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种秋(HE)

“……春天把苏沐秋种下去,等到秋天就可以收获无数个苏沐秋啦。”

“你他妈少说几句吧。”
叶修生平第一次说脏话,是在那个自己失声痛哭到一半又被人逗得哭笑不得的场合。

“不不不,你让我多说几句吧还是。”
“闭嘴啊。”
“照顾好沐橙啊。”
“苏沐秋。”
“我把这丫头交给你啦。要当个称职的哥哥啊。”
“苏沐秋。”
“我说叶修啊……”

“哥是不能和你一起拿冠军了。”

“要给我争气啊。”

“我说……叶修……”

长长的车龙把整条街塞得严严实实,救护车的警铃似乎也变得有气无力。
叶修攥着苏沐秋的手说不出话。
苏沐秋仰着脸,努力张着眼睛,喋喋不休。

“精神头这么好,肯定没事儿的。”
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安慰地说。
他单手把血袋高举在空中,满头大汗,口罩掩住了面部表情,他却不知道他掩不住语气和眼神。

“苏沐秋。”叶修咬着后槽牙把全部的情绪锁在肺里,胸腔一阵阵锐痛。
“嗳。”苏沐秋在吧啦吧啦讲话的空当,吃力地喘了口气。
“别死啊。”
“嗯。”
“说话算数不啊你,别死啊听见没。”
“算数。”
于是叶修把苏沐秋的手攥得更紧了些。

“只要把我种下去勤浇水……”苏沐秋还不放弃他的冷笑话。
“噗……”车上的护士都笑了。
“真的吗?”叶修却是很认真、很认真地问。
“真的。”
“浇水……只浇水就行了?”
“嗯。”
“好。”

好像是要承诺什么一样,叶修俯身看进苏沐秋的眼睛,“好。”

于是。
于是等到街路终于恢复畅通,救护车也关了警铃,像幽灵一样静默地划过空气。
毫无意义的畅通无阻。

葬礼过后,叶修照顾沐橙休息,又偷偷摸摸折回了公墓。
他轻手轻脚蹲在苏沐秋的目前,拧开一直拿在手里的水瓶子,淋在了墓碑上。
质地并不很好的墓碑,浇了水之后连水流都没能很顺畅地流下来,而是蜿蜒曲折地弥散开来,沿着粗糙的石材汩汩流淌。
叶修伸手沾了点水,把“苏沐秋”那三个字抹湿了些。
新刻好的文字那原本灰扑扑的沟壑似乎变得不那么寒酸了。

他一直席地坐在苏沐秋的墓前,直到最后一滴水分渗入土地。
“我就信你了,你看着办吧。”
太阳沉下去的时候,叶修哑着嗓子轻轻地说。

一年,又一年。

这是第十个秋天。

叶修裹了裹围巾,又把手插回兜里。
已是晚秋,随时都会落雪的节奏。
“肯定不适合植物生长。”叶修漫不经心地想着。

直等到空气里最后一丝来自白天阳光的温度都消失不见,叶修揉着膝盖站起身来,零星的烟灰从腿上滑落下去。
与其是相信了那个混蛋的话,倒不如说是自己一厢情愿地想做个傻子。
每次巴巴地带了水郑重其事地浇上去,都想捂住自己的脸说一句“这位好汉你该吃药了。”
可是就是。他妈的管不住自己。
叶修觉得自己会这么傻一辈子。
等到老了糊涂了,也要常常过来浇水。
……那时候可能就真的会被当成傻老头了吧。

什么时候才能发芽呢。
叶修听说有一种椰子,种子种下去,要等两年才会发芽。
连椰子都不如。呸。
叶修吸了吸鼻子,恨恨地转身。

要下雪了。
下雪好。
瑞雪兆丰年。
今年冬天再多下几场雪。
明年开春多浇浇水。
再到秋天。
嗯,再到秋天。
没事儿,我还有很多很多个秋天。

这么想着叶修就释然了。就像之前那漫长十年里每一个秋天一样。

“我说……”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语气上挑,带着暖洋洋的音调。
叶修猛地停下步子,弓着的腰脊突然绷得很直。

“你还真信了啊……”

“呵,”他慢慢转过身子,语气平淡得理所当然,“我怎么真就信了呢。”

-完- 

 


评论(14)
热度(328)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