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星座

苏沐秋记着沐橙的生日,记着叶修的生日,可独独把自己的生日忘了。

“哎,沐橙,你知道你哥几号的生日吗?”

苏沐橙用叉子小口小口地吃着蛋糕,默默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来,我怎么问他都不说。”

“他是不说,还是忘了啊……”叶修扶了下苏沐秋先前强行套在他脑袋上的生日帽,叹了口气。

叶修的十八岁生日,苏沐秋为他准备了一份大礼——嘉世战队的邀请书,和一个蛋糕。

“那家伙人呢?”叶修一边和苏沐橙收拾着盘子,一边问。

“不是说三点约了去拿账号卡帮忙代练?”

“……哦。那这蛋糕用不用留给他一块?”

“哥哥不吃甜的。”

“留着吧。我生日,他花的钱,怎么着也得逼他吃几口——实在不行抹他脸上,哈哈。”

 

“我说,”叶修半夜起来发现苏沐秋不在床上,于是裹了被子找到阳台上,“不睡觉在这儿吹什么风呢。”

黑暗中,苏沐秋嘴上叼着烟,烟头的火光一明一暗。他转了头对叶修笑笑,然后抛给他一罐啤酒:“成年了,喝点酒庆祝一下吧。”

叶修结果易拉罐,皱着眉头拉开,凑近鼻子小心翼翼地闻了闻。

苏沐秋被叶修谨慎的样子逗笑了:“喝啊。成年人。大口大口的喝。”

说罢,苏沐秋就一仰头把手中剩下的半罐啤酒咕嘟嘟灌了下去。

叶修也跟着喝了一口。

“我靠。这玩意儿真难喝。”叶修伸了舌头出来。

 

“抓紧时间喝吧,哥们儿。等进了职业圈成了选手,就不能喝酒喽。”

“……那当职业选手正好适合我。”

叶修把只喝了一口的啤酒放在地上,朝苏沐秋凑了凑,扒在阳台围栏上看远处的灯火。

“真没想到,咱们真走到这一步了啊,苏沐秋。”

“嗯。”苏沐秋眯着眼睛抽烟,呼出来的烟雾扑在叶修脸上。

“害怕不?”

“怕个毛。”苏沐秋斜眼看了看身边的人。

“我可有点怕。”

“哟。看不出来啊。”

“我跟你说的是实话。”

苏沐秋叼着烟,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叶修身上:“不许怕。哥罩着你,怕什么怕。”

 

“签约是什么时候?”沉默了一会儿,叶修开口问。

“下个礼拜。你身份证有着落没?”

“……我明天回家去偷我弟的吧。”

“你弟真可怜。”

“咳咳。”叶修有点窘,“倒是你,有没有身份证啊你?”

“我当然有。”

“给我看看?”

“看那玩意干什么。”

“我想看看你生日几号。”

“2月2号。”

“……真的假的。”

“那就3月3号。”

“……驴我呢啊你。我说你到底满没满十八岁啊?不告诉我你生日是不是因为你其实比我小?”

“扯淡。我四个月前就满十八了。”

“嗤。谁信。”

“爱信不信。反正生日这玩意儿就是数年龄的。记不记无所谓。”

叶修没说话,他没告诉苏沐秋他其实也挺想攒钱给他买一个蛋糕什么的。

 

叶修抬起手腕看看表,指针指向凌晨一点钟。

“我弟生日到了。”

“嗯?你俩不是双胞胎么,不是一天生日?”

“那傻蛋生日比我晚一天。”叶修有点得意。

“啧。你这卡位够精准的啊。双子座的是不是从娘胎里开始就心眼儿特坏。”

“滚蛋。”叶修拍了苏沐秋一巴掌,外套滑了下来,“你怎么也信星座啊。你个连生日都记不清的家伙。”

 

“我怎么没星座。我散座的。”

“噗!十二星座哪来的伞座啊!!!咱家客厅门口倒是有伞座,哈哈哈哈。”

“不是雨伞的伞,你个笨蛋。是散人的散。”

苏沐秋说得认真,叶修也收了笑容。

“壮哉我大散座,星座成员不拘生日,只要有颗属于散座的心。”

 

“没节操没下限臭不要脸满嘴跑火车?”

 

“按这个标准来说你也是散座的。”苏沐秋侧头看着叶修笑。

“我还不够格。”叶修的意思是自己才没有面前的这家伙那样没节操。

“嗯,小子倒是识相,”苏沐秋倒是一脸肃穆地把手搭在了叶修的肩膀上,“不过只要跟哥好好混,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像哥一样能驾驭散座的。日子还长着呢!”

“嗯,长到望不到边儿啊……”叶修痛苦状,拍开了苏沐秋的爪子。

 

“叶修,生日快乐。”苏沐秋说完,打了个超级大声的喷嚏。

“谢谢。”叶修笑着拥抱了苏沐秋,拍拍他的后背。

 

“下星期以后,就是队友了。请多关照呗?”

“必须的啊,哥罩着你,妥妥儿的。”

 

“老大老大,你什么星座的?”包子挥着一个笔记本冲进训练室。

“啊?问这干嘛。”满室的烟味儿,电脑屏幕被分成两半。一般是复盘的视频,另一半是写着满满的战术分析的文档。

叶修又熬了个通宵。

“老板娘要统计的,说是战队宣传册要用!”

“哦,我啊,”叶修揉揉眼睛,懒洋洋地答,“散座。”

 

散座。

散人的散。

不拘生日。只要有颗属于散座的心。

叶修有点后悔,当初没来得及问问苏沐秋,这“散座的心”,到底指的是什么。

不过不问也罢。

日子还长呢。

终有一天,他会搞明白的。


评论(4)
热度(150)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