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来点甜的(BE)

苏沐秋喜欢吃糖,来者不拒的那种。

叶修的闲钱都用来买烟了。

而苏沐秋的闲钱都用来买甜食了。


“出息⋯⋯”叶修吐了一口烟,不屑地瞟了一眼专注地拆棒棒糖包装纸的家伙。

“你懂个p。”苏沐秋叼着棒棒糖转身看叼着烟的叶修,细细的眉毛弯起来。


大夏天的,陈旧的电风扇转得有气无力。

两个人就这么蹲在各自的凳子上,手下辟辟叭叭地打着荣耀。叶修穿着苏沐秋的白背心,比自己的尺寸稍微大一点点,软软地垂在凳子边缘。

苏沐秋玩着玩着就停下了手,揉着眼睛向叶修那边看去。

年轻的男孩叼着烟吞云吐雾,眉目间却也没沾上任何小混混的气质。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家世,为什么连抽烟这种年轻人做来很违和的动作,放在他身上竟看上去那么舒服呢。


苏沐秋还想起前几天两人在街上溜达时,因为太热钻进街边一家小琴行避暑时叶修弹给自己的曲子。

很慢很柔,苏沐秋听得有点呆,只默默地看着那双很好看的手。

“《月光》。”一曲弹完,叶修道。

“牛逼。”苏沐秋缓过神来,忍不住夸道,“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会弹钢琴啊?”

“哥深藏不露呗。”叶修有点小得意。

“啧。”苏沐秋挠挠头发,凑到钢琴边上,手在便利店提回来的塑料袋里掏出块巧克力扔过去,“赏你点甜的。”

“去你大爷的,好歹赏根烟啊。路边要饭的乞丐要是收到这种玩意儿,瘸腿的都能站起来抽你。”

“人家路边乞丐还能写粉笔字儿卖艺呢。你当初路边要饭的时候除了伸手拽我裤子,还干过别的吗?!”

“⋯⋯哥当时不是饿么!”

“诶你说那时要是我没心软把你带家去,你现在妥妥的饿死了吧。”

“滚蛋,哥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吗。”

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捡起苏沐秋扔在琴键上的巧克力,扒开了直接塞进了苏沐秋嘴里。

“回家吧,等下沐橙放学了要。”

“以后赚钱了买架钢琴放家里吧,给哥弹,哥赏你甜的。”

“哟那你得好好奋斗了啊,先买个能放得下钢琴得房子再说。”

“妥妥的。就等着听叶大师的《月光》了。”苏沐秋笑。

“妥妥的,”叶修重复着,来到十字路口的两人,叶修照例走到了车来的方向,走在苏沐秋外面。他知道苏沐秋这家伙最不擅长过马路,上次迷迷糊糊被车流困在了马路中间,还被轧了脚面。“以后我这曲子,就弹给你一个人听。”

“哟这么仗义啊,那我得赏两块糖啊。”手自然而然地握在了一起,车流中也从容。


叶修是个言出必践的人——这一点从他声称要拿冠军,便真的拿了冠军就能看出来。

后来那首曲子,他也真就没给别人弹过。

很多时候,遵守承诺已经不再是为了被承诺的人,而只是成了一种隐秘而又悲壮的纪念仪式。

那首叫做《月光》的曲子,终究还是在那个炎炎夏日被听闻,并就此消散了。


叶修曾经戒过一个月的烟。那感觉要多他妈难受有多难受。

那时候没有钱。身无分文的那种。

所有的积蓄被拿出来买墓地、墓碑,办葬礼。

那之后一个月,叶修拎着满满一袋拿这一个月以来省下来的烟钱买来的甜食回到了苏沐秋的墓前。

他面无表情地把袋子倒扣过来,听着各种糖块落地的哗啦啦的声音。

他蹲下来,捡起一块糖剥开放进嘴里,闭上眼睛。


“来点甜的。”

叶修的脑子嗡嗡地响,在双目紧闭的黑暗中,他恍惚听到苏沐秋笑着说道,然后身子靠过来。

舌头上的甜味漾开来。

那味道很熟悉,通常都来自苏沐秋甜食不离口的嘴巴。


叶修的眉头皱起来。他没能忍住,把还没来得及化开的糖吐了出来。

他大口大口地喘气,颤抖着点燃了一个月以来的第一支烟。


评论(10)
热度(225)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