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蛋很6的不要招惹它
请善用每篇文章下标注的
CC版权协议
违反必究

伞修 | 复飞


清明…啊…写完就跑【。





复飞

1.
飞机下降时,颠簸得比往常更厉害一些。飘飘悠悠地下降,仿佛一叶风暴中的小舟。
机舱里安静极了,弥漫着故作镇定的气息。
不对劲。

2.
还有几十厘米就要触地,可引擎猛地咆哮了起来。伴随着轰鸣声,是突如其来的加速。机身迅速地上扬,逃离地面,那架势就好像把地板想象成岩浆的小朋友,不顾一切地从沙发上跃起。
苏沐秋的脸“刷”地失了血色。他瞪大了眼睛朝窗外看去,过于倾斜的地面让他很快赶到眩晕。
他僵硬的肩膀上,叶修睡得香香甜甜。
“复飞了……”
“是复飞啊……”
小声的议论在机舱内蔓延开来。苏沐秋竖起耳朵,努力想获得有用的信息。
而随之而来的机上广播也给了他答案。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由于在降落时遭遇较强侧风,不宜降落,所以选择复飞。现在将在盘旋一周后重新尝试降落。请确保安全带已经系好…”

3.
又一次剧烈的震动后,叶修揉着脖子醒了过来。
“醒啦?”毛毯下,苏沐秋的手缠住叶修的手,汗津津的。
“怎么还没落?”叶修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从过道探头探脑地四下望了望,好像指望着谁能来解释一下似的,“好颠啊。”
“你真够厉害的…”苏沐秋紧张之余也被逗笑了,“刚才复飞了,你都不知道。”
“啊?复飞?”叶修睁大了眼睛,“真假?”
“哦…”苏沐秋安静地点了点头,然后笑了。
叶修的眉头皱起来了,“怎么啦?”
“我还以为复飞挺常见的…”苏沐秋的手指细细地划过叶修的手心,冰凉冰凉的,“所以说这么大的风,还落不下去,也很不、不常见是吧?”他的声音随着飞机的又一次震动顿了一下。
叶修左边的眉毛微微扬了起来,嘴角带着想要向上勾起的趋势,可只是转瞬即逝。他看出来了,苏沐秋可能是真有点点害怕。他眨眨眼睛,敛去了想要嘲讽的心情,手慢慢向上翻起,扣住了苏沐秋的手腕。
“没。”他咧嘴一笑,“落不好就再落一次呗。这没什么呀——一飞冲天!”他抬起另一只胳膊,滑稽地比划了一下,“是为了慢慢地,好好地降落。”
苏沐秋集中注意力,感觉着手腕上传来的细碎却又温暖的触感。
这是来自叶修的温柔,心跳的节奏慢慢放缓。
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就赶上坐在最后一排外加H市大风,苏沐秋心里紧张,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一边的叶修却安逸得很,一上飞机就倒头爆睡,什么气流呀,噪音呀,通通无视。苏沐秋在经历了耳鸣,晕机,尿急爬不出去等窘境之后,已经是一身冷汗,此时马上就要降落,偏偏又复飞,他简直快要恐慌发作了。
“哎,对了,我这两天一直在想你之前放弃的散人。”叶修突然说。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没事想想呗。就是在想如果以散人为核心组建一个战队的话,职业要怎么配置。”
“唔…这个嘛…”苏沐秋的注意力被吸引了。
叶修看着身边陷入沉思的人,心中小小地雀跃,为计策得逞,一边继续按摩着苏沐秋的手腕。
“…反正是不需要牧师了,肯定的~”苏沐秋句子的尾音在颠簸中分了叉,飞机接触跑道的巨大噪音淹没了叶修的笑声。
机舱里响起的七零八落的鼓掌声,叽叽喳喳的议论声,还未等停好就打开安全带搭扣的咔哒声,和接收短信的提示音混杂在一起。

4.
苏沐秋偷偷把手心的一汪汗抹在毯子上,然后捉住了叶修的手。
他们好像是整架飞机上最不急着去向哪里的乘客,他们只是安静地坐着,直到人快走干净,才默契地起身。

5.
廊桥上。
叶修:像傻子似的坐原地缓了那么久腿还软啊?
苏沐秋:…(扶墙)

6.
H市的春天总是妖风阵阵,每到起风时,苏沐秋和叶修总是开玩笑地说,完了,估计又有飞机要复飞了。
再恐怖的经历,只要过去得久了,都也染上一层传奇的金黄色,在树枝抽芽的季节里变得轻软好笑。

7.
苏沐秋的眼睛本来已经已经几欲合上。
可是又狡黠地睁了开来。
叶修本来就惨白的脸变得更白了。仅剩的血色也从嘴唇迅速逃逸。
“复飞~”苏沐秋得意地抬起一只手臂,朝着蔚蓝的天空挥了挥。脑袋借着势头斗志昂扬地抬起。
叶修条件反射般地伸出手,将人从担架床上揽了过来。

8.
他轻盈地滑过乱流,灵巧地绕过雷电,埋头钻入云朵,在狂风里摇摇摆摆,寻找着地面上的标记。
他调整好姿势,略微莽撞地扑过去,又挣扎着重新飞起。发动机重新轰鸣,嘶吼着挣脱重力的束缚,沉重的双臂突然充满力量。
他在天上多绕了一个圈,然后才依依不舍,这一次,小心翼翼,把握着方向,控制面板上油量不足的小红灯一闪一闪。

9.
苏沐秋温柔地降落在叶修的怀里。

评论(23)
热度(267)

© 妈蛋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