,只好发了一个公告,说你们不要火药味儿这么重嘛,大家都用“大眼不残”这个TAG,说明他们崇拜我啊,爱大眼啊,用就用嘛。喜欢看我的文的话,直接点我的发帖记录就是了。而且我也视奸过TAG里的文啊,也没有写得太糟嘛,当然那个叫“一如既往”的除外。你们随便挂他,花式挂他。

虽然也有粉丝对不残太太这么高的容忍度表示不满的,可无奈人家太太都放话了。只好听太太令,跟太太走,于是把一腔热情都发泄在挂韩文清上。

……韩文清好想报警哦。

所以冲着这一点,大眼不残这个tag的搜索量还是一直居高不下。冷cp里呆久的姑娘嘛,那都是十分有危机意识的,就算十口屎里面掺着一块糖,也是要旋转跳跃地吃下去的。

也就是昨天晚上的事儿,苏沐橙翻着tag里的文,数了一数发现都有快40篇了,就跑到群里说干脆几个人合伙出个本子得了。

黄少天一听,就来劲了,满口的对对对对对对,咱们是应该出个本子纪念下啊,毕竟要是没我们这帮人,叶修也不可能泡到王杰希是不是。我自封为主催。


“你当主催?那印场的都能让你烦死吧。”叶修冒泡了。

黄少天:那谁当?你当啊?

叶修:我当呗。第一件事儿就是把老韩的雷文都剃出去。

韩文清:你妈蛋。

苏沐橙:主催要出钱的哦:)

叶修叹着气把ID改成了没钱出本子。

张新杰:我可以负责排版。

林敬言:这个好这个好,毕竟你心细。

张新杰:队长没事儿,我到时候帮你把文排进去。

张新杰:错窗。

没钱出本子:…………我什么都没看见。

苏沐橙:……那插图呢?封面谁画啊?

魏琛:文州厚涂不是挺好看的吗?

没钱出本子:那家伙画的太污了……咱还是出全年龄的呗。

黄少天:全年龄?那老王的ABO也不放里了?!那是他的心血啊你怎么忍心。

没钱出本子:逆我CP,我没把他从群里踢出去就不错了。

黄少天:嗯嗯嗯嗯嗯呃有道理有道理……

喻文州:我怎么污了?只是最近在练人体【。

张新杰:……我说没说过拜托“【。”这个玩意儿不要在群里出现。

苏沐橙:那就,叶修主催,张新杰排版,喻文州插图这样?赶下个CP啊?

没钱出本子:还有两个多月,手残你能画完吗?

ABO小王子:……你们干吗呢。

没钱出本子:出本子啊。加训完事儿了?吃饭没呢?

ABO小王子:正吃着呢。等我翻翻记录。

喻文州:你要几张?

没钱出本子:一张封面,五张插图这样吧?要穿衣服的。

喻文州:我尽力【。

张新杰:喻文州晚上九点PK不见不散。

ABO小王子:@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你才被泡你全家被泡……

苏沐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他去给印场打电话了……

没钱出本子:我才是主催!

韩文清:你有手机吗?

没钱出本子:_(:з」∠)_


当晚,一伙人就雷厉风行地把出本儿事宜定下来了。本子名就叫《大眼不残》,叶王站定坚决不逆。特典是韩文清那十多篇雷文,单独成册,爱看不看。苏沐橙乐颠颠地去做本宣了。张新杰心累地去安慰队长了。黄少天唠唠叨叨地跑开去写歌词,说要录首rap做成mad助兴。叶修一边叹息着没钱出本啊没钱出本,一边被王杰希押着去开游戏PK了。

都两个多月了,这攻受还没定下来……围观群众一边吐槽一边纷纷下线了。

“不打了吧?快半夜了。”竞技场里的战斗法师收了手,无奈魔法师的大招已经放出来了,“轰”地一声把他的血皮炸没了。

叶修笑了笑,点了复活,就听见王杰希的声音传了过来:“无赖啊你。你不放弃我照样赢啊。”

“我是怕你累。再耗下去这盘都快20分钟了,你连着一天强度都这么高,怕你受不了。”

“嗯。”之前杀红了眼,现在一停下来,真的觉得手指关节隐隐地有些酸。王杰希收了手,漫不经心地向后靠到椅背上,做着手操,“和你打不累。下午倒是真有点累。”

“恐怕是心累吧。”叶修很敏锐。

王杰希一愣,随即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他笑着叹了口气:“你懂我。”

“把之前的风格全部舍弃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能为了微草的大局去改变风格,这么用心良苦,会有回报的。”叶修继续说。

“身为队长,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不过……”王杰希笑说,“刚才和你PK用旧打法,真是很久都没这么畅快过了。”

“随时奉陪。我也挺长时间没好好用过战法了。”叶修在那边似乎是抻了个懒腰,“早点儿睡吧,魔术师先生。我得开始干活儿了。”

“这么晚了你还干嘛?”

“干啊。”

“少不正经……”

“咳。复盘啊。瞅瞅你们微草有啥新战术。”

“滚蛋。晚安晚安晚安。”

“嗯,睡去吧。”


关了游戏,王杰希却没有睡意。下午的加训确实让他很是疲惫,换了新打法之后,整个队伍的磨合很消耗时间和精力。虽然他知道为了微草未来的发展,舍弃自己华丽的打法是必要的,他也十分乐于这样做,可时不时地,他还是会怀念那个被自己亲手埋葬了的魔术师。叶修寥寥几句话都说中了他的心事。

王杰希突然很想他。

王杰希以前听说过,有些时候,你会在一瞬间喜欢上一个人。他以前不太信这种鬼话,现在却不知道该不该信。他曾经很笃定,自己以前对叶修是从来没有任何奇怪的感情的,可现在他又不确定了。毕竟他一直对外宣称,自己在那天去H市找叶修之前,是绝对对他没有任何友情之外的情感的。可这又似乎无法解释,叶修握住自己的手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挣开,而是悄悄回握得更紧了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身体不受大脑控制吗。可那个时候,他的大脑中明明炸起了烟花,就好像十几个骑着扫帚的小魔法师一起横冲直撞一样。

从H市回来之后,王杰希就再也没和叶修见过面。不过叶修却尽职尽责地开始道起了早安晚安,除此之外,两个人之间似乎并没有正在交往的痕迹。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两个原本并不经常联系的人,如今突然变得很谈得来,而且时不时地就会相约去游戏里PK。

两位队长之间的进展比清水还清水,可苦了被他们勾起了八卦之魂的一众人。这俩人,走得那是什么路线啊,高山流水子期伯牙的路线啊,连在群里对话都是要么就是讨论写文技巧,要么就是拼字的。妈的叶修,害我们萌上了叶王,还不给粮吃。众人深感叶王严重不足。

这一点上,还是黄少天比较洒脱。秉承着“同框就是糖,四舍五入就是一场船戏”的乐观精神,不指望真人有什么大动静的黄少天嘴快手也快,状态好的时候能自割腿肉日更万字,行文虽啰嗦但有料,叶修和王杰希在各种各样的题材和设定下酱酱酿酿,花样层出不穷。黄少天写得舒心,读者们看得放心,大有风评赶超不残太太的趋势。 

“黄烦烦太太写得真好呀!炒鸡香炒鸡好吃!”粉丝们排着队夸黄少天,“不过看ID貌似是个黄少粉?太太萌叶黄吗?”

在食堂喝汤的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递过来的手机上的留言,一口喷了。

“打算怎么回?”喻文州一屁股坐到黄少天身边。

“额……”黄少天登录了自己手机,犹犹豫豫地敲了一行字,然后头也没抬地放下手机继续喝汤,“你看行不行。”黄少天哧溜哧溜地喝汤。

“叶黄我不吃哈……喻黄我倒是吃。”

喻文州看着黄烦烦太太的回复,扬了扬眉毛。

那天晚上,黄烦烦太太难得地断更了。

同时开着三个叶王坑,又身兼叶王本主催(自封)的黄烦烦太太,最近三次元事务(写作事务读作喻队)缠身,有点力不从心。


没钱出本子:少天在不在?

黄少天:嗯?

没钱出本子:你那三篇文到底什么时候能给我?

黄少天:……你急啥。CP还有一个多月呢。

没钱出本子:校对不花时间啊?排版不花时间啊?印本子不花时间啊?

黄少天:……我在写呢!!

没钱出本子:写了多少截个图给我。

黄少天叹了口气,打开文档,把现有的存稿复制又粘贴,冷漠地看着字数翻了一倍,然后把统计栏截了个图发了过去。

没钱出本子:这是一篇文的,其他的呢?

黄少天:……其他的也都在写呢!!!!!!

没钱出本子:@喻文州他在写吗?

喻文州:在。

黄少天对窝在他床上,将电脑放在膝盖上打字的喻文州报以感激的目光。

没钱出本子:那就好。少天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不能再拖了。

黄少天: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没钱出本子:文州你呢?就交了两张插图,封面和另外三张插图呢?

喻文州:………………………在画呢。

没钱出本子:腿个进度给我。

喻文州沉稳地打开了回收站,拖了张看上去不那么渣的废稿出来,截了张图发了过去。

没钱出本子:这是成稿?!

喻文州:草稿……!草稿……还没细化呢。

没钱出本子:我就说。结构那么怪。

喻文州:……

没钱出本子:好了好了。也限你大后天交稿。哦对了别忘了还有一个钥匙链的小图。

喻文州没力气说话,默默地发了一张写着“乖巧”的图。


注视着叶修下线之后,喻文州合上电脑,和黄少天大眼瞪小眼。

难得的五一假期,蓝雨战队也跟着放了三天的假。黄少天和喻文州在湿地公园附近定了两夜的酒店,本想着可以悠闲地度过难得的独处时间,可谁料进了房间,刚放下行李打开电脑,想查查邮件,叶修的夺命催稿就来了。

“咋办?”两个人相对无言了半天,黄少天率先开口问道。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条路,”喻文州沉稳分析,“一条是我们用这三天的时间不出门,专心赶稿。

黄少天发出了一声悲鸣。

“另一条,是我们注销QQ,出门尽情玩耍。”

“然后呢?”黄少天追问。

“然后………………”喻文州语气迟疑了一下,“然后放弃职业选手身份隐姓埋名亡命天涯。”

黄少天嚎啕大哭着掏出了电脑。

喻文州认命地掏出了板子。

半个小时后。黄少天从望着空白一片的文档发呆的状态中活过来,扭头一看,发现喻文州正埋着头,眉头紧皱,奋力地画着什么。

认真的喻队还真是有魅力。黄少天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托着下巴,看着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喻文州撂下了触控笔。抬起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发现黄少天正看着自己发呆,笑了一下。

“画完了?”黄少天爬上床,凑过去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儿笑到咬了舌头。

只见喻文州的画图软件上,赫然是两个抱在一起嚎啕大哭的魔性小人儿,每个小人儿头上还有个箭头,一个标着黄少天,另一个标着喻文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花了快一个钟头画的就是这玩意儿啊?!”黄少天笑喷了。

“有感而发啊……有感而发……”喻文州眯起了眼睛。

“我要发到群里去!”黄少天来劲了,兴致勃勃地宣布。发了图,他又在下面敲下一句话:“老叶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心声!”


叶修:呵。

叶修:【广州某写手拖稿被催稿编辑追砍50多刀全身缝合】5月3日下午,广州一写手因长时间拖稿迟迟未交,被气愤不已追上门的编辑用不锈钢刀追砍50余刀,全身缝合。


喻文州给吓得缩回了想PO图排黄少天的手。眼熟的新闻,然而却与记忆中有略微不同。两人仔细研究了一番,才发现叶修把案发时间和案发地点都给改了。黄少天哆嗦了起来。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又继续卡了两个小时文的黄少天,不死心地戳了戳身边扶着板子昏昏欲睡的喻文州。

“嗯?说来听听?”

“啊,就是……跟叶修坦白呗……陈述一下咱俩的客观情况?”

“你是说把咱俩的事告诉叶修?”喻文州狐疑地问。

“是啊!”黄少天咽了口唾沫,“情况相似,他应该能GET咱们吧!就态度好点,跟他说最近忙于现充,求他宽限几天?”

“你觉得他是那种人吗……”

“你真打算这几天和我盖棉被纯赶稿,啊同床异梦,一个想情节一个琢磨构图啊???”

喻文州扳过黄少天的肩膀,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

黄少天被自家队长真诚的眼神点得眩晕了三秒,昏头转向地去私敲叶修。如此这般,哇啦哇啦地和盘托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老叶你看,你懂的,难得五一,放我们条生路啊求截稿日往后退两天!就两天!多乎哉不多也啊!


叶修:呵呵。

黄少天:你干嘛!

叶修:我截图了。乖。快写。我微博好久没发PO了呢。

黄少天悲愤地把QQ签名改成了“不交稿就没人权嘛?!”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在他修改完毕的一瞬间点了个赞。

叶修:没有。


黄少天摔了电脑,回身抱住了喻文州。

喻文州摔了板子,也紧紧抱住了黄少天。

不愧是叶修,有着独特的助攻技巧。


番外三别撩


6月的S市,即便是一大清早,紫外线也依然强得仿佛是太阳立志要把人晒成炭。

不过这倒不是大巴司机频频抹汗的原因。

天还没亮,司机大叔就接到公司召唤,说有人包了一辆大巴,从机场到会展中心。大叔算着日子,估摸着八成又是去那个什么什么CP的,叫什么来着,啊对,烤瑟儿。

干他们这一行的,早就练就了对搭载的乘客保持冷漠的本领。都说司机是见过最多世间百态的,这话一点也不虚。

然而当大叔准点把大巴开到机场,打开车门迎接顾客时,看到鱼贯而入的乘客,他还是有种想突然关上车门,把那些迷之乘客关在外面,自己开车逃之夭夭的冲动。

从凉爽的航站楼出来,一到外面,王杰希就感到有一股热浪袭来。额头上瞬间就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一眼就看到了聚集在门口等他的一撮人,啊不对,一群马。

王杰希顿感亚历山大,可无奈,那圈人明显已经发现了他,并狂喜乱舞地晃动着马脸,微微带着等待晚点航班多时的怨念向他奔来。

没办法,首都机场的航空管制是出了名的变幻莫测,王杰希这一晚,就足足晚了四十分钟。刚一下飞机,就接到韩文清打来的电话,可听筒中传来的声音却是叶修的。

叶修的声音闷闷的,王杰希知道他那是因为戴着马脸说话:“下飞机了啊你?”

“嗯,下了。”走出登机口的王杰希戴着墨镜口罩,不引人注目地贴着墙根,拎着行李一路小跑,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一边费力地从包里拽出面具。

“做好伪装工作啊你。”叶修叮嘱道。

“知道了。”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哪是伪装工作,简直不要太显眼。

经过近一个月的修罗,有可能是荣耀历史上首个由职业选手全程操刀的叶王合志,终于有惊无险地关窗了。到最后是不负众望地爆了字数,从200p改成了300p,又改成了分成上下册两册砖头本,还另有特典(韩文清的雷文)砖头本,顺带四个钥匙链周边两个书签六幅海报的超级套装。

苏沐橙用小号把本宣发到网上去的时候,叶王粉都炸了,那哭天抢地的大喊“太给力了!”“这是哪里来的团队!”“今生无悔入叶王”的架势,简直用狂喜乱舞来形容都不为过。

就在CP前几天,为了校对和排版而破天荒地每天少睡了半个小时的张新杰大大捂着肝表示,我为了这个本子简直付出太多了我要亲眼去现场目击这个盛况。张新杰这么一说,可算是说出了全部主创人员的心里话。其实自从大家说要开始出本子,所有人就已经暗搓搓地在计划去CP的行程了。可毕竟是职业选手,知道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会引起多大的风波,一个个的都有贼心没贼胆。一时间,所有人都纷纷冒泡,狂爆手速圈着叶修。


没钱出本子:你们这一个个的都不要命了啊,知道你们要是一起降临在CP现场会发生什么情况吗。

黄少天:大不了我们都变装一下呗!就像你上次和王杰希那种。

ABO小王子:我靠,你们还想一人套个马脸去现场啊??

林敬言:好像也不是不行啊!我也炒鸡想去的!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吧!叶修你上次那种面具在哪里买的?给个链接!

没钱出本子:我靠玩儿真的?

张佳乐: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我还没逛过展子呢!好想去感受一下那种气氛啊!

黄少天:而且你想啊!如果咱们自己去的话那就不用找寄卖了!还能省点钱!

喻文州:省下的钱够买面具不^_^

黄少天: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

张佳乐:我在淘宝上找到了!诶呀还有独角兽的!你们看这张好蠢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我买了!

韩文清:买四个。

方锐:别急着下单啊先统计下人头!一起都买了吧。

江波涛:用得着统计吗直接群人数减二就行了hhhhh

没钱出本子:我靠……你们确定都去啊?!

周泽楷:我要粉红小马。

苏沐橙:行了……去就去吧。反正如果戴面具的话也不会被认出来的_(:з」∠)_(其实我也蛮想去

楚云秀:你去我就去!

张新杰:我去查航班。

方锐:好好好!


看着群里就这么热火朝天地安排了起来。叶修傻眼了。

不愧是职业选手,行动力不是盖的。

就这样,众人约定CP当天清晨在机场碰头。毕竟平时还有繁重的训练和比赛,所以大部分人只能当天去当天回。疯魔只限这短暂的一天,所以当王杰希姗姗来迟,等得有点不耐烦的众人瞬间就欢欢喜喜地把他包围了,手拉着手跳起了欢乐的舞蹈(并没有)。

“喏,你的摊主证。”叶修不由分说地把一张纸片塞进王杰希手里。

“谢了。”王杰希透过面具的两个洞看着面前同样戴着面具的人,心里暗暗好笑。之前他们都是在网上视频联系,王杰希只能看见叶修的脸,而这下终于见面,却看不到脸了。

“好了好了,人都齐了!上车吧!”黄少天吆喝着,头顶独角兽的角颤巍巍地跟着晃,“来帮忙搭个手啊,帮我把箱子抬到车上去。”

“这里面是啥?”王杰希过去帮忙,“好沉啊!”

“挂件啊!”

“我靠这么一大箱?”王杰希惊呆了。

“……你知道咱们预售买了多少本吗。”黄少天问。

“不知道……多少啊?”

“喏。”黄少天的马嘴向地上的六个纸箱努了努。

王杰希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日头升起,温度升高了起来。机场迎来了早高峰,人群渐渐多了起来。一群人终于吭哧吭哧地把本子和周边都搬进了行李箱,在越来越多的路人看到鬼一般的目光中,鱼贯爬上了大巴车。迎接他们的司机师傅想逃命的眼神。


大巴在环城高速上奔驰。一众搭着红眼航班到来的选手们此时都有点犯困,一颗颗马头不是转向窗户的方向,就是低垂着,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一时间,车厢里陷入了沉默。

王杰希和叶修并排坐在一起。叶修静静地抱着双臂,歪着马头,保持不动的姿势已经很久。

王杰希在来时的飞机上已经小睡了一下,并不是很困。他试探地用胳膊肘捅了捅叶修。

“嗯?”

瞬间就有了回应。

“怎么了?”

“没怎么。”王杰希吓了一小跳,努力寻找着话题,“戴着这东西有点闷。”

“师傅!”叶修突然扬声叫了一下。

大巴车急急地并了个线,又颤巍巍地并了回来。

黄少天被甩得滚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哈……”司机抱歉地说。

“那啥,师傅,你知道荣耀吗?”叶修问。

“知道啊!我还是叶修铁粉呢!”司机回答道。

“噗。”王杰希乐了,他轻声对叶修说,“得嘞,这面具算是没法摘了。”

叶修无奈,只得耸了耸肩,然后握住了王杰希的手。

王杰希没有动,然而此时此刻,他特别庆幸自己脸上还戴着面具。

叶修的手很好看。手指细长,骨节分明。王杰希的手也挺好看,指甲修得整齐干净。

双手相扣,看上去是那么和谐而又赏心悦目。

叶修的食指若无其事地慢慢划着王杰希的手腕。王杰希觉得有点痒,但并没有动弹。他知道,自己狂跳的脉搏是暴露无遗了。

好像感知到王杰希的心思一样,叶修突然“嘿”地轻笑了一下。

笑个鬼啊。王杰希皱了皱眉头,指甲在叶修掌心微微用力地摁了一下。

然后便被叶修倏地收紧的手掌牢牢困住。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向叶修那里靠了靠,两人的胳膊紧紧贴在了一起。他满意地看到叶修明显愣了一下。

“喂喂……”叶修的声音带着笑意,“等下下车你是不是不想进会场了?”

“嗯?”王杰希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关键是附近的宾馆这时候也不能有空房了吧。”

“……”王杰希渐渐明白叶修说话的走向了。

“要是你不是那个意思的话,别撩。”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音量小得暧昧,只能传进身边那人此时已经通红的耳朵里。

再一次。

王杰希无比感谢头上的面具。


番外四这是我绑定


赶到CP会场的时候,已经稍微有些晚了。

此时的会场入口很冷清,付超喘了口气,从裤兜里掏出微微发皱的门票,递给工作人员。

这是付超第一次来逛同人展,还是独自一人,他有点紧张地走进了会场,做贼心虚般地环顾了一下热闹的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这才放心地挺直后背。

这要是半年前,付超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一个大直男,竟然会变腐。

而且还萌上了真人西皮。

而且这两个真人还是电竞选手。

而且还顺便粉上了一群产叶王超棒的太太们。

而且还在听说太太们出本时第一时间预定了。

而且还买了票,揣着签名本儿准备场取时求个签绘。

想到这里,直男付超简直是悲从中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脑子里哪根神经搭错了地方,可当他第一次点进那篇叶王文的时候,居然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萌了一脸,苏了一脸,分分钟打开了新大门。从那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天天蹲在论坛找文看,连荣耀都不怎么玩了。

萌上叶王的付超,口味也是清奇。虽然那一圈看上去好像关系很好的太太们的文和图他都吃得很高兴,可他最喜欢的莫过于一如既往太太的文了。不过太太的文貌似很不受待见,总是被喷,面对着满屏的恶评,一如既往太太的脑残粉付超同志,也只能坚持不懈地点赞,同时暗搓搓地祈求太太不要被打击过头,不要坑文了。

不过太太还真是个人如其名的好太太。面对着声势浩大的讨伐,依然保持着至少每周一更的频率。付超被太太坚持不懈的精神感动到了,他在脑中暗暗脑补,能这样坚持不动摇的妹子,现实生活中一定也是周身弥漫着满满的女王气场吧。

日复一日,付超竟然对这位一如既往太太心生仰慕之情。这也是他今天来到现场的原因。

不知道能不能看见太太生人啊……这样厉害坚强的太太,到底长什么样呢?

带着一丝小期待,付超摸出手机,对着论坛上《大眼不残》合志的本宣上标注的摊位号,低着头,一个摊一个摊地找了过去。


“有了!”付超终于看到了他要找的摊位,和摊上整齐摆放的合志,没错!就是这里!

“您好请问,我是来取本子的我的ID是……卧槽!!!!!!!!”付超一边指着本子说话,一边抬起头。

当他看见站在摊位后面乱糟糟挤在一起的,此时正齐刷刷地看着自己的马头人,忍不住提高音量爆了句脏话。

“卧槽?”站在最中间的一个马头人懒洋洋地开口了。一听声音是个男的,付超又是一惊。

马头人伸手拿过了一个小本子,“卧槽?名单上有这个人吗?”

“啊啊啊………………不是,我不叫卧槽………………”付超连忙疯狂摇头,“我刚刚只是……只是……”他猛地截住了话头。也不能真说自己刚才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才说脏话的吧,怎么想都很失礼啊。

不过那个马头人倒是不以为意,只是又从身边的马头人手上接过一支笔,问道:“叫什么?”

付超呆愣愣地报上了自己的ID。

“哦哦,找到了找到了。”马头人偏过头,明显是透过面具的小孔艰难地瞄着名单,提笔把名字划掉。

“那啥!乐儿!乐儿!预售的本子来一份儿!”马头人扭头喊道。

“乐儿你妈!再这么你信不信爷爷我报警了!”混乱的摊位后面,一个白色的独角兽钻了出来,然后迅速地扔过来一个巨大的袋子。喊人的马头人抬手稳稳接住。

“好身手……”付超在心里暗暗赞了一下。

“喏,这是您的豪华叶王大礼包请拿好~”马头人把袋子塞到付超手里。

“啊,谢谢谢谢……”付超惊喜地接过袋子。好家伙,沉甸甸一大包,这也太实惠了点!太太们好良心啊!他一边翻着袋子里的东西一边离开,走到一半又猛地停下脚步。不对啊怎么把正事儿忘了!我还得要签名呢!

想到这里,付超只好转过身去,硬着头皮又凑到摊子跟前。

“那啥……”

见摊位后面那一群马头人都懒洋洋的,付超稍稍提高了声音。

“嗳?怎么又是你啊?”

“那啥……我想求个签名……”付超鼓起勇气。

“签名?“马头人似乎是愣了一下,显然,被求签名,他今天还是头一遭,“你要谁的签名啊?”

“啊,如果可以的话……参本的太太的签名我都想要……”付超手忙脚乱地从袋子里拿出砖头本,翻开扉页。

“哈哈,好啊。有笔吗?”

“有的有的!”付超大喜过望,忙双手奉上签字笔。

“喂喂,太太们都起来!来签名!”马头人又向马群喊道。

“来了来了……”一群人站了起来。

“天呐……………………”付超震惊了,他咽了下口水,问道,“难道你们……都是参本的大大?”

“是啊,”一个好听的声音从一个马头人的面具下传来。是妹子!而且莫名地熟悉!“我们都是参本的写手和画手呀。”

“哇……可是你们为什么都戴着面具啊?是不想让人看到真面目吗?”

“是啊。”

“哦,理解了……”付超微微有些失望。

“怎么啦?”马头妹子察觉到了付超声音中的异样。

“额……也没什么啦……”付超一边看着一群太太将本子传来传去地签名,一边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只是有一个特别喜欢的大大……本来这次买本子就是为了这个大大买的,本来还以为这次能见下生人来着。哈哈。不过我理解大大不想露面的,没关系没关系……”

“咦?你是为了哪个太太买的本啊?”另一个妹子的声音冒了出来,“大眼不残吗?”

“不是不是……啊失礼了……不残大大我也很喜欢的……不过我最喜欢的是一如既往大大的文……”

“卧槽什么???!!!”

“等等我没听错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

就在付超话音刚落的那个瞬间,一群马头人突然好似打了鸡血般地兴奋了起来,一个个凑到付超跟前,争先恐后地围观这个口味清奇的读者。

“真………………的………………”付超本能地往后一缩。

“真的?!”一个人高马大的马头人双手撑住了桌子,向前探着身子,“你真的喜欢我的文???”

“……………………哎?”付超懵逼。

“我就是一如既往啊!所以说你真的喜欢我的文???”粗壮的声音从面具下气势汹汹地奔涌而出,付超被震得一个趔趄。

“你……你就是……一如既往……大大?”付超哆嗦。

“我就是!我就是啊啊啊啊!!!!!”

付超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手已经被一如既往大大牢牢地握住了,并猛烈地上下摇动。

“谢谢亲喜欢!”马头激动地颤抖着。

付超整个人拉稀过后般地脱力。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写言情写得如此打动人心的大大居然是个声音如此雄浑的汉子啊?!还有大大您矜持点?!看来大大是真没有粉啊至于这么激动吗!

等付超回过神来,他已经被大大摇得快肩膀脱臼了。“你是要我的签名是吧!来来来,特典给我,我给你签!”

付超依言递过那本厚度堪比砖头的特典,并看着大大结果签字笔在扉页奋笔疾书了起来。

他倒着读着大大写下的名字。

“韩…………文…………清…………”

原来太太叫韩文清嗯……wait……what??

付超猛地抬起头,脖子发出“嘎嘣”一声响。

“韩文清??”付超的声音是颤抖的。

一如既往太太浑身震了一下,签字笔在纸页上划出长长的一道。

“卧槽……一不小心签顺手了……”一如既往喃喃地说,然后他,他缓缓地抬起头。

马面具直视着瑟瑟发抖的付超,仿佛要照见他的灵魂。

付超噔噔噔地向后退了三步,嘴巴逐渐张开,张开,张开。

“嘘。”一如既往太太,缓缓地抬起手,伸出手指,在马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付超呜咽着伸手捂住了嘴。

“你会为我保密的吧。”一如既往太太平静地说道。可付超还是从太太的语气中听出了霍霍磨刀的气势。

“我……会……会……”付超腿都软了。

马头沉默了一下,似乎面具里的人正在评估付超这话的真实程度,思考是不是还是直接杀人灭口会比较稳妥。

就在付超想要撒腿逃命之际,一如既往大大,啊不,韩文清却已经淡定地合上了本子,交到了付超手中。

“全职粉?”韩文清歪着头问付超。

“啊……嗯……”

“哪队的粉啊?”

“兴……不对……霸图……”付超话到嘴边硬生生地坳了回来。

“哈哈……”韩文清被他逗乐了,“这么没原则啊。”

“这不是您在这儿吗……”付超心里突然很雀跃。虽然他支持的兴欣一向是霸图死对头,可现在,韩文清就站在他眼前嗳!而且是在同人展上!他简直都要激动得昏古七了。

“哎呀,怎么能这样呢……不坚定可不可以啊。”站在韩文清身边的另一个马头人,此时叹息着把一只手搭上了付超的肩膀,“……我好伤心啊……兴欣粉。”

等等……这声音……?付超认出了,这是最开始划名单的那个人。可这声音好熟悉,到底是谁呢……

“叶……!”付超猛地压低声音,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叶神?!”

“什么叶神啊……”马头人嘿嘿嘿地笑着,“我只是个文手而已~”

没错!这人一定是叶修大神!这个嘲讽的语气!错不了!

不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看来这群马头人都不简单!

付超的手心微微沁出了汗,“哦,那请问,您是哪位写手啊?”

“大眼不残是也。”马头人答得干脆。

天!呐!原来开创了叶王盛世的人,竟然是叶修大神本人?!

不过如果照这么说!难道!难道王杰希大神也?!

付超的目光突然灼热了起来,他开始疯狂地扫视一众人,恨不得扑过去掀翻他们的面具。

“找什么呢啊……”马头人愉悦的声音飘来。

“啊我……”

“来来,给你介绍一下。”马头人慢条斯理地拉过来另一个马头人,并牵起了他的手。

“这位大大,是我的绑定。”


从那天之后,叶修和王杰希的秘密,终于被一个局外人知晓。

不过这个局外人一丁点风声都没有走漏。

他像一个忠实的守门人,怀揣着无限的喜悦和使命感,守护着这个秘密。

那之后,他还在决赛前夕又和《大眼不残》的主创班底见了面。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全文完-

评论(57)
热度(1794)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